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郊大王李福成:“死人钱”好赚,“灰色钱”好不好赚?

艾问人物

发布时间:09-1710:30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肥牛走来了。

关于李福成的传说实在是多,中国牛王?燕郊首富?儿子涉黑?孙子惨死?近日,李福成再次成为话题风云人物,不幸的是,这一次他涉嫌违法。

2019年9月9日,河北省税务局对外表示,福成集团涉税案正在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暂时不方便对外透露详细信息。目前,其全部股权处于被公安机关冻结状态。

10日下午,福成股份发布澄清公告:

“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核实,目前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目前案件尚未有进一步结论。福成集团、福成房地产、联福地产的法定代表人李福成目前正常履行相关职务。李福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目前未在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职务。”

实际上,业内流传福成地产遭到税务调查已久。早在2019年3月,网上就有消息称,福成集团被查,财务总监于红、房地产总经理陈晶晶等多名高管被带走。还有网友爆料称,是因为福成地产逃税漏税,而且金额不小。

2019年已过一大半,这短短的几个月竟成了最适合首富们扎堆出事的“黄金时间段”,前有债台高筑的昔日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后紧跟着涉嫌违法沦为老赖的李福成。

在印象里,他始终方脸寸头、眼角下耷,胸前别着一朵礼花,坐拥亿万身家也从来不失那分质朴,一如当年那个放牛娃。

养牛养到殡葬场?

人生的前30年,李福成基本只干过两件事——养牛、产油:小学还没毕业,只读了3年书就辍学回家放牛;“全民大生产”的时代,20岁的李福成进入当地的生产队油坊,整日产油。

离开油坊后,30多岁的李福成决心创业,他操持起旧有的产油手艺,卖起了小磨香油。他卖的香油,质量好,不掺假,得到县里人的一致好评,很快就做到了“全县垄断”的地步。李福成的钱包圆圆鼓鼓,他盘算着自己所懂的全部技能,心里痒痒的。

1983年,37岁的李福成响应时代号召再次创业。凭借年幼时的放牛经验,李福成贷款5000元买了7头牛,“三河市兴隆庄养牛场”正式成立了。对李福成来说,养牛可谓驾轻就熟,并且,他创新式地用做香油产出的麻酱渣拿来喂牛,出栏时,兴隆庄养牛场的每一头牛,平均体重都能达到1500斤左右。

牛生钱,钱又生牛。1994年,李福成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的称号,很快,潜心干事、踏实为人的“养牛状元”生意越做越大,到1996年底,李福成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出栏肉牛3.2万头,存栏8000头,被称为“中国牛王”。

1996年,李福成组建河北三河福成养牛集团总公司,2年后,又正式组建三河福成五丰食品有限公司,他本人出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并用自己的名字经国家商标局注册“福成”商标。至此,除了卖油、养牛,李福成继续扩张着自己的业务板块,屠宰厂、酒厂、餐饮业……

2001年,河北省人民政府授予李福成“优秀企业家”称号。领奖当天,李福成那张长着八字眉、下垂眼的质朴的脸,挂着温和又谦逊的笑容。

质朴并不代表容易满足,温和也不代表没有野心。2002年,56岁的李福成早已衣锦还乡,但始终不忘把事业做大做强的初心,仍壮志满踌。这一次,他踏着房地产行业的风口,成立了河北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投身房地产行业之始,李福成将目标瞄准了燕郊地区,当时,燕郊地段还是大片玉米地,不到10年时间,就耸立起密密麻麻的各种高楼。在房地产行业金融化泡沫膨胀的这些年,我们都有所耳闻,燕郊是个什么地段。而在这片充斥着人民币气味的高楼之中,从福成集团公布的信息来看,李福成旗下涉及的地产项目,超过了14个,总面积近乎850万平方米。

他的上上城青年社区项目使“10个月赚55亿”不再是神话,李福成有了“李半城”的称号,也成为燕郊首富,网络上还不断流传着他的“经典名言”:“北漂一直在,我便一直盖。”

自2004年福成股份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后的十余年时间,代表李福成身价的数字越来越大,福成集团也在步步扩张:旗下包括河北福成五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成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三河福成酿酒有限公司、兴隆县福成水泥有限公司、三河市润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三河金鼎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等数十个分支企业。

30年间,福成集团从一个养牛、卖油的小厂子,逐渐扩张形成了一个以农牧业综合开发、食品加工、餐饮服务、房地产开发、金融、商贸以及资本投资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在资本市场上,李福成从未对散户下过手,自2004年上市以来,李福成家族从未减持过公司股份。

尽管李福成家族在网上有过众多非议,可李成福的好名声却不绝于耳,他解决了中国人吃牛肉的问题,解决了无数“北漂”的住房问题,甚至解决了“尸体问题”。2014年,福成集团又多了一只手:殡葬业。

2013年,李福成看到殡葬巨头福寿园上市,67岁的他再次蠢蠢欲动,次年,就火速以3亿的价格出手收购灵山宝塔陵园。收购完成后,这个“A股殡葬第一股”立马成了福成股份的“现金牛”,开盘就暴涨。2016年-2018年,福成股份的殡葬业毛利率超过80%。

李福成不仅解决了活人的住房问题,还解决了“死人的归宿”。2018年,福成股份于2018年共销售墓位2748个,营收2.61亿元,平均1个墓穴售价达到9.49万元。

灵山宝塔陵园

燕郊人戏称:“只要您愿意,在燕郊,吃喝玩乐住福成家一条龙包办,死了还包埋。”

野心膨胀到贪心无度?

他来了,他来了,仍然长着八字眉和下垂眼、笑得温和又谦逊的他走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他左手带着肥牛,右手提着高楼,腰间还挂着殡葬场。

2018年年报显示,福成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14.5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1.5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8%。

从主营业务分行业来看,2018年,福成股份的畜牧业实现营业收入约9.5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69%,毛利率为13.57%;餐饮业实现营业收入约2.25亿元,毛利率为61.97%;殡葬行业实现营业收入约2.61亿元,毛利率为87.96%。

2018年他72岁,已是年过古稀的李福成稳坐“燕郊大王”之位,丝毫不惧衰老带来的影响。他心想:活着可以住在自己一手开发的大楼,死了可以躺在自己一手开发的墓地。这些成就,他很得意,纵观一生,似乎一片光明坦途。

可他忽略了光明背后的黑暗。

2007年,媒体报道风起云涌,李福成的二儿子李高启纠集30多人公然持械殴打,致使三名公安干警重伤昏迷。“二少爷”聚众持械斗殴背后,是福成集团的“涉黑”嫌疑,令人联想起2005年,媒体此起彼伏所报道的“福成地产暴力拆迁”事件。

2015年,河北省廊坊市查办多名“硕鼠村官”,在《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动员暨警示教育大会上,廊坊市通报公开了多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村干部贪腐情节,其中有一例,涉及福成集团:

“2013年,三河市高楼镇双营村党支部书记翟景林,利用职务之便,在双营村土地流转过程中,向三河市福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索要财物,侵占村集体土地流转资金,涉案金额1080余万元。目前,公安机关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依法对其立案侦查。

除了涉黑、涉贿以外,福成地产也问题层生。

2015年,房屋高密度、绿化小面积的燕郊福泽御园小区组织了集体维权活动:200多名居民因对小区不成立业委会、随意上涨停车费等服务不满,而组织了集会示威,行动造成102国道短时拥堵。

2017年,福成地产爆发产权风波,燕郊几千名业主的房屋存在无法落宗、无法领取不动产证,房屋不能进行买卖交易,已过户的拿不到银行尾款,还清尾款的不能解除抵押等多种状况。

2019年年初,李福成旗下建设的小区,近万户业主交完全款后,无法拿到房产证。

福成集团向来话题不断,并且大体来说,负面消息远多于正面的。虽然,在资本这片野蛮之地,发家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可大多数的优秀的中国企业家还是在秉持着以良心办事,就像当初,那个养牛卖油的青年一样。但,一千个“李嘉诚”能有一千种结局,区别就在于,野心膨胀过后,初心是否能胜过贪心。

先不论关于福成集团那些负面消息的真真假假,如今,一起涉税案件最终由河北省纪委牵头调查,像炮弹一般落在了李福成的头上。

当“放牛郎”变成“牛魔王”,这一次,李福成又将如何收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