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户上趴着2497亿元现金,华为为何还要在国内发债60亿元?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9-1617:18

文 | AI财经社 周路平

编辑 | 赵艳秋

9月11日,华为首次在境内发行公募债券。两期中期票据,金额均为30亿元,共60亿元,期限为3年。两期的注册总金额则为300亿元,其中,第一期的主承销商是中国工商银行,第二期由中国建设银行承销。

这是华为首次在国内发债,由于此事处于贸易摩擦、禁运等大环境下,格外引人关注。更引发热议的是,根据华为此次发债对外发布的《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截止今年6月30日,华为自己账户上的现金还有2497亿元,为何看起来如此有钱的企业还需要发债60亿元?

在与各方人士分析后AI财经社认为,相比大多数公司,华为虽然不差钱,但面对复杂且不确定的未来、即将到来的5G大规模建设潮以及华为自身为保增长而进一步扩大布局的雄心,在最近半年,华为正在加大资金储备和资金回笼的动作。此次,通过境内发债也是丰富融资渠道,补充现金流的举措之一。

支出速度加快,华为加速资金回笼

为何这么大盘子的企业要发这么点债券?

一位曾在普华永道工作的人士在分析了华为《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后对AI财经社分析,至少根据华为披露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到,这是一家健康而且有钱的企业。除了华为账面上有2497亿元的现金外,她粗略地计算了下,华为目前的流动资产负债率大概为1.5左右,也就是华为持有的流动资产高于负债,企业处于健康水平。

然而,在这些财务报表中,也显现隐忧。例如,自从今年5月份,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购买特定美国产品变得不容易。为了保障生产不间断,华为在此之前明智地增加了备货,但导致存货明显增长。华为的存货从去年底的963亿元,增加到今年年中的1383亿元,半年时间增加了420亿元。我们无法从这些财务数据里知晓备货具体是什么,根据之前的消息,芯片等生产原材料一定不可少,而这些存货的增加在影响着华为的现金流。

另一个现象是,2019年上半年,华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4亿元,而去年这一数字为746亿元,前年更是达到了963亿元。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呢?最直白的就是华为从日常的运营里,拿到钱的速度在减缓,付出钱的速度在增加。今年以来,华为无论是对外购买商品还是支付给员工的钱,都比去年有了显著增加。也就是说华为积累现金流的速度在下降,尽管现在账户不缺钱,但积累钱的速度在降低。

为此,华为也在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方式回笼资金。往年华为都要往外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其中2018年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938亿元。这个数字为负,意味着投出去的多,收回来的少。而今年上半年,则是近三年来首次出现投资活动现金流为正。华为在投资上回笼了126亿元。这说明华为在有意加强资金回笼。

此外,华为也在尝试更多的方式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发债是一种常规的方式。这是华为在境内首次发行公募债券,不过,华为之前在中国香港和美元市场有过发债尝试,而且规模都不算大,从10亿元到20亿美元之间。

不过,不容忽视的是,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全球第二,华为与国内债券市场的初次接触后,不排除以后通过境内发债丰富自己的融资渠道,优化融资整体布局,补充其现金流。

华为对这次发债的官方回应是,公司运营所需要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外部融资两部分。以企业自身经营积累为主,过去5年占比约90%;外部融资作为补充,过去5年占比约10%。公司经营稳健,现金流充裕。

由于经营业务规模不断扩大,近三年来,华为通过各种渠道包括银行和非银行,筹集资金的规模一直快速增长。例如,2017年全年是500亿元,2018年全年增长到670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则达到390亿元。

此外,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华为获得多家金融机构折合人民币约 2080 亿元的授信额度,已使用授信约 978 亿元,未使用授信 1102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并不是一家暴利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率为8.8%。相比之下,苹果公司的净利率为22.15%,这也是为什么任正非屡次强调要向苹果学习,在赚钱能力上苹果远超华为。

华为门店顾客正在体验购机 图/视觉中国

事实上,土豪如苹果公司,也在上周表态近期发布70亿美元的债券,而苹果发债券的原因之一是目前融资成本低,美国10年期债券收益率已经降至1.47%的历史新低。

在我国,最近一段时间钱也不贵。前一段时间央行宣布降准,并于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而资金支持的方向是实体经济,包括民营企业、小微企业。

以华为的知名度和实力,其融资成本会变得非常便宜。这个时候发债确实是一个好时机。

信用评级机构对华为发债给出的结论是,华为的长期信用等级为 AAA(最高级)。“表明公司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极低。”

不过,普通人想买华为企业债并不容易,倒不是银行不卖给你,估计贫穷会限制你,因为华为债券的申购下限是1000万元,如果要多买,还必须是1000万元的整数倍。这里基本针对的都是企业和机构客户。当然,你家有矿,就当我没说。

一位芯片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华为遭受美国禁运发生在5月中旬,所以对上半年的财务数据影响不大,更多的压力和影响将来自下半年。而且美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多缓和和松口的迹象,英国很快将决定,是否在本国的5G网络允许华为参与。前路漫漫,广积粮是企业经营的长久之道。

在上述多重因素下,华为首次在国内尝试发债也就不难理解。

5G进入大建设潮,华为更需广积粮

从华为的应收账款来看,华为在今年年中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为909亿元,而2018年末这个数字为919亿元。也就是说,华为的应收账款在最近半年和过去并没有太大变化。华为的应收账款集中在电信运营商。

上述供应商分析,或许是因为5G大规模建设潮并没有到来,而2020年将会是一个节点,届时对华为的资金压力也远大于当前。

5G将在2020年进入大规模建设期。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一台5G基站需要数十万元的投入,整个5G网络建设可能需要上万亿元的投资。中国移动曾公布过4G累计投资达到了4500亿元,如果5G建设完成,累计投资不会小于这个数字。不久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决定共享共建5G核心网,背后的原因也是投入太大,减少建设费用。

尽管没有确切的投资数额,但可以肯定的是,5G网络的建设会比4G高很多。而且运营商普遍存在帐期,华为供货之后并不能马上就从运营商口袋里拿到钱,需要大量资金垫付。这也意味着华为需要有更庞大的资金来支持5G网络建设。

图/视觉中国

一位接近中国移动的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中国移动给设备商的单个5G基站的价格上限是20万元,压得非常低,“这个价格远远低于我们之前的预期,20万元是拿未来两三年的价格来要求现在。”而且加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近期决定共享共建5G核心网,对于华为这类电信设备厂商也不是利好消息,由过去的三张5G网变两张。

不过,对华为利好的一面是,“国内的运营商对华为非常友好,给华为的账期是非常好的条件,只要有钱都优先给华为结了。”上述人士说。

这也不难理解,华为虽然账面上趴着不少现金,但想到即将开启的5G大规模建设,多多益善一点也不为过。

除了募集资金,华为发债也不失为展示自身在重压之下仍表现良好的机会。

虽然华为每年都会发布年报,但毕竟不是上市公司,所以华为披露的年报数据并不算详细,只能一窥大体的经营状况。而这次募资披露的材料,虽然详细程度不及IPO招股书,但依然向外界公布了之前难以接触到的财务数据。

我们在这份募资材料中看到,华为的账上现金2497亿元,近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49%,而净利润率也从7.1%稳步增长到了8.8%。手机的市场份额冲到了世界第二。而华为的研发投入非常可观,例如,2018年达到1014亿元 ,2019年上半年为565.97 亿元,在全球也高居前几位。

除了经营性数据,华为在这份募集资金的文件中也详细讲述了公司治理内容,强调华为是一家“100%由员工持有的民营企业“。

华为需要花钱和投入的地方并不少。按照募集材料的表述,中期票据将用于补充公司本部及下属子公司营运资金。 当然,上述普华永道的前职员透露,一般的募资说明书都是这么写的,这是标准模版,因为国家不允许募资投入房地产等业务。

华为在后续的对外声明中称,本次发债所获资金将用于持续聚焦ICT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华为自身还有五个在建项目和两个即将投入建设的项目,总投资规模在数百亿元。其中拟建项目还包括:上海青浦研发项目,建设内容为研发办公楼及配套设施,总投资为109亿元;武汉海思工厂项目,建设内容为海思无尘实验室及办公配套设施,总投资为18亿元。这也代表着华为有进一步布局的计划。

不难发现,不差钱的华为需要面对更复杂且不确定的未来,而华为自身也有进一步扩大布局的雄心,尝试多种融资渠道将是必然的手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