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打头阵!胡歌携三部电影回归,“最严格观众”却不在了

刀刀叨文艺

发布时间:09-2109:54

9月20日,胡歌37岁生日。

这一天很多圈中好友、忠实粉丝向他送上生日祝福,而胡歌在9月20日的最后一分钟,公开了一段写给半年前过世的妈妈的话。

“连续一周,总是梦见你,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这不是日有所思。不知你来梦里见我,要翻过多少座山、趟过多少条河,如果很远、很辛苦,就别来了吧!我知道这个日子对你很重要,放心吧!

我吃了蛋糕、吃了面、还收到了许多的祝福……回吧!我一切都好。回吧!我不会忘记,你在梦里的叮嘱。”

文章的配图,也是有深意的:母亲去世之后,胡歌去了青海,到了烟瘴挂,这是长江的第一个大峡谷。

我在通天河的这边,看着对面的山坡,视线慢慢往上移,看着山顶,看着云飘过,觉得她就在那里。”

生日,既是儿的诞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

胡歌在生日快到了的时候,梦见已经去世的妈妈,在外人看来,一定是他太思念母亲了,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胡歌自己觉得不是这样,是妈妈有话要对自己讲,是去了天堂的妈妈仍旧放心不下儿子,有许多话要叮嘱……

粉丝和圈中好友如扎西顿珠,给胡歌留言表示支持:“粉丝希望老大一切都好,胡椒永远陪伴你”、“她在远方看着你、爱着你、祝福你、保佑你”,扎西顿珠则留了一个“抱抱”的符号。

凡是对胡歌和父母之间的羁绊,略有了解的人,此时此刻,谁又不想给胡歌一个拥抱呢?

他把父母最风华正茂时的样子,都纹在了自己的左侧肩背上,他说,这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他告诉自己:要一直把爸爸妈妈放在自己的心上。

其实,这是胡歌父母的结婚照。

小刀问了一个广州美院毕业的知名纹身艺术家,他说:这么大的面积,疼是不消说的,更要花很多时间来完成,需要极大的耐力。

人常说:切肤之痛,胡歌这是“切肤之爱”啊!

不知道你们留意到没有?

胡歌从前,是会经常发文提到母亲的,多数时候都是用儿子和母亲之间调侃的语气——

比如2010年,他调侃:“母亲大人”,“以她平时对我的高标准严要求,很难想象她看中的儿媳会是什么模样”。

他还曾发文给母亲祝寿:“四九年的今天,一个漂亮的女婴呱呱落地,她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她喜欢去爸爸那里翻看苏联画报,在物资缺乏的年代也能买到时髦的衣服,她爱美、爱音乐、爱幻想。十八岁后,她下乡、返城、结婚、生子……生活好像在某个时刻突然触碰了某个按钮,无声地快进、循环、重复,今天是妈妈生日,愿她快乐。”

但今年3月,母亲去世之后,胡歌发文再不提“妈妈”或“母亲”两个字,似乎一提到都会痛。

今年4月24日,那一天是母亲的七十岁冥寿,胡歌发文,只写了九个字:“献给一位远方的女士”,关心他的人们,这时候才知道:胡歌,在他37岁那年,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了。

“母亲”,世界上最动人的词汇,纪伯伦说:“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

胡歌的母亲,一位对抗了癌症接近30年的勇敢女性,对他而言:是他面对死亡时的榜样,是他演艺生涯最严格的观众,也是他坚韧人格的塑造者。

胡歌年少时,家境并不富裕,住在上海的一条小弄堂里,父亲是网球教练,母亲是教师。

在他六七岁的时候,母亲就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当时胡歌的父亲下岗了,还有年迈的公婆要赡养,胡歌的母亲选择了继续工作。

孰料,这一拖,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胡歌人生的37年当中,有接近30年是母亲“抗癌战斗”的见证者,他们一家人紧紧抱成团儿,向病魔宣战。

也因此,胡歌对肿瘤患者和家属这一群体,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2014年、2017年,他两次参加复旦肿瘤医院举办的论坛,作为患者家属发言。

在2017年的论坛上,他说:“我的母亲,她是一位勇敢坚强的女性,她的积极乐观,和她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无畏和坦然,对我的今天,甚至是我的一生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曾经,我的母亲为了我们这个家庭,为了能够保住那一份来之不易的体面的工作,她耽误了自己最佳的治疗时间;曾经,在她最危险的时刻,她用极其平和的语气告诉我,每一个人都需要有直面死亡的勇气;曾经,在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用最智慧的语言激励我继续前行。”

人们常常强调原生家庭的重要,胡歌母亲面对病魔的坚韧,也深深影响了胡歌,让他在当年那一场惨烈的车祸中,浴火重生。

胡歌的好风度、高情商、从不敷衍对待任何工作的认真敬业,不仅在同行甚至是媒体圈中都有口皆碑。

三年前,胡歌在金鹰奖获“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和“最具人气演员奖”,他对待老前辈李雪健一个90度鞠躬、一句“受之有愧”——收获了无数网友的点赞,令人记忆犹新。

那一天晚上,胡歌的获奖感言,上了热搜,不认识他的刘若英发文说:“我并不认识他本人,但是我看到这个获奖感言说得真好真好。”

我觉得我今天能拿到这个奖,并不是因为我的演技有多么好。我只是比别人幸运 ,早点知道了演员应该是什么样的。

个奖也并不代表了我到一个多高的高度,而是代表了我刚刚上路,这是一条创新之路,也是一条传承之路。”

胡歌这一番对艺术充满谦卑的获奖感言,让人看到了他的“真”。

这份“真”,来自他的家庭教育,来自一对慈父严母。

父亲是他最好的朋友,母亲是他最严格的观众,当年爆火的《仙剑》到了母亲这里,只有四个字的评价“扮相不错”,胡歌曾经说过:能得到妈妈的肯定,比得金鸡百花奖都让他高兴。

虽然“虎妈”让胡歌迄今都不是那么自信爆表,但母亲崇尚的“挫折教育”,也养成了胡歌“吾日三省吾身”的性格。

直到《伪装者》和《琅琊榜》,胡歌才从母亲那里听到了完整的夸奖,她说:“我是真的哭了、真的被感动了”“我相信你是那个人,在那一刻你不是我儿子”。

胡歌说起这些时,他脸上的笑容,也的确比在颁奖礼上看上去开心得多。

2015年,胡歌在获得“最美表演”奖杯时,他在领奖时把奖送给妈妈,并非常罕有地说了一番跟妈妈有关的获奖感言。

他说:“妈妈给了我很多指引,有两句话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第一句话是在我刚入行的时候,她告诉我:演戏不要看钱多不多,要看剧本好不好。”

“第二句话是在2006年,我跌入人生低谷的时候,她跟我说:以前,观众更在意的是你的外表,现在,上天在你的脸上开了一扇窗,是希望观众可以更多看到你的内在。

胡歌讲过“第一次拿到1000块广告费”的故事, 那就是母亲在入行时告诫他的话。

也因为有母亲传递给他的价值观,胡歌更看重剧本,远胜过片酬。

即便是《琅琊榜》爆火之后,他放弃了几千万一部电视剧的诱惑,又安静地进入舞台,演了赖声川的舞台剧《如梦之梦》。

母亲去世之后,胡歌有了迫切的使命感,他想要做点事情了。

“老天已经对我很好了。我能够在这么严重的车祸中幸存下来,可能是老天还有一些事情要我去做,还有一些使命需要我去完成。这也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我要做点什么事情,但还在探索中。”

两年没有新戏上的胡歌,将迎来一轮佳作的爆发年。

马上到来的,就是9月30日上映的《攀登者》,随后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李娜》以及《苏东坡》等都将一一与观众见面。

以胡歌不喜欢原地踏步的性格,未来,他也许将拿下更多的奖项,也许还有视帝、影帝,但观众席里,永远失去了那一位“最严格的观众”。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子欲养而亲不待,在人生的道路上奋力奔跑时,也请记得回头,多看看你的父母。

今日主笔:某小刀。

@刀刀叨文艺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