世茂而立

同花顺财经

发布时间:09-2419:59

文/时代财经童洁

世茂集团董事会主席许荣茂。图片

2018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在海外漂泊了80余年的《丝路山水地图》再一次出现在国人面前,将这幅珍贵文物带回来的,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他耗资2000万美元从一位私人收藏家手中买回《丝路山水地图》,并将其无偿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馆。

《丝路山水地图》的再度现身勾起外界对许荣茂身份的好奇,很快,大家就发现,他是一位连续多年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地产大咖,他的地产故事也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上世纪80年代初,许荣茂作为海外华商回到内地创业。那时,内地的资源还十分匮乏,城市建设、交通设备都很落后,与高楼林立的香港形成鲜明对比,这让许荣茂感触良多。他想做一些能够改善人们生活的事情,于是陆续创办了服装厂、塑料厂和纺织厂。

然而,事业蒸蒸日上,许荣茂心中却始终缺少一份满足感。适逢80年代末期,中国房地产刚刚起步,他意识到,要找到满足感,不能只把眼光聚焦在日常生活物质上,而应该放眼整座城市的发展上。

轰轰烈烈的80年代走到最后一个年头,许荣茂决定投身房地产。30年来,很多人将世茂归在“闽系”之列,但实际上,与大多数闽系房企相比,世茂身上还多了一份华商的特质,这份特质令他在地产道路走得更加坚定。被质疑的决定

“1989年,中国开始对房地产开放,福建省同意批准外商申办开发区,所以我大胆的把投资在工厂里的所有资金集中起来,申请了一个开发区。这个开发区在后来,成为当时全省27个成片土地开发项目中动作最快的一个。”

许荣茂的地产征程从老家福建出发。拿下福建石狮的开发区后,许荣茂迅速规划了振狮大酒店、振狮经济开发区、以及占地6000亩的“闽南黄金海岸度假村”,一连串开发计划的集中猛攻之下,许荣茂在石狮一炮而红,成为当地最具规模的地产商。

不过,时代和许荣茂开了个玩笑,他刚在石狮起步,就碰上邻国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中国房地产投资环境一时难以辨清方向。1991年,许荣茂决定放缓在石狮的投资,带着家人去了澳大利亚,在那里投资建楼。

在澳大利亚的日子里,许荣茂始终关注着国内的市场,毕竟作为一名外来投资者,要在国外成熟的市场里争食实在不易。当1992年房改、上海公积金政策陆续出台落地,中国房价起飞时,许荣茂又回到了熟悉的石狮,准备继续未完成的“梦”。

一去一回之间,许荣茂投资的项目已经坐地升值,因为拿地早、成本低,振狮开发区的投资回报率一度超过50%。许荣茂加快了投资的步伐,再以2亿元的价格投得福建武夷山500亩土地,开发旅游度假区。

家乡的投资对许荣茂而言是试水和积累,从制造业转行到房地产,他的野心自然不止福建而已。做生意没有太多的诀窍,看准时机先人一步行动算是一个。或许是有着多年海外经商的经历,在投资上,许荣茂比很多同行都要大胆和果断。

1995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第一轮调控期,市场哀声不断,开发商纷纷捂紧钱袋。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许荣茂选择在低谷期进入北京市场,他投资了一个10万平方米的项目,就是后来为人熟知的北京亚运花园。

两年后,全球金融危机肆虐全球,中国楼市命悬一线。但行业的低潮在许荣茂眼中并非一件坏事,逆势布局是他擅长的。当房地产人为生存而感到迷茫和担忧,许荣茂又做出了一个令同行不解的举动,他投资开发了20万平米的华澳中心。

1998年,政府救市,全国大量住宅库存被消化,引发“地产热”现象。许荣茂乘胜追击,继续在北京开发紫竹花园、御景园等项目,入京五年,许荣茂投资超过40亿元,抢下北京三成以上的高档住宅市场。

1999年,是许荣茂事业中的又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中美双方就中国加入WTO进行艰苦谈判,最终签署双边协议,中国入世取得突破性进展。关注该事件已久的许荣茂当机立断,中国加入WTO之后,上海作为开放的大型商业城市会迎来无限机遇。

次年,许荣茂力排众议,挥师南下。上海,成为他职业生涯里的关键地,属于世茂的篇章也在这里徐徐展开。

左手地产,右手资本

“上海是外资企业和跨国企业云集的地方,这里有着我的理念生长的土壤。”从事过证券经纪人的许荣茂对资本有着灵敏的触觉,而上海无疑是他崭露头角的沃土。

2000年夏天,许荣茂用一笔收购向上海宣告了世茂的到来。

彼时,上海本土上市企业万象集团正陷在亏损的旋涡之中,许荣茂来到上海第一件事便是成立世茂,接着收购万象集团。一举拿下26.43%国家股,世茂成为万象集团新的主人。而此时,上海资本界和地产界第一次知道世茂和其背后的许荣茂家族。

坐上万象集团第一大股东位置之后,许荣茂立刻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操作。他将万象集团更名为世茂股份,完成在A股的借壳上市,同时剥离恒源祥等优质资产,留下万象国际广场所在的市百一店对面一块面积达14万平方米的地块。

许荣茂的投资思路愈发清晰:一手地产、一手资本,目标直指“中国最大高档房地产开发商”。

此时,已经进入21世纪,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在房地产领域,身上印着“地标”的摩天大楼记录着城市的崛起,不论是深圳地王大厦、广州中信广场,还是“为迎接21世纪而构思”的上海金茂大厦,它们的成功都贴上了“地标”标签。

时代的巨变令许荣茂有了更多关于城市的梦想和抱负,“建一幢幢雄伟壮丽的大厦,能美化城市,还能改善人们的生活。”是他的心愿。因此,他计划用一个地标项目拉开世茂的序幕。万象国际广场被改为“上海世茂国际广场”,规划建成一座333米高的大楼,包含商场和五星酒店,投入的资金总额达到30亿元。

此后,许荣茂举着打造地标的大旗高歌猛进,不仅推出世茂滨江花园、世茂湖滨花园、世茂佘山庄园等标杆住宅产品,还将触角延伸至全国,在绍兴、厦门、烟台、长沙等地筑起一座座高楼。

这些项目动辄数十亿,资金从哪来?答案是资本市场。扎根上海之后,许荣茂再次发挥了他的特长,经过几年的搭建,2006年,许荣茂拥有了世茂股份、世茂房地产、世茂国际三个平台,他的资本腾挪大戏由此开启。

三个上市平台中,于港股上市的世茂国际盘子最小,股价表现也相对较弱,加上国际地产业务的定位,世茂国际丧失了作为资本平台的融资功能。2007年7月,许荣茂以每股1.05港元将世茂国际私有化,涉及资金2.34-2.54亿港元。

在此之前,许荣茂还进行了一场重组。通过增资、注入资产、增发股份等手段,世茂房地产曲线嫁接世茂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世茂房地产“独大”的局面得到明显改善,世茂股份变更为“外商投资股份公司”,扭转了其暗淡的业绩,母公司在A股再融资的可能性因此大增。

许荣茂精心搭建的A+H“两强”体系就此成形。

追梦人

世茂2018年度工作总结会上,许荣茂说了一句话,“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30年地产征程,难免悲喜交加。但对于想要打造“百年世茂”的许荣茂来说,他无论如何也不愿停下。

“重回前十”,这是近两年来世茂每一场业绩会上都会被提起的话题,为了这个目标,世茂确实在努力地奔跑。

2014年,世茂迎来它的高光时刻,以707.8亿元的销售成绩登上房企销售榜的第8位。但变局出现在2015年,彼时许荣茂反思,“我们前两年增速太快,负债太高,库存太多,利息也上去了,工程质量也没控制住。”

为期两年的调整在世茂内部展开。调整的方向主要有两个,首先是去库存,加快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去化,业务重心回归一二线;其次,降成本、降负债,一切投资活动都需在财务纪律的约束下进行。

“现在谁也不知道市场会怎么样,你负债少了,好的产品多了,风险少了,抵抗能力就强了。总是去争抢拼,我觉得是不健康的。”许荣茂强调,不要因为规模做大而牺牲好几方面的效益。

两年的调整把世茂拉回稳定的状态,销售回款率、负债、融资成本情况均有不同程度的好转。但为了调整状态,世茂也付出了代价,规模增速放缓、行业地位的下滑,自2014年之后,它也没有进入前十的队列。

所以,世茂还要继续跑。“打造‘百年世茂’是一场接力跑,我们要一棒接着一棒跑下去,每一代世茂人都要为下一代世茂人跑出一个好成绩。”许荣茂说。如今,许荣茂已经将交接棒递到了儿子许世坛的手中,“百年世茂”的梦,也将由许世坛继续去追逐。

事实上,在2017年结束去库存调整后,世茂就换到了冲刺跑道。从其销售数据来看,2017年,世茂规模突破千亿,达到1007.7亿元,同比增幅高达47.93%;2018年,世茂的步伐进一步加快,同比增幅升至74.8%,交出1761.5亿元的成绩单。到了2019年上半年,世茂已经表现出半年破千亿的速度。

此外,世茂正筹划再打出两张上市牌。许世坛称,到2021年,世茂旗下物业、酒店板块都会具备一定的规模,届时将对两个板块进行分拆上市。

当然,两个不同时代的掌舵人,对未来的理解自然有所不同。眼下外界能够看到的是,新一轮的变革正在发生。

在2019年中期业绩会上,许世坛将世茂当下的业务布局比作一架全速前进的飞机:房地产是主体,酒店管理、物业服务、商业办公、娱乐文化像双翼,同时也投入到高科技、医疗、教育、健康、金融,作为起到平衡的尾翼。

未来的世茂是什么模样?在许世坛的描述中,多元化、科技、创新是关键词。

来源: 时代财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