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吴军详谈5G、自动驾驶等热门科技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08-2209:27

这个时代的新科技让我们眼花缭乱,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基因编辑、加密货币……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新概念,但是它们意味着什么?对我们的生活将产生什么影响?哪些能落地生根,为我们带来福祉?哪些是过眼云烟,只是美丽的泡沫?对此,界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全球科技通史》作者、硅谷投资人吴军先生。

吴军毕业于清华大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于2002年加入谷歌,是当前谷歌中文、日文、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2010年加盟腾讯,担任搜索业务副总裁。后回到谷歌负责计算机问答项目。2014年,作为创始合伙人创立丰元创投。著有《全球科技通史》《智能时代》《浪潮之巅》《数学之美》《文明之光》《见识》《态度》等多部畅销书。在《全球科技通史》一书中,他首次从科技视角串联历史,以能量和信息两条主线,系统阐述自智人以来人类文明的演进,梳理科技变革的逻辑,帮助我们判断今天所处的位置,预测未来科技演化的方向。

他认为,5G建设尚需时日,中国的5G技术相对领先,但不是一枝独秀;自动驾驶必然实现,但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与世界领先水平还有较大距离;基因编辑等技术并不能延长人类寿命;脑机接口技术早已存在,想象空间巨大,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下为采访全文:

界面新闻:您在书中提到:“在人类几乎任何一个文明阶段,最有效掌握动力的文明常常在那个时期的竞争中处于优势”,那么您认为在未来,什么样的文明将处于优势?

吴军:除了动力,信息也很重要。从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信息的作用要比动力更大,能够以最小的能量传递、存贮更多信息的文明将会处于优势。比如5G,传递信息的效率至少比4G高10倍,掌握领先5G技术的国家将会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占得先机。而且,5G会将今天的电信和互联网彻底融化,形成一个新的巨大的产业,其未来的市场规模将会是今天的电信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总和的两倍,相当于日本的GDP,能够抢占这个市场的国家将会获得较大的优势。

界面新闻:我国的5G技术目前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吴军:客观的说,相对领先,但并不是一枝独秀。就国家而言,目前全世界真正决定建设5G的电信强国,只有中国、美国和韩国。其代表企业的优势分别如下:华为的优势首先在于通信设备制造、基站建设、手机和芯片制造上,其次它拥有很多5G标准要用到的技术专利,将来5G标准中的很多方案必须用到它的技术。高通公司在半导体设计上的经验要超过华为,在5G手机芯片上,也并不比华为落后。三星公司去年进行了3.5GHz频段的5G新标准原型测试,下载速度超过1Gbps,说明在5G芯片制造上领先于世界。

在5G时代谁能够引领风骚,现在尚无法定论,关键要看5G的标准怎么确定。每一代通信都要有通信的标准,5G最终标准确定的时间预计是2020年3月。

目前的方案中,有两个阵营,分别以华为和高通为代表。

华为提出的5G方案是在6000兆赫。它的好处是技术简单,能较好地利用4G资源,绕过障碍物的能力强,但是带宽窄,速度受限。目前华为在中国试验的5G NSA,就是基于6000兆赫频率,和4G相结合的过渡型5G。未来再上升到28千兆赫(即所谓的毫米波)频段。

高通提出的方案则直接上到28千兆赫的频率,这样的好处是和目前所有的无线通信都不可能打架,而且带宽可以扩得非常宽,但是技术复杂,传输距离短。美国的一些城市决定采用这种方案。

现在无法判定谁的方案更好,要等到明年5G标准确定了再说。事实上,今天实施5G建设的,都是抢跑者,媒体所说的5G产品都还是过渡产品。如果你买了一个5G手机,也许明年得扔掉,因为可能不兼容新的标准。

界面新闻:您在“未来科技”一章中讲述了您对基因编辑、区块链和可控核聚变等的看法,但是并没有提及自动驾驶,能否分享您对自动驾驶应用前景的看法?

吴军:完全的无人驾驶(5级自动驾驶)在美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Alphabet母公司旗下与Google平行的子公司Waymo,2017年在亚利桑那州投入了600辆无人驾驶汽车进行商业运营,当年就有2万人已尝试了它的服务,今天它已经有几千辆车在路上跑了,今年将会再投入8万多辆。此外,GM旗下的Cruise公司预计明年将开始无人驾驶的试运营。

尽管无人驾驶在全世界普及还需要较长的时间,但一定是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的事情。届时,无人驾驶将把汽车产业从大件消费品的制造和销售变成提供出行服务。汽车数量会大幅度减少,拥堵问题会得到根本性解决,绝大部分红绿灯也不再需要,汽车之间的联网可以自动协调过马路,将会大幅节省劳动力、时间和能源,尤其重要的是,将会大幅减少交通事故。

而像特斯拉这样具有辅助驾驶功能的汽车在某种程度上也算符合自动驾驶的范畴,它现在已经发生了,预计5年之后将是新款汽车很普通的功能,到时会有大量具有2级自动驾驶功能(由人监控的自动驾驶。汽车大部分时候已经是自动驾驶了,但是依然保留了人工干预的功能)的汽车上路,那时从北京城区到上海城区大约15个小时的车程,需要人控制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界面新闻: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现在国际上处于何种地位?

吴军:与国外的领先者相比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美国咨询公司Navigant2018年的研究表明,Waymo公司是自动驾驶技术的领导者,此外,独立运作的安波福(Aptiv,使用的是宝马的汽车)也已经具备了提供无人驾驶载客服务的水平。现有的几家汽车公司,包括美国通用(即Cruise)、福特、德国的大众、戴姆勒–奔驰和博世的合资公司、雷诺–日产联盟、宝马–英特尔–菲亚特(包括控股的美国克莱斯勒)联盟,已经具备了4级自动驾驶技术(高度自动的无人驾驶汽车。它可以没有路段的限制,但是会被要求在夜晚或者交通流量比较少的时间使用)。

第二梯队包括:沃尔沃(以及合作方AutoLiv、爱立信、Zenuity,等等),法国的PSA汽车、捷豹路虎、丰田、现代,以及非汽车行业的Navya和百度(包括北汽),它们在未来有能力做出能上路的无人驾驶汽车,但目前还属于技术不成熟的公司。

第三梯队包括已经提供了辅助驾驶功能的特斯拉公司,以及起步较晚的Uber、苹果和本田。

彭博新闻公布了2018年底对一些无人驾驶汽车评估的结果。Waymo,通用和福特明显领先于其它厂家。Waymo可以做到11000英里只需一次人工干预,通用和福特也可以做到几千公里,而苹果几乎每公里都需要人工干预。还有一些做得更差。

界面新闻:Waymo公司的领先优势具体在哪些方面?

吴军:首先,Waymo公司的无人驾驶项目是Google成熟的街景项目的延伸,把自动驾驶汽车这个看似是机器人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大数据的问题。Google已对驾驶环境收集到了非常完备的信息,比如每条街道的宽窄、限速,不同时间的交通情况、人流密度,四周各种目标的形状大小、颜色,等等。在出发前,无人驾驶汽车就对行驶路线的全程有了全面的了解,并作出了全局最优规划;行驶过程中,它们对周围的环境也十分了解,可以迅速把这些数据调出来作为参考。Waymo还装有高精度的GPS导航系统以及帮助校正GPS误差的陀螺仪,再加上Google拥有最好的全球地图数据和实时交通数据,能够不断实时指导无人驾驶汽车该如何行驶。

另外,Waymo公司采用了最有效的信息采集技术,包括激光雷达(LiDAR)、高速摄像机、红外传感器等,传感器每秒钟几十次的360度全方位扫描,能够随时监控周围的各种情况,能够比人提前预知可能发生的危险;它又采用了专为人工智能而设计的TPU,有足够的算力在短时间内处理如此大量的数据。

界面新闻:这两年也有人不断提起,随着基因测序和基因编辑等技术的发展,能让人类寿命大幅延长,您认为可能吗?

吴军:我曾经请教过麻省理工学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些顶级专家,能否通过基因编辑或者基因修复让人的寿命突破目前的极限,他们都认为不可能。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人均寿命提高以后,会出现大量与衰老相关的疾病,老年人活到90岁以后得老年痴呆(阿尔茨海默病)的概率超过40%,有这么一种戏谑的说法:如果人类平均寿命活到100岁,那么一半会是老年痴呆,另外一半在照顾老年痴呆。

与其研究如何延长人类的寿命,不如研究如何让人类健康得活到最后一天。

界面新闻:关于脑机接口的概念最近非常受人关注,比如埃隆·马斯克展示的脑机接口技术,您如何看待这项技术?

吴军:这项技术并不是今天才有,国内外的不少大学都有研究成果,比如布朗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已利用脑机接口技术帮助瘫痪病人取水杯喝水、打字等。其实,很多科研机构的技术做得非常好,只是没有在媒体上宣传。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技术并不特别,也不是最好的,只是宣传得比较多。

这项技术未来的想象空间非常广阔,但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界面新闻:您在书中提到“人们常常会高估1-5年的科技进步速度”,那么能否讲讲您认为目前哪些技术是被高估的?

吴军:首先是5G,当然它的长期前景非常好,但是需要一定的建设周期,根据邬贺铨院士的推测,需要十年左右。现在很多人误以为5G明年就能实现,这是不可能的。

基因编辑技术、长寿概念、癌症治愈技术也是被高估的。

低成本登月、登火星的项目也被高估,举全国之力探索太空可能实现,但是说火星旅游还很遥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