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曾被王思聪嘲讽,共享充电宝大幅涨价最高8元1小时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9-1607:42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孙浪

编 | 华记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小黄车与摩拜的结局,让不少人对共享经济心灰意冷。但在另一边,共享充电宝却闯出悄然无声地杀出了一条生路。

近日,有媒体报道,部分城市的充电宝租用价格竟然涨至8元/小时,并且4-5元/小时的情况也很常见。至此,大部分消费者才后知后觉地发现,1元1小时的廉价共享时代早已终结。

对此,有消费者表示,出门手机没电,那共享充电宝就是再多钱都得借。也有消费者表示,涨价了就自己带充电宝出门。

共享充电宝不设统一价

共享充电宝虽然低调,在北京的各大商圈,几乎每一家店面都设有一到两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就连临街商铺也会摆放共享充电宝柜。借的人虽多,但很少人清楚,它们的价格也早已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AI财经社走访北京部分商圈后发现,尽管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并没有达到网传的8元/小时高价,但都在2元/小时以上。多数为3-4元/小时,极少数达到5元/小时。

以北京世贸天阶为例,街电的租金规则为1.5元/30分钟,换而言之就是3元1小时,每日20元封顶。而小电则为2元/半小时,就是4元/小时,30元封顶。最便宜的是怪兽充电为2元/小时,20元封顶。但AI财经社租用怪兽充电1小时9分钟后,发现被扣除金额为4元。这意味着使用怪兽充电只要超过一小时,无论是1分钟还是59分钟,都是按2元计算。相比较而言也并没有便宜多少。

在世贸天阶的一家川菜餐饮店内,其吧台摆放的是一台怪兽充电的共享充电宝柜,8个充电宝仅剩2个。其他的都被来用餐的客人或者过路的人借走了,在店内并无使用共享充电宝的顾客。

而对于这台共享充电宝柜所规定的价格,其老板对AI财经社表示,这个价格已经维持很久没变了,也不希望它涨价。只希望能够再多放几台其他品牌的共享充电宝柜,这样借充电宝的人就会多一点,也算是增加一点客流量。

据央视财经报道,共享充电宝目前最高收费标准达到每小时8元,主要集中在景区、口岸等人流量大、地段好的区域。而其他地区价格并不会如此高昂。

AI财经社曾致电街电等共享充电宝品牌,其客服表示,充电宝并不设全国统一价,而是根据所在区域、人流量和商家等因素,由相应机器的运营人员自行设定。

高价逼退消费者

“我每次出门都会尽量自己带充电宝”。对共享充电宝大幅提价的情况,市民彭穆宁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此前彭穆宁所用的手机电量极易消耗,早上出门满格电,不到4小时就会降到红线。所以充电宝就是她的必备之物。哪怕现在换了一台手机,她依旧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在她看来,“现在一个充电宝也就几十元,而且可以一直使用。而共享充电宝1小时三四元,每次要冲两三个小时才能充满,用一次就是将近10元。怎么想都是自己带充电宝划算。”

对于彭穆宁来说,只有当自己没有带充电宝,并且手机电量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只有百分之五以下,才会去借共享充电宝。

但是拥有这种习惯的人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的人出门并不会想要多带一个笨重的充电宝。在这种情况下,手机的用电情况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钱可以多花,手机不能没电”,这是许跃文多次使用共享充电宝最重要的原因。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共享充电宝已经大幅提价。“我很少注意自己用了多久,也没有仔细看过它的收费标准,还一直以为只要一两块一个小时”。

但是尽管如此,许跃文依旧表示,未来会继续用共享充电宝,但也会选择带充电器,在外用餐或者休息的时候可以充电,毕竟手机没电才是大问题。

共享充电宝沉寂的两年

在这两年显得有些低调的共享充电宝曾经也成为过舆论的焦点。

在2017年5月,聚美优品拿出3亿元注资街电,其全资子公司将持有街电60%的股份。当时有不少人认为共享充电宝存在低频、重资产、模式不清晰等问题,行业内质疑声不断。

或许是聚美CEO陈欧跟娱乐圈走得太近,贵圈“纪委书记”王思聪便在朋友圈狠踩了一脚,“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但是现在,那篇帖子已被悄悄删去。

不止王思聪,甚至俞敏洪也曾在2017年8月表示,“那个共享雨伞,只要是个有常识的人我认为就是做不好的,包括共享充电宝我认为也是做不起来的,尽管那个共享充电宝的老总我认识,但是认识也是做不起来的”。

虽然争议不断,但在2017年,小电和来电依然在2017年获得了亿元以上的融资,不仅如此,当年共享充电宝领域共发生了20余笔融资。资本狂欢过后,行业进入了大清洗阶段。到2017年年底,创电、河马充电、放电科技等多家企业退出市场竞争。共享充电宝市场逐渐沉寂下来。

现在,共享充电宝成为验证共享经济原理最重要的一部分。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3.05亿人,街电以40.5%占比排名行业第一。来电、小电、怪兽充电和街电的所占比例接近97%。

(文中彭穆宁、许跃文为化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