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丁磊:马云“爸爸”,你好!

功夫财经

发布时间:09-0915:22

在距离正式退休还有4天时间的时候,马云还是搞了一个大新闻。

这次马云搞定的,是一向看不上他和阿里的丁磊。

网易与阿里巴巴在9月6日共同宣布,双方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

同时,阿里巴巴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此轮7亿美元的融资。

丁磊在把“干儿子”考拉卖给隔壁老马的同事,还让“亲儿子”网易云音乐认了阿里做干爹。

当然,现在整体行情都不太景气,丁磊这么做,被看做是卧薪尝胆、储备大白菜过冬也可以。

在宣布战略合作后,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欢迎考拉加入阿里巴巴大家庭。

天猫进出口事业群总经理刘鹏将兼任考拉CEO,考拉品牌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而丁磊更是大度的表示,很高兴与阿里巴巴达成合作,这符合网易在新时期下的战略选择,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

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丁磊的表态,总给人一种言不由衷的感觉,因为他和阿里之间的龃龉一直以来并不算小。

2005年,淘宝开始挑战行业老大易趣。马云抢地主,易趣也不甘示弱,直接喊加倍,找到当时的各大门户,直接宣布广告费加倍,前提就是不能搭理淘宝。

据说,当时丁磊直接就朝老乡开了一枪,第一个答应了易趣。

2011年6月,支付宝VIE事件发生,为获得国内合法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资格,支付宝被强行从阿里巴巴集团划归马云个人控股另外一家公司,这甚至一度引发对于马云个人信誉的质疑。

网易作为门户没少揶揄马云和阿里,网易科技甚至把这个新闻送上了banner。

2017年,顺丰和菜鸟开撕,网易跳出来和京东、美团一起,公开支持顺丰,宣布全面接入顺丰旗下的丰巢自提柜。彼时的丁磊,还左手考拉右手严选,做着依靠电商再造网易的梦。丁磊曾经在考拉上线时信誓旦旦的宣称:“希望未来三到五年,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到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但没到三年,丁磊20亿美元就把考拉卖给了曾经的对头,完事还说了这样一番临别赠言,“网易期望考拉能够在阿里巴巴生态体系内,持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跨境电商服务。”让丁磊如此快的放弃依靠电商,主要还是考拉确实扶不起来了。

如果从宏观上来看,考拉的发展还是说的过去的。2016年3月正式上线后,网易考拉的市场份额就一直是市场第一。

不过,营收增速和毛利的降低,让考拉已经难以承担起网易的电商梦了。

2017年四季度,网易的电商业务板块营收增速达到了175.2%。但至此之后,网易营收增速一直在持续下滑,2019年Q2季度的20.2%已创下历史新低。

而阿里最新财报显示,核心电商业务同比增长58%。京东和拼多多,这一数字则是22.9%和169%。

一直以来,网易电商的毛利水平始终不高。与旗下游戏业务高达63.1%的毛利相比,网易电商的毛利水平仅为10.9%,而去年Q4,网易电商的毛利率水平仅为4.5%。

对于电商业务来说,低毛利甚至亏损都不可怕。亚马逊、京东、拼多多都是依靠亏损换增长的。但是,不盈利还不增长显然不行。

难怪网易CFO杨昭烜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中表示:“电商业务方面需要在增长速度和电商盈利模式两者之间达到平衡,网易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

在利益面前,丁磊和阿里也不可能做永远的敌人,曾经的那些龃龉在20亿美元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网易想卖很好理解,阿里作为一个具有强电商基因的公司,考拉能做的他们都能做,考拉做不了的他们也能做。

那为什么还要花大价钱买考拉呢?

巨头收割垂直电商的“饥饿游戏”

阿里买入考拉的最主要原因,恐怕就是拼多多。丁磊是拼多多的早期投资人之一,2015年8月,处于孵化阶段的拼多多获得丁磊、王卫、段永平、孙彤宇和魔量资本的A轮融资。

在拼多多遭遇业界质疑的时候,网易考拉率先入驻拼多多。随后,网易严选,甚至网易云音乐都有在拼多多开设官方旗舰店。

目前,网易考拉官方在拼多多开设有两家官方旗舰店,分别是网易考拉官方海外旗舰店和网易考拉旗舰店,前者已有近三万人收藏,1.4万件销量。

被阿里收购后,考拉在拼多多的这两家旗舰店肯定会关张大吉。当然,以阿里的格局,花20亿美元肯定不是为了关两家旗舰店这么简单。主要还是牵制拼多多的跨境电商业务。

2019年2月,拼多多悄然上线跨境电商项目“多多国际”,随后便在各个保税区召开招商大会,还在香港召开了直邮商家招商会议。

因此,网易只要动了卖考拉的心思,阿里无论如何都得买下。不然把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直接拱手相让,以后恐怕哭的心都有了。为了保证行业的领袖地位,阿里今年开始其实一直在收购垂直电商。

今年6月,小红书完成超3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

同样在6月,宝宝树宣布和阿里巴巴达成资本战略合作,业界预测阿里这次的入股金额在14亿人民币左右。

刘强东曾预言:“未来电商企业只有两种模式可以存活,一种是平台式,一种是个性化和品牌化的垂直网站。”

但现在来看,不依附于大平台,垂类电商已经很难存活下去了。没有规模,就丧失了行业的话语权,对于电商行业来说,规模意味着更高的流量和更经济的成本。

而垂直电商,因为主打特定用户群体,因此由于产品类别相对单一,针对特定的用户群体,导致总用户数有限。

就拿主打“消费升级”的网易考拉为例,考拉女性活跃用户占比90%以上,一线二线城市的比重高达86%,当这一人群的增长红利消失后,故事也就结束了。

而巨头具有成本优势,更具商品的议价权。例如京东自营可以做到把供货厂家商品价格压的较低,而且结算周期较长。这无形之中提高了平台商品的定价权,以及为自身带来更为丰厚的流动资金。但垂类电商显然做不到。

所以我们看到,阿里为防拼多多在收割垂类电商,腾讯同样在这样做,惠下单、多抓鱼、小红书、有赞和好衣库等创业企业,都被腾讯纳入麾下。

对于未来的电商行业来说,恐怕就是巨头的游戏,小而美的垂直电商,上会遇到巨头的打压,下会遭遇“李佳琪们”的蚕食,尽早委身大公司,或许才是“过冬”的最好办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