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去年血亏16亿,黄章才是真“费财”

36氪

发布时间:08-1411:27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Wise财经”(ID:onecaijing),作者子江。36氪经授权转载。

有这样一款手机诞生于2009年,它改写了中国国产手机的发展进程,同时它又是手机行业历程中的一个重要命脉。

它的处女机在发售当天遭到疯抢,仅用两个月内销量达到10万部,五个月内销售额突破5亿元。在这些耀眼的业绩下,有人拿他和乔布斯比较,称赞他“具备乔布斯式的极客气质”。

这算不算一款成功的产品?这是不是一次成功的销售?

都是。

这是魅族的第一款手机,由其创始人黄章亲自操刀的第一部国产触摸屏手机,而在2009年,还没有一台国产触摸屏手机上市,包括华为和OV。

在手机行业中,一共有两个人被誉为“中国乔布斯”称号,他们分别是魅族创始人黄章和小米创始人雷军。

而他们的命运在十年后得以改写,同时他们也是中国手机发展的“代名词”——保守与激进。

据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最新智能手机出货报告,第二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为11.7百万台,同比去年同期下降19.3%,仅随华OV之后,排在第五位的是苹果。

一、亏损16亿

在手机行业,魅族曾是一位先行者。

十年里,魅族完成了从先行者到跟风者的转变,这也一度让魅族和黄章多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魅族再变,黄章依旧。

2012年,以互联网为势的手机品牌小米成立,次年,华为正式独立旗下互联网品牌荣耀,OV紧随其后也纷纷开始向互联网手机模式转型。

一切转折发生于2015年。此时,米OV均已在市场大力布局打天下,而魅族却因资金链问题而面临窘境。一位魅族前员工对《Wise财经》称,“从时间上来说至少落后三年时间,别人都在打江山时,我们却在为温饱问题发愁。”

而当魅族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却又想一口吃成一个胖子。李楠虽带领魅蓝杀出一条血路,但终究没能抵挡住市场的考验,同时,他和黄章间也产生了一些摩擦。

今年7月,魅族原副总裁李楠发信称自己已离开魅族进行创业,他在信中道感谢话未来,并称,“希望能和一群有趣的人做点与众不同的事。”

而就在李楠发信后不久,黄章在魅族社区中回复网友时说,“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

同时,黄章也承认,魅族前几年属于粗犷发展,用亏损换规模,“当资本潮退去魅族包括我在内的经营委员会不得不改变公司的策略”。而改变公司策略的方式就是“启用一些更年轻更有具有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骨干”。

有魅族前员工告诉《Wise财经》,在魅族公司的发展过程中,黄章从来不在自身上找问题,而是有问题就推脱给别人。“自己的公司亏损和自己没有关系吗?”

魅族的亏损仍在持续。

《Wise财经》独家获悉,魅族公司在2018年的亏损面依然持续加大。其去年营业总额为72亿元,而利润总额为-16亿元。也就是说,在2018年魅族的利润为亏损状态。

两年前,天音控股财报中曾披露魅族的生存情况。根据其公告显示,2015年魅族净亏损10.37亿元,2016年上半年则净亏损3.04亿元。

并且,《Wise财经》还得知,目前魅族仅2018年支出的社保缴费金额为1777万元,缴费基数为2.85亿元。

如按当前1694人计算,魅族每月的社保缴费基数约为13774元,社保缴费约为875元。也可以说明,目前魅族公司的工资水平平均约为每人13774元。

据《Wise财经》了解,魅族员工总数发生了较大变化,从2017年的4300余人到2018年的3000余人,而到2019年其人数仅为1694人。

近期,魅族又再次被传出要裁员30%的消息,如按此比例,本次魅族将再优化500余人,最终将达到1100余人。

一位魅族前管理层人士对《Wise财经》说,“魅族一年比一年亏得多,员工工资还不低,不知此次融资后能不能有起色,但我觉得黄章自己不改,魅族变化不大。另外,它在战略攻防上也存在问题”

上述人士说,在过去,魅族引以为傲的是其手机独特的操作的系统和设计,没人来打它,它觉得没事。但当真正的将士来了,它又没有实力去应战。“魅族的技术还好,主要是资金及人员打法。”

这无疑是在玩火自焚。当华为、小米、OV带着武器强行冲进市场时,魅族才发现,自己手上的兵器如同清军,无法对抗蛮夷的英军。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几年前小米受到荣耀,以及OV受到华为挑战之时,他们是怎么做的?

1.在每个价位段分别铺设产品;2.围攻下线与三四线下沉市场;3.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做研发和营销;4.将自己的城墙筑高;5.加强自身互联网思维。

小米最重要是做法,是直接去阻挡荣耀每个产品和价格段的产品,并在线上运用大量营销手段去攻防对方,而OV最重要的做法则是,与华为在高端机上一决高下。

因此,我们能够明晰地看出,OV机型的价格已随着华为触及到了4000-5000元价格区间段,而小米则一直与荣耀在2000-3000元价格区间段徘徊。

但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每一场战役都紧紧地跟随在友军身后,稍有动作便迎头而战。无论是主打研发的华为,还是主打创新的OV,亦或是主打高性价比的小米。

“时代变得太快了,但黄章就是不去改,即便改了架构也没用,因为他还在按自己的套路打,就像别人家出新机马上就会有跟进机制,但魅族没有,永远都是慢慢悠悠的。”一位魅族前管理层人士对《Wise财经》说。

“让黄章改?”另一位前员工说道,“即便改,还能追得上吗?”

二、动荡的魅族

“今年魅族动荡很厉害,现在白李杨(白永祥、李楠、杨颜)都走了。”一位魅族内部人士对《Wise财经》说。

魅族管理层的变动直接导致员工士气低落。二季度末三季度初魅族公司被一层乌云所笼罩,甚至没人敢大喘气。

2015年的黄章对魅族还是有信心的。“2014年黄章一次开会时说要引入资本,后来李楠找到阿里,才有了那次投资。”一位前魅族中层对《Wise财经》透露。

之后,魅族首次引入最大投资方阿里,后者为魅族注入了5.9亿美元的强心剂,自此,魅族开始疯狂扩张,员工一度达到4000余人。

黄章决定大干一场。

魅族高层的决心一旦传下,没人敢动摇军心。魅蓝系列正是在此时应运而生,同时,这也是魅族副总裁李楠开始展露手脚的开始。

同样是在2015年,乐视手机开始在手机市场发起攻击,它的出现一举打乱了魅族在市场上的节奏。

深感威胁的魅族开始发动反击。仅在2016年便召开了11场发布会,共发布14款新产品。与此同时,魅族开始逐渐弱化魅族MX系列,扩充旗舰PRO产品线,停止Metal产品线,以E系列取而代之。

李楠的机海战术深深地影响了魅族品牌,魅蓝也成为了当时在市场较为畅销的千元机系列。“自从融资后魅族花钱大手大脚,感觉不是再花自己的钱一样,光发布会一场费用就在千万元左右,十一场大概就花掉了一亿多。”一位魅族前品牌负责人说道。

在黄章“退休”的那几年,魅族一直安稳于温水中,只是它不知道世界变化的速度之快,温水总有一天变成沸水。

一位魅族前员工称,“这两年魅族没做什么事,都在内部整顿,元气都损伤在了自己人身上。”

2018年,魅族科技人事动荡,内部发生内讧,旗下笔戈科技关闭,杨柘、白永祥、魅族高级副总裁、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离职、大规模裁员,这让魅族在竞争激烈的2018年再度失去了市场。

同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前四名分别是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魅族的市场份额从16.8%直降10.6%。而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更是再次萎缩,同时魅族的身影彻底从排行榜中消失。目前,中小手机品牌生存空间在急剧缩小。

温水里的黄章虽然选择再度出山,调整了魅族公司的整体架构和打法,但最终效果甚微,它依旧在以十年前的模式运转。

2016年初,魅族科技创始人黄章在公司年会发表新春致辞时表示,魅族2016年的目标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而时任魅族科技总裁的白永祥同样也提及将会进行IPO,目标是2017或2018年,上主板是白永祥对于魅族的期盼。

但就目前来看,白永祥无法等到魅族上市,其在2018年中便匆匆退场,仅随其后的是魅族市场营销负责人杨柘和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颜。

同样是2017年,魅族线下专卖店关闭达500多家,如今又被曝出魅族线下专卖店各省市将仅保留2-3家。

三、消失的渠道

“我们好多人都转做其它品牌了,魅族的货早就清了。”一位在中关村的经销商告诉《Wise财经》,他跟一些伙伴早已在去年年中清完了最后一批魅族手机,同时其已不在不做魅族品牌。

而魅族在北京的专卖店也在大幅缩减,由之前的7家缩减到了4家,撤销了房山和怀柔两大远郊区的专卖店。

除了北京,其它省市也在纷纷关店。对于魅族大规模关店现象,魅族专卖店前店员对《Wise财经》感慨,“其实两三年前专卖店就已经在陆续关停,产品不行,线下又没有利润,还要维持店面成本支出。”

分布在各地区的专卖店开始转让,一些专营魅族产品的专卖店开始改头换面,成为华为或OV的专卖店新址。《Wise财经》注意到,原来在北京一家魅族专卖店早已改头换面,取而代之的是蓝绿交错的OV品牌。

其实,魅族专卖店经营状况每况愈下早在2018年中便显露端倪。据一位曾经供职于魅族专卖店店员称,每天到店前来购买新机的顾客只有2-3位,有时甚至没有,而绝大多数所接待的顾客基本都是前来维修手机。

同时,更有70余家代理商联名向魅族公司提出抗议,而抗议的主要内容包括解决专卖店所遭遇的货源囤积现象、线上线下价格不一现象、串货问题,以及专卖店分货比例和具体分货量,逐一要求魅族方面予以解决。

“我们原来卖的时候的确存在这个问题,多少年了,官网搞促销结果我们的货分销不出去,你也没办法。”一位原魅族经销商对《Wise财经》说。

另一位在北京木樨园的经销商则称,之前很多经销商的供货价超过了线上促销价格,而对于大规模关店一事,魅族方面则回避任何沟通。

“我的一些朋友也撤店了,16、17年就撤了,但16年还有押金,17年啥都没有了,后来别人一听魅族没戏了,也就都撤了。”上述经销商说。

许多原先魅族经销商都对《Wise财经》表达了对于魅族的不满,他们大多数认为无论魅族发展去向如何,应该给予经销商们一个交代,独自让经销商承担包括商品损失在内的一切责任有失魅族形象。

而在中关村的一位经销商也称,很多货都是亏着清理出去的,魅族方面根本不管。“让他们解决他们就拖着,有等着的时间还不如我自己卖。”

经销商不满之事一度发酵,但魅族方面一直没有任何人出来沟通协调,就连李楠和杨柘也都声称不知情,而魅族公关部门则回应:不知情,正在调查。

对于关店风波,一位魅族前管理人士称,主要源于魅族在缩减一切开支,包括线下专卖店,毕竟魅族每年的亏损都随之加倍。“去年到我走时(年初),发布会都缩减了,邀请的媒体少之又少,很少能在朋友圈看到像以前大规模传播时的动态。”

另外,《Wise财经》还了解到,魅族拖欠了某家顾问公司高达百万元的服务费,而这笔款项本应于年初到账,但至今仍杳无音信。

写在最后

魅族太想翻身了。

但市场格局已基本定调,随着OV相继推出Realme、iQOO等性价比品牌冲击线上,魅族将再迎竞争者。

反观魅族,其将于本月底发布魅族16S Pro全新机型,而在其海报中,《Wise财经》发现了一些关键词,如魅族高层、变与不变、手机界的黄埔军校、明星代言、手机设计等。

根据研究机构赛诺公布的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魅族手机的总销量仅有948万台,同比下滑幅度高达46%,与2017年接近2000万台的销量近乎腰斩。

《Wise财经》曾在《中国手机开辟第二战场》中提及,未来将有更多的手机厂商发力国际市场,以及除手机以外的战场,如IOT生态链产品等。但魅族在这些方面都毫无建树,依然停留在“原始”状态。

“魅族不会再撤店了吧?”北京一位魅族专卖店店员苦笑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们的店应该不会关吧。”

谁也不愿看见这位手机行业的先行者就此黯然离开,但现在谁都看不清魅族的未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