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牛导游: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排过最长时间的队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09-0417:02

刚刚过去的暑期,对于很多旅游景区而言都是客流量的一次“大考”。为确保景区秩序及游客安全,多家景区实行限流政策,“如何确保买到门票”成为旅行社需要攻坚的一大难题。

为提升客人出游体验,途牛各地随往地接社全力以赴备战暑期旺季,根据景区的实际售票情况、行程中遇到的突发问题以及客户的体验反馈,不断调整行程、完善服务。所有计调、导游以及司机们,牺牲了个人休息时间,竭尽全力保障途牛每一位游客安心出游。

【敦煌莫高窟】

每天,从12:00到翌日9:00

他们不敢离开队伍半步,吃饭都是在排队中进行

莫高窟是世界文化遗产,珍贵稀有却也脆弱易损。自进入暑期旅游旺季以来,敦煌莫高窟游客数量便呈爆发式增长。为改善游客参观体验,实现保护与开发双赢,2019年,敦煌研究院实行新的门票政策,每日限额发售6000张A类门票,同时发售1.2万张B类门票。A类门票需游客提前30天通过莫高窟官网进行预约购买,并根据预约参观时间,提前一天至敦煌莫高窟门票预约中心凭身份证取票;而B类门票则实行分时段预约参观制,8时至下午3时划分成7个时段时间参观。游客需凭借身份证提前一日在敦煌莫高窟参观预约售票中心购买B类门票,每人最多购买50张。

为此,兰州随往地接社时刻关注莫高窟每日门票销售情况,结合团队人数,制定合适的买票策略。同时,计调保持与车队和导游的密切沟通,对于涉及到A类票提前取票和B类票提前购票等相关工作,予以灵活安排。

莫高窟门票实名制销售,且B类门票提前一日发售,为了保证客人正常游览、不浪费时间排队,抢购B类门票便变成重中之重的工作。驻扎在敦煌当地的途牛地接负责人魏建勇和邵琦执行此项任务。由于莫高窟票量十分紧张,每日排队买票人数众多,他们一般会在门票发售日的前一天中午就到预约售票中心排队购票。

每天中午12点,刚吃完午饭的魏建勇和邵琦都会准时来到莫高窟预约售票中心排队,准备购买次日早晨6:30发售的门票,此时售票中心已经人头攒动。

与此同时,前方身在嘉峪关的游客团队也积极配合后方购票流程。当团队游客当日行至嘉峪关时,导游将客人的身份证搜集好,并由专车司机连夜送往敦煌。以确保翌日早晨5点左右,司机能够顺利将证件送至已经在售票大厅等待近17个小时的魏建勇与邵琦手中,随后二人拿着游客身份证继续排队等待直至购买到门票。如此一来,当客人按照既定行程来到莫高窟景区后,无需额外排队购票即可直接参观,有效保证了游客游玩体验。

盛夏季节,敦煌十分炎热,预约售票大厅现场没有安装空调,因此也更加酷热难耐。一把遮阳伞、一个鸭舌帽,魏建勇和邵琦就这样在连绵不绝的队伍中坚持着。“队伍太长了,不敢离开队伍半步,连吃饭、喝水都在排队中进行。买到票之后我会犒劳自己一碗牛肉面,然后回酒店睡觉,一觉睡醒后继续来售票中心排队买后一天的门票。就这样日复一日,不知不觉坚持了半个月。”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魏建勇表示虽然很辛苦,但收获更多的是受到客人肯定后的喜悦和满足感。

让魏建勇和邵琦感到更暖心的是,当兰州随往导游带着团队客人来到敦煌、安排客人入住酒店之后,他们也会不顾劳累、自发前往预约售票中心排队,帮助其他团队客人买票,整个暑期,确保了每一位途牛游客都顺利游览莫高窟。

在所有人的通力配合下,兰州随往暑期累计接待游客4300余人,满意度超过98%,关于门票问题的投诉为零。

【贵州梵净山】

和蚊虫“共享”售票区附近民宿

票量最紧张的时候,他们通宵不眠

今年暑期,贵州梵净山景区也是人气旅游目的地之一。自2018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后,梵净山吸引了世界游客的关注,成为国内必打卡的热门景点之一。

基于对景区生态环境的保护,同时为了减少游客排队时间和避免拥堵,今年暑期梵净山景区实行全网实名制售票和线下窗口售票相结合的机制,东线景区每日网上限售8000张门票,西线景区每日窗口限售2000张门票。虽然线上线下“双管齐下”同时售票,但进入暑期以来,梵净山景区接待量持续“升温”,七月下旬,梵净山景区连续九日发布门票售罄公告。

在景区门票售卖火爆异常的情况下,途牛贵阳随往地接社计调张悦每天六点起床,起床后便时刻关注梵净山官方QQ群的最新公告。每天7:30准时赶到公司准备抢票(8点官网正式开始售票)。“梵净山每日网上限售8000门票,但散客票和团队票比例是由梵净山景区控制的,在每天团队票票量未知的情况下,和贵州全省以及外省旅行社同时争抢门票,比的就是手速,购票系统精准下单,绝不能拖泥带水,否则一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由于暑假期间梵净山门票太过火爆,售票系统屡次崩溃。为了确保正常购票,除了张悦保持网上日常抢票外,8月5日起,途牛贵阳随往地接社负责人杨寅川与黄瑞芝在梵净山西门售票区附近找了一间民宿入住,以方便第二天早起排队买票。梵净山西门售票区今年暑期旺季刚被启用,周边配套设施较少,民宿的环境还较为“原生态”,蚊虫多,无独立卫生间。西门售票通道每日上午7点开始售票,限售2000张,杨寅川与黄瑞芝二人每晚只能小憩片刻,凌晨三点半便起床前往西门处排队购票。票量最紧张的时候,他们就坚持通宵不眠地排队。

“为了能让客人顺利游览景区,我们贵阳随往每日凌晨就会赶到售票口排队,力争排到队伍的第一名,不敢有丝毫怠慢。让客人满意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杨寅川表示。

【北京故宫】

大大小小的意外常有,但万幸都顺利解决

近两年,随着故宫文化的升温和以明清故宫为背景的电视剧大热,每天“打卡”故宫的游客络绎不绝,8万张的每日限额门票早早就被销售一空的情况屡见不鲜。作为途牛主带故宫深度游产品的导游,关新压力倍增。

故宫深度游是途牛北京随往地接社结合旅游市场新开发的产品,客人报名一直很踊跃。每天,一拿到第二天团内客人的名单,关新就开始挨个给客人打电话、加微信、建微信群。这是北京随往总结的好方法,建微信群可以给客人发更详细的信息和地图定位,方便客人找到集合地点。

8月1日,和往常一样,关新早早出发,迎接他今天接待的客人。来到故宫附近抢占了一个阴凉好找的位置后,他在当天的客人微信群里发了定位。随着集合时间的临近,客人陆续到达。到了约定时间,还差两家客人,关新立马电话联系。客人反馈由于交通拥堵,还有30分钟才能赶到。这让关新陷入了思索:如果继续等下去,守时的家庭不高兴。不等,那晚到的家庭就会错失游览故宫的机会。

看着团内客人对故宫满怀期待的眼神,关新决定先介绍故宫周围的古建筑:一方面可以让现场的客人预先了解故宫的历史背景,另一方面能够充分利用等待的时间差,让途中的客人得以赶上大部队。

从古代建筑讲到国旗班营房,从上朝的点卯讲到广场升旗,不知不觉关新侃侃而谈了20多分钟,团内客人听得专注入神,没有一个人催导游进门检票。等到客人全部到齐后,关新还承诺客人免费增加一个家居馆的讲解,团内客人们齐声称好。

截至目前,关新所带的这条线路满意度高达100%,“故宫深度讲解员”成为他在途牛的个人标签,很多游客都慕名前来聆听他的讲解。

“回顾整个暑期,大大小小的意外常有,但万幸最终都顺利解决。作为一名导游,只有对业务熟练掌握,在讲解上征服客人,在服务上温暖客人,才能给客人带来更好的旅游体验。”关新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