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这个举动,似乎暴露了他对中美经济脱钩的态度

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09-1107:07

“特朗普关税”似乎徒劳无功。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手持关税大棒不断威胁,但缩小贸易逆差、恢复制造业的用人等竞选承诺,与现实情况渐行渐远。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中美两国的争论也逐渐从贸易纠纷往外延伸,比如“中美脱钩”等议题在舆论圈不断引发热议。就此,观察者网采访了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原副代表周小明先生,采访全文如下。

【采访/观察者网 朱敏洁】

观察者网:8月以来,特朗普反复无常的表态给全球市场带来极大震荡和不安,尤其是8月23日他突然表示将对5500亿美元商品在过去关税基础上再提升5%。您对他的态度变化有什么看法,是否有其他事情影响,有因可循?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周小明:特朗普突然发推要加关税,是他对中方反制措施的反应。8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一周后,中国推出反制措施,提高对价值75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的税率。

其实,中方的反应非常克制,所采取的措施合情合理,而且很不对称。从被加征关税的商品金额看,美国是3000亿美元,中方才650亿美元。从加征的关税幅度看,美国的是10%至15%,中国则维持在5%-10%。从关税的广度和深度,中方都远远低于美国。

在中美双方关税措施强度悬殊的情况下,中国并没把贸易战的战火燃烧到其它领域。国内曾有人建议打稀土牌,打击在华美企,或者抛售美国国债等等。但中方并没有在这些领域采取任何动作。目前采取的反制措施仍然局限在关税范围内。这充分说明,中国不愿升级贸易战,仍然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中美贸易纠纷。

而中国反制措施出台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就宣布了对5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加税措施,决策显得十分仓促和冲动。

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此举标志着,美国在中美经济脱钩的道路越走越远了。他在推特中宣称,“我们可以不要中国。老实说,没有中国,我们会好得多”。更有甚者,他还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立即开始寻找在华经营的替代方案。

一段时间以来,中美两国关于中美经济脱钩的议论不断。有些分析人士认为,中美脱钩是特朗普身边一些人的主张,是白宫的鹰派所为,而特朗普似乎是无辜的。国内还有人认为,特朗普就是个商人,只想挣钱,没有战略头脑。

特朗普的这次表现再次表明,他本人其实就是中美脱钩战略的总指挥和总后台。这件事也反映出,中美经济技术脱钩,是整个美国政府的认知,而不是个别人的想法。“脱钩派”不是一小撮人,而在美国政府中占主导地位。在割断与中国的经济联系的问题上,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有共识。如今,主张中美合作的人士在国会中不占多数。前段时间,一百多名美国专家学者联名写信给特朗普和国会,反对采取与中国对抗的政策。但这些人在美国是受排挤的非主流派。因此,我们对美国的对华认知要有清醒的认识和清晰的判断。

美国经济和选举压力下,很难预测特朗普下一步行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您刚提到中美脱钩的问题,确实近期国内的讨论很热。就您的观察,中美双方都在讨论“中美脱钩”,但两者的讨论有什么区别?比如,侧重点,出发点或目的等。

周小明:目前国内讨论比较多的是,美国企业是否会响应特朗普的喊话,从中国撤出。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命令美企从中国撤出,是“精神错乱”,注定要失败。

特朗普宣称,他命令美国企业撤离中国的依据是1977年出台的《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法案》。这个法案赋予了总统相当广泛的权限。此法案自出台以来,美国对伊朗、朝鲜、乌克兰等国家都实行过制裁。目前仍然有效的制裁措施还有30项,其中24项是进入21世纪以来采取的。美国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引用的法律依据也是这一法案。美国法律界对特朗普是否有权命令美资撤离中国说法不一,否定和肯定的都大有人在。而特朗普坚信,他的授权妥妥的,无可非议。

按规定,国会如果想阻止特朗普的举动,必须得到三分之二以上国会议员的支持。这就意味着,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国会将很难制止。况且,在目前华盛顿的政治环境下,指望大多数国会议员站出来为中国说话,是很不现实的。

那么,特朗普会不会动用这条法案呢?特朗普不按常规出牌,已为世人所知。他做事往往还不理性。与以往各届美国政府比较,不理性是特朗普政府的明显特征。正如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先生所说,美国政府经常作出一些非理性的决定。“我们已经难以从美国政府是非常理性(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假设或美国的承诺出发,从而决定我们的预案。”在预判白宫的对华政策走向时,我们必须充分考虑这种非理性因素。过去一年多来,特朗普做了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同他任性不无关系。

还有人认为,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断骨头连着筋。美国政府推动中美经济脱钩,是痴人说梦。事实是,过去一年多来,中美间发生的很多事,都出乎我们当中不少人的意料之外:中美贸易领域开战,美国还把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等等。美国对中国产品的最新一轮加税,也使有些国人感到有点突然。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为了把中国的发展势头压下去,已经开始不惜代价同中国对抗。

在这种环境下,特朗普对华祭出《紧急法案》的可能性难以排除。特朗普已经为此动过心思,还训斥怀疑他是否有权从华召回美国企业的媒体,狗急跳墙。在中国见招拆招,他的计谋不断遭到挫败时,特朗普很有可能恼羞成怒,为解心头之恨而铤而走险。

如果特朗普正式启动法案,除了强迫美企撤出中国之外,还可能有什么损招?首先,对中国产品,尤其是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进一步加税,直至彻底把中国产品拒于美国的国门之外。其次,限制对中国出口和投资。目前,美国对中企赴美投资实行非常严格的限制,导致去年中国在美投资仅相当于上一年的10%。美国也把180多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黑名单。美国有可能把这种限制扩大到对华出口和投资。再者,通过SWIFT和CHIPS全球两大支付清算系统,切断中国与世界其它国家之间的美元交易。第四,冻结中国在美资产,如1.1多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以及中国在美的银行资产等等。这些都是很极端的行为,但绝非不可想象。美国对伊朗往死里整,制裁措施层出不穷。美国把中国视为头号战略对手,不太可能给中国格外“关照”。华盛顿至今对中国还没下最狠的手,主要是对中国的实力有所顾忌,另外,可能在他们看来,时机还不成熟。

同国内舆论不同,国外舆论对中美经济脱钩的前景比较担忧。不少评论家认为,中美经济脱钩是可能的。英国《金融时报》还警告说,特朗普的脱钩战略将带来一个“黑暗”和“更贫穷”的世界。

观察者网:特朗普启动国家紧急法案,要求美国企业撤回,但问题是企业回迁撤资,也不是容易的事,从实际操作来看,美企真正撤出中国有没有可能性,以及是否将是一个漫长过程?美企可能会有什么反应?

周小明:不可怀疑,大多数美国公司从自身利益出发,会强烈抵制特朗普的政策。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政治压倒一切。如果特朗普动真的,美国公司没法说“不”。前些日子,白宫制裁伊朗的大令一下,美国公司无不闻风而动,把同伊朗的业务清理得干干净净。在对华为问题上,美国企业对华盛顿也表现出了同样的顺从。

另外,美国推行对华脱钩,不会孤军作战。它会纠集盟友一起行动。如果将这个世界看成一个圆,美国只是圆上的一个点,它单独行动,影响相对小。但当它同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中国时,就会变成一片,形成半个包围圈。联手盟友对华施压,是美国的习惯做法。在华为问题上,美国政府高官一年多来一直在四处奔走,用尽各种手段,企图组成反华联盟。美国图谋把中美之争扩大化,把它变成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技术和经济冷战。对此,我们不能不有所警惕。

一场没有联合声明的G7峰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假如美国想拉拢一些西方国家,但似乎在刚结束的G7峰会上,特朗普显然并不受欢迎,而且最终连联合声明也没有,所以美国想组成联盟对抗中国的可能性大吗?

周小明:有时其它西方国家同美国联手,是迫于无奈。欧日在美国有很大经济利益,企业众多,与美国的经贸关系比同中国更加密切。美国强迫这些国家选边时,它们需要衡量哪方面的利益更大,有可能不站在我们这一边。美国的“长臂管辖”也会使欧日企业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转。法国道达尔公司放弃在伊朗的巨大油气投资就是一例。

美国推动的中美经济脱钩,危害很大。它正在造成人类和平时期最大的市场扭曲,导致全球资源的巨大错配和世界经济低效率。首先,脱钩会打断原来的供应链。有些企业为了逃避美国高关税的打击,不得不放弃在中国运转良好的工厂,跑去东南亚投资建厂。这就造成了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同时,脱钩还会造成产能过剩。中国市场那么大,很多跨国企业不可能割舍中国市场,因此,在去东南亚设厂的同时,还要保持在中国的工厂继续生产。

美国的做法,是用政府的“强硬的手”代替了市场的“看不见的手”,是最糟糕的“市场扭曲”。它与自由贸易、自由投资的理念格格不入。水往低处流。没有政府干预,资源是会流向最有效的地区和行业。目前这种状况违反了市场规律。结果是,第一,全球市场不开放,保护主义盛行;第二,全球市场四分五裂;第三,国家间相互敌视;第四,世界变得更加贫穷。国外许多有识之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中美经济脱钩是人类的一场灾难。其他西方国家不应该追随美国,让它以一己之利绑架、破环了全球的利益。

观察者网:您前面分析特朗普政府对中美脱钩的态度,那么中国国内态度如何?比如,现在有观点认为,一部分人提中美脱钩,其实是不想脱钩的,而是在谈必须做好脱钩准备,还有一部分则认为中美不可能脱钩。您对这些来自民间或智库学者的态度有何看法?假如真的脱钩,对中国可能会有些什么样影响?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

周小明:脱钩不是中国想要的。相反,它是中国想尽力避免的。但是,脱钩却不以中国的意志而转移。不管我们喜欢与否,美国都可能把它强加在我们头上。

因此,我们对美国的脱钩图谋不能掉以轻心。防美国之心不可无。否则,就可能轻易失荆州。对特朗普是否最终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法案》,我们宁可信其有,不但在心理上,而且在物质上,都做好充分准备。只有这样,当暴风骤雨的袭来时,我们才能不致于措手不及,陷于被动。

至于应对之策,扩大开放几乎是众口一词。扩大开放对应对美国挑战,将起到重大、独特的作用。现在有些观点把扩大开放说成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似乎只要门户一开,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其实,这种认识有很大偏颇。扩大开放不是万能的,无法包打天下。有效应对美国的“脱钩”挑战,我们必须扩大对外开放,同时还需要采取其它措施。我们不能以开放了事。例如,在金融领域,我们承诺明年全面开放,包括股市、债市、银行、保险等领域。如果我们只放开,而不加强管理,很可能使自己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外资很有可能在中国金融市场上掀起波澜。所以,我们有必要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加强风险控制,查漏补缺、扎紧篱笆,并且大力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

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要求,只靠扩大开放,也是满足不了的。即使中国全面放开,一点也不设防,他们也不可能满意。这是由资本的本性所决定的。美国欧盟是盟友,自称是全球开放市场的典范。但他们之间打起来,有时也是不要命的。最近,美欧因飞机补贴就吵得不可开交。

因此,应对美国的“脱钩”,我们不能泛泛而谈。除了扩大开放以外,我们要扎扎实实布好局,对具体行业、具体产品,作具体分析,制定有针对性的应对之策。

观察者网:前面正好提到此前有9月初中美开启新一轮谈判的消息,其实8月26日,也就是特朗普推特喊话加税的隔天,刘鹤在重庆的一个会议演讲中重申,坚决反对升级贸易战,也反对技术封锁、贸易保护主义等等,所以您对随后的中美经贸磋商有什么预测吗?

周小明:中美最近商定10月初举行新一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值得欢迎。谈,有利于缓解紧张关系,打破僵局。但是,复谈不意味着双方原则立场的软化或拉近。虽然中美双方都有早日达成协议的愿望和动力,但对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却有不同的诉求。双方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条件来缔结协议。美方坚持达成一个“公平”的协议,也就是对美国一边倒的、能实现其所谓中美经济“再平衡”的协议。 中方则希望谈成一个均衡、双赢的协议。现在看来,今后的谈判依然充满陷阱。特朗普八月下旬宣布对华商品加征关税之前,中美短期内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已经非常渺茫。上轮磋商中美在上海谈了几个小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展。美国人想以5月初的文本为基础,但中方不接受那份一百多页的东西,提出了不少质疑。中方还表示,中美双方达成的协议要符合世贸组织的规则。然而,美国的多项核心诉求都与此不符。例如,美国要求中方承诺进口一定数量的农产品,就违反了世贸组织的非歧视性原则。

特朗普的新举动更是使中美谈判雪上加霜。虽然特朗普的调子在G7峰会最后一天似乎有所降低,但这不意味着他会放弃自己的强硬主张。当然,中方也不可能在原则问题上作出让步。

自去年年底以来,由于美方不断加码,中美越谈,中国被加税的产品越多,税率越高。美国的惩罚性关税涵盖几乎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平均关税率已经高达21%,而在贸易战启动之前只有3%。特朗普对美国企业的喊话更是破坏了谈判气氛,直接导致9月举行新一轮谈判计划的流产。由于双方在谈判目标问题上分歧太大,短期内达成协议几乎是遥不可及的事。

观察者网:关于中美脱钩,必须提到的一个问题是供应链,像中兴、华为事件给中国企业上了很好的一课。如果就实际层面来看,中国参与全球产业链,提升在产业链上的价值,我们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

周小明:首先,关键技术和设备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自主开发。华为如果没有“备胎”,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斗志。在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大力开展国际合作,坚持“开门造车”。在国内,我们必须筑巢引凤,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创建全球一流科研平台,把外企和国外人才吸引过来。同时,我们必须走出去,在国外设立更多的研发中心。其次,我们要调整、完善全球供应链,在更多地依靠国内市场的同时,努力实现供应端的多元化,切实做好应对脱钩的准备。我们的准备做得越充分,特朗普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法案》的冲动就会越低。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