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唱罢《怒放的生命》谢幕,重启的音乐大战,网易、阿里咋唱?

张书乐

发布时间:09-1210:34

文|张书乐

9月10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上,以朋克造型亮相的马云献唱了一首《怒放的生命》,瞬间点燃了现场气氛,也宣告了马云的卸任。

但阿里的音乐大戏,却在马云离开之前,重新开张。

9月6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共计7亿美元的B2轮融资。

于是,昔日腾讯、阿里和网易在线音乐三巨头的混战,变成了两家联手对抗腾讯的格局。

一超多强,是个笑话

不过,在版权之战中,腾讯依然稳稳做在了一哥的位置上。说在线音乐是“一超多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抬举了那些多强。

目前,腾讯音乐几经集齐了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大音乐公司独家版权,腾讯音乐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腾讯音乐曲库量已经达到3500万首。

腾讯音乐在版权上的绝对优势,已然形成。网易和阿里还有一战之力吗?

就此,《华夏时报》记者何青汉与书乐进行了一番探讨,贫道以为?

尽管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达成99%的版权互授,但那百分之一才是核心竞争力。

这一尴尬局面,促成了阿里和网易的联手。

截止2018年7月,在线音乐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前五名分别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排名前三的全部为腾讯音乐旗下产品。外部版权所带来的优势可见一斑。

网易云音乐此次和阿里的合作,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解决版权上的一些问题,但仅仅如此还很难真正打破瓶颈。

不再卖唱,成吗?

此刻的在线音乐市场,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版权大战和付费听歌的阶段,而是进入为其他内容服务如短视频、图文建立版权服务和构建版权壁垒阶段。

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大战中已经落后,想要再次差异化,不能仅仅停留在过去那种被版权问题轻易推倒的个性歌单的模式。

或许,此次网易在云音乐和海淘上与阿里的组合,可能还可以试图在电商领域或个性化歌曲创作和定制等方面,进行一些新的尝试。

可问题是,三大巨头在变现上,其实都有还一筹莫展。

同样作为内容生态,视频平台对于版权的争夺尚可转换成广告收益,但音乐平台广告收益则难以填补买版权的成本。

版权大战最后的获利者,似乎不是平台,也不是用户,同样也不是获得了版权费用的音乐公司们。

毕竟,版权大战的初期,是平台以本伤“友商”,来达成对其他音乐平台的淘汰赛。而淘汰赛的结果,是那些播放器们死去,而有版权库的平台活下来了。

解锁泛娱乐高难度姿势

现阶段,变现依然不能只是依靠“卖唱”,而是需要融入到泛娱乐更多的领域:

如短视频配乐、游戏音乐制作和授权,以及其他角度,让包括音乐创作者在内的更多领域的内容创作者,可以通过授权音乐的方式,解锁内容上更多的可能,且无版权隐患、能从版权获益。

因此,为更大范围的内容服务“增值”,才是后音乐版权大战阶段的主要探索方向。而不再是简单的用户为音乐付费的习惯养成。

实际上,在线音乐平台对于短视频、唱k类产品而言是基础性工程,在构建内容生态上,虾米最近推出一系列音乐短视频、弹唱类软件,腾讯旗下也有全民k歌。

在线音乐平台与其内容生态下的其他产品进行联动,已经成为了一种必然。

由此,内容生态很快也会进入到版权阶段,由于在线音乐版权市场的基本成型,则可通过这一角度来逐步改善内容创作市场上版权乱象,同时形成自己的版权护城河。

同时,还能间接影响到优质内容创作者们,让其因使用音乐的授权需求(或许是免费使用),而黏在平台上。而不是全平台分发。

还是一个死局!

网易也在寻找新的姿势,不依托于版权。

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上线“云村”社区。此次云村社区的上线,是网易在社区功能上的进一步探索。

然而,音乐很难真正解锁社交姿势,社交作为一种炫耀为本的网络生态,歌单式的独特个性只能作用于小范围社交,就与书单相似,很难将网络音乐用户大面积覆盖。

播放器更加是一个过去式,因此,新姿势解锁必须快而准,拖不得。

缺少了版权的网易云音乐,可试错的姿势还是太少,即使脑洞大开找到出路,腾讯音乐也可以很容易完成借鉴。

一切,暂时看来,还是一个死局。

只是,阿里和网易,没得选。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