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发力反对“禁燃”

管学军

发布时间:09-1123:53

在2019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多位专家坚决反对禁售燃油车。在失去理论支撑后,舆论反对声音高涨或令“禁燃者”彻底失去市场。

“禁燃”为何使不得

禁售燃油车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而且关乎汽车产业和国家安全必须慎重。

“禁燃”不符合市场需求。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认为:“很多国家都提出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我们有的专家也跟风,包括现在推行的一些加速淘汰燃油车的举措,我是坚决反对的。上述举措都带有很强的行政色彩,市场经济条件下更重要的是,让各方在合理的经济成本和满足政府执政目标的前提下,有一个合理的政策引导和必要的自由选择权。虽然加速淘汰燃油车对部分企业短期销售纯电动车非常有好处,但是对行业资源是极大浪费。加快汽车产业发展要站在全行业的角度思考问题,不能强制性地把有限的资源拆解掉、浪费掉。”

“禁燃”牵扯面太广必须仔细斟酌。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认为:“呼吁传统燃油车退出的议论风靡全球。虽然一些国家的政府、议会、党派、环保团体纷纷提出传统能源汽车退出时间表,但至今还没有发现哪国的时间表具备了法律的约束力。同时,内燃机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所以传统汽车退出不仅是纯技术性问题,更是关乎产业安全、国家安全、政治博弈的重大问题,必须深入研究。”

事实上,由于中外电动汽车的概念不同,导致“禁燃”范围不同。资深专家指出:“在国外,电动车的概念范围很广,包含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增程式电动汽车等等。而中国所说电动车,只有纯电动汽车。”可见,国外讲“禁燃”是提倡禁售单纯以传动内燃机为动力的汽车。而中国所谓的专家跟风讲“禁燃”,是想把所有搭载内燃机的产品都干掉,只发展纯电动汽车,自然遭到与会专家的强烈反对。

纯电动车不是最终目标

上半年,有研究机构发布《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企图忽悠有关部门禁售燃油车,继续大力支持纯电动汽车。“禁燃者”给出的重要理由是:纯电动车节能减排。然而,上述理由在泰达论坛上遭到专家否定。

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提出:“如果以节能减排为目标发展新能源车,纯电动车就不应该是最终目标。”这无疑让“禁燃”失去了重要的理论支撑。

同时,7月补贴过渡期结束,以纯电动车为主的新能源乘用车首次出现同比、环比双双负增长,让呼吁“禁燃”提倡发展纯电动车的“专家”们失去了市场支撑。

从运营层面看,即便是在有补贴支持的公共出行领域,纯电动车运行效率太低的弊端凸显无疑。蔡团结介绍说:“现在三辆新能源汽车相当于原来的两辆传统燃油车的运营效率,主要原因是存在里程焦虑。有第三方调研报告称,5个厂家的产品中,只有一个厂家的产品续航里程达到宣传里程,其余四个厂家的产品实际续航里程只有宣传里程的70%~80%。对于点对点的公交车来说还好一些,始发站都有充电设施,但是对于出租汽车行业就非常麻烦。”

显然,纯电动车带给实际使用者的不是便捷而是焦虑,这是此类产品不被市场接受的重要原因。于是,为了提升纯电动车的续航里程,部分企业采取了堆积电池的做法。

对此,杨裕生认为这不但违背了节能减排的初衷,而且严重威胁着消费者的生命安全,是非常错误的。他指出:“长里程纯电动车不可取。第一,多装电池比能量提高,爆炸危险性加大;第二多装电池,电池生产和废电池处置耗电多;第三多装电池负重行车,浪费能量;第四电池用量大,车子价格高,竞争力就低。第五电池寿命短于整车,换新电池用户需要另出钱。”

在杨裕生看来,节能减排要从电动汽车的全周期衡量。在电网的电主要来自煤的情况下,发展耗电高的长里程纯电动汽车根本不可能节能减排。因此,纯电动车不是发展新能源车的最终目标。

燃油车关乎产业命运

《经济观察报》报道称,由于新能源车短期难以盈利,多家上市公司频频甩包新能源车资产。显然,无情的现实再次给了“禁燃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新能源车持续亏损,上市公司割肉出逃。据报道,7月中旬京威股份终止了所有新能源整车项目的开发;7月底,ST新海发布公告称,拟出售持有的陕西通家部分股权。《经济观察报》指出:“以上上市公司均是在四五年前开始布局新能源的跨界造车者,而导致它们抛弃新能源资产的原因,均是新能源业务无法给上市公司带来盈利,反而造成了亏损。”

上述上市公司之所以割肉出逃,原因是在车市寒冬的当下,品牌竞争凸显出盈利性定存亡的特征。泰达论坛上,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刘波明确指出:“企业要生存、要发展,就必定要盈利,盈利能力的强弱,将决定企业在这一轮淘汰赛中能否存活。”

因此,吉利长城等传统车企进入新能源领域更为谨慎。以长城为例,该公司发布的半年报称:“本集团持续提升传统车型性能,通过提升发动机效率,降低车型重量等方式降低车型油耗。在能源清洁化方面,不仅仅布局纯电动,而是在优化内燃机的同时,采取纯电+混动+插电混动+氢能源多技术路径并举的发展模式。”

很明显,在跨界造车的上市公司纷纷甩掉新能源包袱的情况下,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重任无疑落在传统车企的肩头,而燃油车又是支撑传统企业生存、技术积累,并进一步发展新能源车的重要利润来源。

从推动中国汽车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审视,以吉利、长城为代表的中国品牌,是推动中国汽车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国汽车工业做大做强的领军企业。简言之,传统燃油车不仅关乎企业命运,更关乎产业命运,而部分所谓的专家提出禁售燃油车无异于自毁长城。因此,在泰达论坛上遭到真正的专家“炮轰”也是咎由自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