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年扶植他们打苏联军队,“9·11”后他们成了美国的敌人

石江月防务观察

发布时间:09-1116:33

“9·11事件”已经过去18年,美国人喊着从阿富汗彻底撤军,但是一直没有与阿富汗塔利班达成一份协议。看着塔利班在阿富汗控制的土地不断扩大,美国人其实心里也很着急。

撤还是不撤?

日前,特朗普临时取消与塔利班的秘密会议,该会议原本要讨论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特朗普宣称谈判“已死”,但和平仍有希望。塔利班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警告美国人缺乏耐心破坏了谈判,并誓言继续战斗。

这成了最近国际舆论最关注的话题之一。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到18年后的今天,当初战争的胜利者最后变成陷入泥潭的失败者。

其实,从阿富汗塔利班诞生和形成的背景,以及后来在阿富汗与苏联的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再演变到“9·11事件”后相见分外眼红的仇敌,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关系本身就是“剪不断,理还乱”。

1美国扶植的“代理人”

在阿富汗普什图语中,塔利班的意思是“学生”。从塔利班组织最初成立时来看,只是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虽然其正式诞生是1994年7月,当时正是阿富汗陷入全面内战的时代,国内有大大小小上百名军阀,相互之间为争地盘冲突不断,但是一个较为深刻的时代背景是阿富汗人民在苏军撤走后,又陷入了内战的苦海之中。

即将走上阿富汗前线的苏联士兵

自1973年阿富汗共和国成立后,苏联方面认为有必要在中东地带这个新生国家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所以支持阿富汗国内激进的政党如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加紧想让阿富汗在经济上依赖苏联,绝对不能让阿富汗倒入美国人的势力范围。

于是,1978年人民民主党激进分子推翻阿富汗政府,并暗杀了第一任领导人借着组建了新政府,由党总书记努尔·塔拉基出任国家元首(革命委员会主席),但在1979年9月又被其副手所取代。三个月后,苏联人支持的另一名左翼分子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在政变中上台。当卡尔迈勒推行苏联化的企图遭到武装反对时,他要求并接受苏联援助,对反对派进行镇压,最终导致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战争爆发。

苏军的入侵,给阿富汗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苏军进入后,阿富汗遭到了极大破坏,大约100万人死于战火,600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沦为难民。在这种背景下,塔利班虽然自称是“学生军”,但是其中有不少是之前曾与苏联人斗争的阿富汗武装人员。众所周知,由于美苏冷战时两国之间“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有不少这些阿富汗武装游击组织背后,都有美国人出钱出物资的背景。

按照塔利班自己的说法,他们掀起运动的主要目标是为了把阿富汗重新引导到伊斯兰的律例统治下。塔利班的运动开始于1994年9月,地点是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当时坎大哈正深受军阀残害之苦,平民遭到这些军阀武装的烧杀抢掠。一个名叫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的穆斯林决心终止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于是他发起了名为“塔利班”的改革运动。

但事实上,这并非真实故事的全部。

早在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那些后来加入塔利班的基层战士、那些年轻的阿富汗人都曾在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里学习。

当年美国中情局特工训练阿富汗武装分子

原因是为了遏制苏联扩张,当时美国政府决定培植一支反苏力量。正好作为逊尼派为主的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对苏联、印度和伊朗比较警惕,美国和巴基斯坦一拍即合。于是由美国出钱出技术,巴基斯坦出人力、出地盘,在巴基斯坦开办了培训营。

据统计,单是用于编写培训教材,美国官方就拨款5100万美元,印制教材1300万套。而在1981年,美国还往巴基斯坦注入了30亿美元援助,之后几年又提供了40亿美元。美国的金钱,把大批的阿富汗青年培训成为游击战士。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回到阿富汗,加入了各种抵抗游击队。

这些可怕的青年战士,给苏军带来极大损失。十年后,苏军被迫撤出阿富汗。但这些来自阿富汗的战士,在巴基斯坦当地已经形成了一股势力,并且还在扩散着他们的影响。由美、阿联合培养的这些青年战士,即是“塔利班”的重要来源。当然,那时候“塔利班”这一组织尚未正式成立。

美国国会议员威尔逊上世纪80年代末在阿富汗

而从塔利班初创时期的高层人员来看,也与阿富汗前政府官员以及当时沙特阿拉伯与巴基斯坦的关系非常深。甚至,当时在塔利班内部还有巴基斯坦人存在。当年美国媒体都曾报道过,塔利班队伍中有巴基斯坦裔的武装人员,被拉巴尼总统领导的阿富汗政府囚禁。

当时为塔利班军队提供训练的是巴基斯坦“边境警察”部队,这是巴基斯坦内政部下属的一支与正规军平行的军事力量。当时的巴基斯坦将塔利班训练成熟后,称塔利班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抵制腐化、旨在重建阿富汗国内和平的穆斯林游击队组织。

2“学生军”的壮大

历史证明阿富汗是很难被征服的。阿富汗地理上不是小国,它地处南亚、中亚和西亚的结合部,靠近中亚和里海油气富集区,地缘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英帝国和前苏联可以说是20世纪两个不同时期的超级大国,但这两个大国都先后在这里尝到了失败的苦果。

从领土上看,阿富汗也不是小国,实际上直到19世纪初期,它还延伸向从赫拉特到克什米尔、从阿姆河到阿拉伯海的广大地区。只是由于阿富汗国王阿赫马德的孙子们争夺权力的竞争,阿富汗的土地才大为缩小成为内陆国家。即使如此,它还拥有现在的652225平方公里的领土,总面积比法国加上奥地利还要大。

在成立之初,塔利班总共只有800人,因此许多人对其并不重视。但这支力量得到了阿富汗平民的支持,使得塔利班的实力急剧膨胀,发展成为一支拥有近3万人、数百辆坦克的队伍。3个月内,塔利班就迅速占领了普什图人聚居的南部、西南部和东南部地区,几乎占领了阿富汗的半壁江山。

塔利班之所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壮大,除了本身是主要由阿富汗主体民族普什图族构成外,主要是塔利班初期顺应民意,提出了“铲除军阀、恢复和平、重建国家”、“把阿富汗建成为一个统一、民主和繁荣的伊斯兰共和国”等口号,这无疑使经受了20多年战乱之苦的阿富汗人民看到了和平的曙光。

上世纪80年代喀布尔的大学生

塔利班在占领区采取的措施也得到了人民的拥护,比如收缴民间的枪支弹药、免费向穷人发放粮食和食品,取消重重关卡,减免老百姓税额。另外,反塔联盟内部不团结也是塔迅速发展的原因。1995年,塔利班以代号为“进军喀布尔”的大规模战役,很快控制了阿富汗近40%的土地。为了瓦解敌人,塔利班与希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武装和杜斯塔姆的乌兹别克民兵这两支重要力量达成妥协,共同对付拉巴尼政府。

经过充分的准备,塔一路攻城掠地,势如破竹,兵临喀布尔城下,顺利地占领了阿富汗西部各省,使塔利班控制的省增加到14个。通过长达11个月的围困,塔利班从喀布尔市东、南、西三个方向发动总攻。9月27日攻克该市,成立临时政府,接管国家政权。

到1997年10月,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奥马尔为“埃米尔”。1998年8月塔利班又连克马扎里沙里夫,月底夺得北方重镇内杰拉卜,控制全国90%的领土。

塔利班“建国”后,因为它的政权是打出来的,又实行政教合一制度,所以全世界只有巴基斯坦、阿联酋和沙特三个国家承认它是合法政府。但奥马尔和委员会不在乎。他们一面继续追剿“北方联盟”的残部,一面开始治理国家。

事实上,在“9·11” 事件发生之前,塔利班政权一直得到美国政府的扶持。就在“9·11” 事件发生前夕,美国政府还给予塔利班当权的阿富汗4300万美元的援助。

不过,美国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自己支持过塔利班这一点,也根本不可能承认这一点。甚至,连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都公开承认,“撒谎、欺骗、偷窃是美国一直不断进取的荣耀”。

阿富汗战士的美式装备单兵防空导弹

而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洛娃则揭了美国人的“老底”——美国国防部是塔利班激进运动的实际资助人。

俄罗斯方面给出的理由主要是:第一,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援助存在记录不完整,以及监守自盗等行为。那些军事援助最后去了哪里?被用去干了什么?

第二,目前塔利班的很多武器装备都直接或间接来自美国。近几年的媒体报道中,出现了很多塔利班组织武装分子使用美制武器装备的照片和视频。2015年由美国军方转交给阿富汗的汽车数量少算了9.5万台,2016年五角大楼则直接承认丢失了转交给伊拉克和阿富汗的150万支枪械,而这些装备大多都跑到了塔利班手中。在战场上出现武器装备遗失,被敌方缴获也算是正常,但数量如此庞大,足可以武装一支军队,确实让人怀疑。

3、18年前的转折点

如果说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么阿富汗塔利班与美国政府的关系,从最开始私下支持,到公开决裂乃至战争爆发,最大的转折点就是“9·11”事件。

上世纪80年代在阿富汗活动的拉登

一切还要从基地组织与阿富汗塔利班,这二者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说起。除了在形式上,两个组织之间建立了比较松散的联盟外,两个组织人员之间存在的历史与血脉的关系,基本上是难以斩断的。

“基地”组织能在阿富汗境内迅速成长并壮大,实际上也是伴随阿富汗抗击苏联战争时期而逐渐形成和发展的。当时,大批阿拉伯人为帮助阿富汗人抵抗苏联入侵,在美国的暗中资助和支持下赴阿参战,逐渐滋生出在阿富汗活跃的阿拉伯游击队武装这个特殊群体,而这正是“基地”组织建立的人员基础。

1988年,随着阿富汗战争接近尾声,“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发生角色和定位转变。其宗旨由“为阿富汗战争提供后勤支持”,变成如何为阿富汗阿拉伯人寻找生路,因为这群人除了打战没有什么一技之长,而且他们也无法被阿富汗视为抗苏英雄。

迫不得已,这些人很多在阿富汗娶妻生子,逐渐与当地部族融为一体,以普什图为主体的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在人员上就形成了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这种关系并不会随着塔利班的倒台而迅速瓦解。

更主要的原因是,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与本·拉登的关系密切——本·拉登原是奥马尔反抗前苏军的亲密战友。塔利班当权之后,本·拉登常驻阿富汗,随着基地组织日益壮大,对美国在中东阿拉伯地区的活动也形成阻力和反抗力量,并最终成为全球反美的极端组织。世界各地的伊斯兰圣战支持者都前往阿富汗,汇聚到本·拉登旗下。而塔利班实际上成了“基地”组织保护者。

随着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本身越来越强大,它们对塔利班的决策影响也在提升。起初阿富汗塔利班执政后曾签署文件,保护阿富汗境内一切文物。然而在2001年,却不顾全球反对,以“消灭偶像”的宗教口号,炸毁了阿富汗的瑰宝——巴米扬大佛。而这个决定,据说是受到了本·拉登的影响。

而美国与“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走向对抗,是2001年本·拉登策划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这是自二战之后,美国本土遭受的最大一次灾难性人员伤亡,近3000美国人丧生让小布什政府有了充分的理由,向塔利班要求交出拉登。

在遭到拒绝后,10月,美国、英国、德国等北约国家组成的数万军队,开始向阿富汗进军。塔利班也摆出一副迎战的架势。本·拉登号召全球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源源不断进入阿富汗,并肩抵抗美军,光是从巴基斯坦涌入阿富汗的据称就有几万人。

塔利班及其盟友本身只是类似民兵的组织,尽管精神狂热,正规战经验却很欠缺,没有统一的战略部署。而美军则采用了正确的战术:一方面用轰炸机和远程精确制导导弹打击塔利班重兵集团,另一方面更多依靠“北方联盟”的队伍,由美国出钱出枪,派北方联盟向塔利班反攻。

这样“以阿治阿”的战术,摆脱了当初前苏联“陷入荒漠”的窘迫。2001年11月中旬,美军和北方联军占领了喀布尔。12月,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

在美军事打击下,塔利班政权虽然垮台,但丢了首都和全国政权的塔利班并未放弃抵抗。一些残余转入山区,此后其长期隐藏于山区中,十余年间他们继续以游击战、偷袭战乃至恐怖袭击手段向北约军队和阿富汗现政府报复。尽管北约不断增兵达10多万,又在2011年先后击毙本·拉登和奥马尔,却始终不能让阿富汗消停下来。

回顾过去的18年时间,美国在阿富汗前后投入了约7000亿美元的巨额军费,而且还有数千名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中丧命。美国得到了什么?美国人扶植的喀布尔政府控制的地区正在下降,而美军在阿富汗多次滥杀平民,也招致了阿富汗民众的反感。曾经被视为暴政的塔利班分子,又在很多民众眼中重新变成抗击美军入侵的英雄。

到2018年底,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在提交美国国会的季度报告中说,阿富汗政府目前能够控制或具有影响力的地区仅占全国的55.5%,这是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2015年11月开始追踪地区控制情况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是,美国想从阿富汗撤军也陷入了尴尬。美国希望阿富汗塔利班与喀布尔政府进行谈判,签订和平协议,但是阿富汗塔利班并不承认后者的合法性。如果只是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签订了和平协议撤军而去,阿富汗塔利班与喀布尔政府军是否会重燃战火?甚至喀布尔政府军是否会被阿富汗塔利班击溃、倒台?

“9·11”事件18年后,美国人心里其实很没底。

(石江月原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