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高管上演离职潮 扎尔伯格收回自主权

新浪VR

发布时间:08-1418:17

Oculus VR的联合创始人之一Nate Mitchell在Reddit Oculus板块上宣布他将离开公司,并表示他将“花时间旅行、与家人在一起,并重新充电”。

该公司没有对米切尔的公告发表任何官方评论,不过Facebook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评论米切尔:Nate感谢你为VR和FB所做的一切,希望你可以好好休息,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你接下来做什么。

米切尔在该公司的最后一个头衔是Facebook的VR产品负责人。在此之前,Mitchell是Oculus的Rift负责人。他是在Oculus工作时间最长的产品负责人,而米切尔在打造该公司制定第一款Rift耳机的早期开发路线图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米切尔自成立以来就一直是Oculus的公众形象。虽然米切尔没有参与创立第一款Rift样品的早期概念,但Mitchell很早就加入了Iribe和Iribe的创始团队。

继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公司后,以及2016年Rift推出后VR的出现不温不火的情况,尽管米切尔和其他Oculus创始人努力使这项技术达到早年所宣传的水平,而且硬件令人印象深刻,但Rift平台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有些昂贵,并且主要迎合PC游戏玩家,同时,应用商店也花费了数年时间(以及Facebook的大量投资)才扩展到现在的规模。

米切尔的离职并不仅仅标志着Oculus最初创始团队的终结,而是所有Facebook收购的创始团队都已经终结。去年,WhatsApp和Instagram创始人离开了公司。总的来说,这三个产品代表了Facebook对全球无处不在的渴望蓝图:消息传递,照片共享,以及扎克伯格所谓的“有史以来最具社交性的平台”。

WhatsApp的两位创始人 Brian Acton 与 Jan Koum 分别于2017年9月和2018年4月份离职。关于他们的离职原因有很多的说法,不过据Brian Acton透露,他放弃8.5亿美元年薪离开Facebook,是因为在Whatsapp的盈利模式上与Facebook首席执行官Mark Zuckerberg、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有分歧。

Acton称Facebook想要向Whatsapp用户投放定向广告,并销售商业工具。不做广告与 WhatsApp 的创立、公司价值观都有关系。去年3月,Facebook曝出8700万用户数据泄露丑闻之后,Acton在Twitter上发文号召“删除Facebook”。

WhatsApp 官方博客在 2012 年的文章《为什么我们不卖广告》中写过这些语句,以此表明公司不做广告:

广告不只是美学上的破坏,它会侮辱您的智商和打断您的思路。

请记住,当广告涉及您的资料,那么作为用户的你就是产品的一部分。

您的资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我们对此毫无兴趣。

华盛顿邮报2018年4月30日报道,Jan Koum 将从母公司Faceobok离职,并退出Faceobok董事会,离职原因或是在数据隐私政策上与Facebook有分歧。在华盛顿邮报公布这一消息后,Jan Koum 也在个人Facebook主页确认离职消息,不过未提及离职原因。Jan Koum离职后路透社报道评论称,他的离职让Facebook内部失去了一位最强的隐私权倡导者。

WhatsApp 因此在企业文化、对外发声、商业模式上,与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广告 Facebook 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在 2016 年被激化了,Facebook 由于广告收入增长变缓,开始加速推动旗下其他产品的商业化。

WhatsApp团队非常注重用户隐私,即使在被Facebook收购时也表示不会共享数据给Facebook。但Facebook还是迫使WhatsApp更改用户协议,允许Facebook获取WhatsApp用户的手机号码,并获取用户特征,结合Facebook多平台的数据,进行广告投放。

2014年,Facebook以160亿美元(120亿美元股票+40亿美元现金)收购WhatsApp。这笔交易也被认为是Facebook最成功的收购之一。不过在4年的时间里,两位创始人都离职,不过Jan Koum是在其被收购的四年零一个月后离职,意味着其可以兑现所持有的全部Facebook期权。

2012 年,Instagram 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被 Facebook 收购,双方确立了一条规则:让 Instagram 继续独立发展,Facebook 不加干涉。

Instagram最初是一款名为Burbn的四四方方的签到应用,但当斯特罗姆和克里格意识到Burbn的用户不是在签到,而是疯狂地分享照片时,他们很快就开发了一款名为Instagram的新应用。

科技媒体TechCrunch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去年Instagram和Facebook领导层在Instagram自主权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按照收购交易条款规定,Facebook同意让Instagram独立运营。不过随着时间推移,Instagram保持独立性越来越难。

扎克伯格干预Instagram日常运营的次数出现不同寻常的增加,这让他们感到失望,这也是他们离职主要原因。没有了创始人,Instagram会更加紧密地与Facebook整合,使其更像是一个Facebook内部产品部门,而不是独立应用。

随着三大公司的创始人纷纷离职,我们可以大致了解这些创始人里孩子的原因。在被收购各个公司都在很多方面与Facebook产生了一些经营模式上的分歧,Facebook更加注重广告等带来的利润,而他们更注重用户隐私等问题。

随着Facebook不断上演离职潮,很多人对于Facebook的未来也是非常担心,作为Facebook摇钱树的几家公司创始人都纷纷离职,马克扎克伯格似乎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是更加猖獗。

Facebook发布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项目白皮书更是在全球引起了关注,也让我们看到了扎克伯格的野心,在Facebook加密数字货币白皮书公布后的第二天,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威(Philip Lowe)表示,“我认为,在我们采用Facebook提案之前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他们必须要拿得出一个可靠的商业案例。”

马克·扎克伯格曾在一份6000字的公开信中表示,他认为Facebook能够帮助拯救世界。这份题为《建立全球社区》的公开信让展示了扎克伯格的全球野心。

对于Facebook高管不断上演的离职潮,马克扎个伯格应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不是继续发展他所谓的全球社区野心。对于高管不断离职,可以证明他们仍然以用户为中心,并未忘记他们初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