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躲“港独”诉求,蔡当局虚伪与两难尽显

手机中国网

发布时间:09-1009:11

刘匡宇社科院台研所助理研究员

鼓吹“港独”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被捕保释后立即赶往台湾求“救兵”,满心以为此前满口“仁义道德”的民进党当局会有所表示,却碰了蔡英文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她回绝了黄鼓动的修改台湾所谓“难民法”来“庇护香港难民”的要求。

从欧美到台湾,黄之峰等“港独”分子在整个“反修例风波”上蹿下跳,四处求教求援,也印证出乱港势力的幕后黑手所在。自然,“港独”与“台独”的勾连合流非一日之寒,但此次风波中,蔡英文当局的涉港言行与香港部分激进势力的出位演出,也体现出“两独合流”的一些新态势。

蔡英文等人此前故作姿态地要基于“人道考量”处理台港交流及港人来台相关事务,是试图用“港台的政治未来做廉价联结”,进而助推蔡英文2020选情。换言之,蔡英文等人谈及香港事务时,是以政治价值和意识形态的外衣,包裹其工具性的利益图谋。

而黄等人试图鼓动台湾社会“上街挺港”,甚至呼吁台当局“修法”为其提供政治庇护,是为自己叛国乱港寻找逃途退路。双方看似沆瀣一气,实则在利益连接点上存在实质性的断裂。因此双方在相互唱和、抱团取暖时可以你侬我侬,但到了真刀真枪、真金白银的时刻,这种各怀鬼胎的相互利用关系便暴露出其虚伪和脆弱的本质。

蔡英文当局此前在涉港事务上的表态大唱高调,以“民主自由价值代言人和捍卫者”自居,忘情进行政治收割。但观察蔡英文的表态,“将以人道救援方式,给予个案上的协助”,是用“人道”二字忽悠舆论和香港激进分子,事实上其关键词在于“个案协助”,按照台陆委会的解释,是要依照台湾现行的“港澳条例”逐案办理,是行政事务范畴而不牵涉“立法”,也不意味着要“广纳难民”,而只是作态对个别头目分子进行“个案”处理。

蔡英文当局之所以不答应黄之峰之流的诉求,恰恰说明其尚不敢在涉港事务上挑战“一个中国”的法理现实,而只是借机生事,挂羊头卖狗肉地寻求政治渔利。台湾媒体人雁默指出,台湾陆委会提供的所谓16项香港居民申请赴台居留条件并非“人道政治庇护”,而是普通的移民政策,是既有政策而非从制度上另辟蹊径,避免“政治难民”涌入台湾。

从体制上看,特别是根据台湾自身的法制体系,蔡英文仍不敢明目张胆彻底否认当前台湾、香港同属“一个中国主权框架”之下的法理现实,香港对于台湾而言不是“外国”,也就不可能向台输出“难民”。绿营实际主张的是让陆委会在“港澳条例”下有处理“个案”的行政授权空间。即便如此,获得台湾“居留权”距离“定居”和“入籍”还有很长的距离。

蔡英文当局给部分香港人士设下的这个“陷阱”,本质上也反映了民进党和岛内自诩“台湾派”者,自己所陷入的“中国人认同”困境。正如台大著名学者石之瑜所言,民进党积极借香港问题攻击“一国两制”,把“香港崩盘”当作自己执政正当性靠山,恰恰证明了:台湾深刻地镶嵌在大陆与台湾、香港共同构成的,一个宏大、复杂而又深刻的“共同关系脉络”,而民进党“内生的中国基因力量始终澎湃激荡”。

民进党无法摆脱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就希望鼓动和制造“中国人互相残杀”的恐惧来说服自己和台湾民众“不能继续当中国人”。而民进党只有要搞垮“一国两制”的破坏性论述,却提不出能超出《基本法》既有规定的政策建议,事实上反而在“维护”“一国两制”框架。

蔡英文当局对香港激进分子和“港独”势力“口惠实不至”,也表明其此前对香港事务大肆“捡枪”的做法已经产生了后坐力。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香港事态的内部因素和外部环境正在发生复杂微妙的变化,让蔡当局不能肆无忌惮地捞政治油水。

日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出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等四项行动,释出善意诚意回应社会诉求,为解决矛盾创造必要条件。香港三个旅游业工会民调则显示,近两个月来,受访者平均收入跌幅接近八成,逾一成受访者收入为零。越来越多的香港舆论和民众开始认同,激进派的持续暴力活动已不存在事实逻辑起点,停止暴力、弭平伤害,让香港重归秩序和繁荣是多数港人的心声。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上主张维护“一国两制”的声音仍是主流,美国总统特朗普也称“相信中国政府积极和平处理香港问题的意愿与能力”。在香港问题开始降温的态势下,唯美国马首是瞻的蔡英文当局,必然要见风使舵,继续捆绑对抗立场,对台湾总体上的地缘政治安全和经济发展不利。

其二,纯粹的意识形态操作和政治口号宣传已经开始被台湾民众看破,其边际收益不断降低,而所谓“难民”问题则可能成为这种政治收益正负转捩的关键点。美国、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向来喜欢挥舞意识形态大棒,但在他们搞乱中东后,却对难民问题撒手不管。民进党当局也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即可以大方地口头“挺港”,但若要承受相应的“代价”则立即龟缩。

当前,台当局财政状况并不理想,“前瞻计划”和天价对美军购订单尚未消化,军公教和劳工保险“年金”、“全民健保”都有破产之虞,鼓吹“新南向”吸引来大量非法滞留的劳工群体甚至是犯罪集团,物价房价也有被冲高的风险。但台湾社会又处于一个喜欢用价值观去绑架别人的“理盲”、自私状态。

诸如韩国瑜等2020候选人就因为发表了不满“新南向”移民的言论而被媒体群起攻击,但又有哪个县市可以大方无限地接受“难民”、移民呢?在选举的关键关头,如果蔡英文当局在这一问题上有过激言行,甚至导致“人道变人祸”很容易引发其不可预见和难以收拾的政治连锁反应。对于只是把涉港问题当牌来打,试图揩油的蔡当局而言,火中取栗的事情,也必然要好好掂量。(责任编辑:唐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