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天神娱乐:昔日壳主逼宫朱晔

大摩财经

发布时间:08-2110:31

60岁之前,尹春芬在一家SP公司北京驿码神通负责过几年财务。2009年这家公司被腾讯收购后,已值退休之年的尹春芬开始给儿子朱晔的天神互动管财务。

十年后朱晔出事,天神娱乐更在近日出现控制权之争,现年已七旬、仍担任上市公司天神娱乐董事兼副总裁的尹春芬也被卷入舆论漩涡。朱晔发公开信为自己辩白并指责对方“污蔑”,称“对不起家人”。

现年42岁的朱晔曾是中国游戏和影视娱乐行业最高调的资本玩家之一:他创办的天神互动仅用四年就完成借壳上市,他一掷千万与股神巴菲特吃饭博得关注,他斥资逾百亿频繁并购大施财技,他控制的上市公司天神娱乐一度市值高达400亿元。锋头最劲时,他被“游戏少帅”、“投资猎手”等光环笼罩,身价近百亿元。

朱晔和天神娱乐的跌落亦富有戏剧性。2018年5月,朱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天神娱乐跌入低谷,2018年因商誉减值等原因亏损高达70亿元,成为A股“亏损王”;随着监管部门调查深入,天神娱乐也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资本链条崩溃后,朱晔深陷债务危机,盛传远遁海外,至日前又陷入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而他的对手正是昔日借壳对家——天神娱乐前身科冕木业的控股股东——及其定增机构盟友。

天神娱乐往事

朱晔在20多岁时混迹互联网早期江湖,靠SP业务掘得第一桶金,但他的发家成名是2009年成立天神互动之后。天神互动最初的股东除了朱晔外,亦有网页游戏平台趣游的创始人和高管,天神互动的第一款游戏《傲剑》很快靠趣游、腾讯平台的助力,创造了年超亿元的利润,这也让号称仅投资了300万的朱晔迅速成为游戏界的“黑马”和“奇才”。在此前后,朱晔还娶了一位小有名气的貌美女演员。

仅仅三年后,天神互动就引入光线传媒、君联资本、中信建投等战略股东,开始筹划上市。很快,朱晔找到了科冕木业的创始人郭俊伟、魏平夫妇,准备借壳科冕木业。

科冕木业由美籍华人郭俊伟、魏平夫妇创办,控股股东是为新公司(newest wise limited),实际控制人是妻子魏平,但最常露面的是担任董事兼董秘的丈夫郭俊伟。

郭俊伟是广东汕头人,他和妻子魏平在上世纪90年代赴美后,定居加州,据称靠给好莱坞倒卖录像带等产品发家。2000年后回国创业,先是在宁夏创办葡萄酒企业,很快又在大连成立了科冕木业,专门给海外代工生产地板。2010年,科冕木业成功上市,至朱晔借壳时魏平通过为新公司持有上市公司56.68%股权。

但本就利润微薄的科冕木业上市后即遇到海外市场滑坡、成本上升等问题,业绩不断下滑,每年利润不过1、2千万。2013年10月,朱晔与科冕木业达成协议,并在2014年以24.5亿元的估值将天神互动借壳上市。科冕木业后在2015年更名为天神娱乐。

借壳上市后,朱晔和一致行动人石波涛(天神互动总经理)合计持有38.23%股权,为天神娱乐实际控制人。为新公司持股下降至20.92%,为第二大股东。

为新公司此后在2015年-2016年股价高点时进行了大幅减持,降为第三大股东。但朱晔出事后,2018年10月朱晔和石波涛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天神娱乐进入无实际控制人状态,石波涛开始进行减持,为新公司又重新成为第二大股东。

目前,朱晔个人持股14.01%,朱晔和母亲尹春芬控制的华晔宝春持股1.27%,总计15.28%,仍为天神娱乐第一大股东。

逼宫

朱晔出事后,近两年没什么动静的郭俊伟、魏平夫妇又活跃了起来。

8月15日,天神娱乐的三个股东:为新公司、颐和银丰和上海诚自发起“逼宫”,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组天神娱乐董事会,撤换朱晔系团队。

这三个股东中,除为新公司外,颐和银丰系知名定增私募机构,幕后控制人为方永中;上海诚自的资金来源自多方,既有中航资本等大型机构,也有世纪金源黄氏家族,但执行事务合伙人是中信建投。值得一提的是,中信建投也是天神互动借壳上市时的股东和财务顾问。

上述三家股东分别持股7.2%、2.35%、1.67%,合计持有天神娱乐11.22%股权。其中,持股7.2%的为新公司目前是天神娱乐第二大股东。颐和银丰今年一季度末还持有4.83%,这也意味着其在二季度减持了超过一半。

三个“逼宫”股东称,天神娱乐现董事会成员未尽到相应义务,使上市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治理混乱失控,出现巨额业绩亏损,严重侵害了股东权益;放任实控人、高管从事侵害公司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导致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因此,三股东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前换届董事会、监事会,改由科冕木业、颐和银丰及中信建投背景的提名人员担任。

紧接着,8月16日天神娱乐董事长、总经理杨锴宣布请辞。杨锴此前先后任职于中航证券、银川市政府,曾任银川市金融工作局局长。去年10月朱晔辞任后,杨锴接替其成为天神娱乐董事长。

三股东“逼宫”的时机把握精妙。就在半个月前,天神娱乐同时收到了大连证监局的警示函和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证监部门调查发现,天神娱乐存在实际控制人朱晔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收购朱晔的隐秘关联公司、隐瞒担保承诺、收购公司盈利与预测金额差异太大等多重问题。

颐和银丰、中信建投为何成为为新公司的盟友呢?或许缘于对天神娱乐现状的不满。

朱晔入主上市公司后,2015年至2017年通过四次定增总计募得41亿元。2015年上海诚自定增入股时,定增发行价为复权前每股53.13元;颐和银丰在2017年底定增10.44亿元入股时,定增发行价为每股23.21元。

目前,天神娱乐的股价仅为3元左右,市值仅30亿元左右。上海诚自、颐和银丰浮亏均达到八成以上,可谓损失惨重。

激斗

天神娱乐的控制权争夺战一爆发就异常激烈。

“逼宫”事件一出,马上有爆料配合指责朱晔“通过隐蔽的关联交易将持续亏损的‘烂资产’高价卖给上市公司,从而掏空天神娱乐”,以及离职远遁美国后,又“遥控指挥,继续控制公司董事会”,掣肘新上任的杨锴团队。

舆论指控严重,朱晔马上在第二天就组织了反击。先是由天神娱乐副总裁李春以个人名义代表朱晔向媒体发声,对上述爆料逐一反驳,特别是将天神娱乐的困境归于行业下行,以反击“掏空上市公司”之说;朱晔本人也发出一封公开信,将自己的问题归于“冒进”,对手借此逼宫是“欺人太甚”——这封公开信后来又被天神娱乐官方微信号删除了。

自辨过程中,朱晔公开信中也爆出一些内幕。

“一段时间以来,我主动沟通,希望大家齐心协力,你们嘴上说,‘朱总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大家一起努力,救上市公司’。我说,‘我没问题,您来做董事长我们很欢迎,大家分工协作,劲往一处使’。你说,‘好好,一起讨论出新的方案’。我左等右催,得来的是一盆盆的‘脏水’和诋毁。”

“杨锴团队是你们推荐来的,你们承诺的资金活水呢?”

值得注意的是,自朱晔去年被立案调查后,天神娱乐就出现了债务违约、逾期与诉讼集中爆发等情况,特别是担保债务风险凸显。到今年一季末,天神娱乐有息债务达到40亿元,其中短期债务高达30亿。

继2018年财务大洗澡后,天神娱乐的真实业务情况很不乐观,今年上半年预计将继续亏损2.3亿至1.3亿,原因是原有游戏产品盈利不足、新产品未如期上线等。

有意思的是,朱晔认为,现在能救天神娱乐的是“懂现有主营业务,且踏踏实实做增量业务的人”,否则“只会是一场资本的游戏”。

朱晔的言外之意不外乎是:相比做地板的“二股东”,自己的团队才是懂业务的人,才能对投资人负责。

只不过,逼宫股东之外的投资人和股东是否能够对朱晔过去频繁并购留下的烂摊子疑窦全消呢?

来源:火箭财报(ID:insiderpos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