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出售传闻里的信号价值

王如晨

发布时间:08-1409:15

王如晨/文

这两天,围绕阿里的消息一下多起来:昨天,福布斯中文公号以“独家”口吻发了篇没有署名的文章,标题是《独家:阿里即将上线独立网约车平台 直接对撼滴滴》;今天,网传网易考拉正在融资或出售,不排除阿里20亿美元接盘云云。

这类传闻结合阿里平台定位与商业模式看,都不太靠谱。不过,有时,传闻出现比传闻的真与假有价值。它往往有利于我们观察一个周期的趋势变化,甚至超过传闻中的相关企业。

比如,这一刻,宏观形势似乎并不比年初明朗,一切仍充满不确定性。2019年上半年已翻过,在增长、资本市场双重压力下,科技巨头的业务、市值管理策略可能趋于主动而激进,资本动作或再趋活跃。

举例说,北京时间周四晚,阿里将发布2020财年Q1季报。这类消息不排除有围绕资本市场做文章的嫌疑。虽然我认为阿里不会傻到如此地步操作。

网易一方呢?它似乎也过了这点。8月8日它就公布了季报。于电商板块,它 强调了考拉供应链、仓储、物流、品牌、精细化运营尤其内容化矩阵等方面的努力。比之前几季显得详实,渲染着乐观,跟出售传闻有反差。不过,这似乎倒强化了融资动向。网易旗下一些板块到了关键变现周期,确实处于融资甚至IPO周期,而许多短板并非网易集团所能补好。

比如考拉是个投入较重的盘子,接下来,若独立布局,会更重,嫁接外部确实符合逻辑。阿里们当然有它需要的资源。

但于阿里而言,这似乎并非正面消息。如果渲染主动性,它反而会直接传递自身增长的压力。由于财报马上公布,这信号实在更像个负面指标。

这绝非否定阿里的一种潜在需求。考拉有入口价值,体验不错(网易的产品体验都不错),有一定的用户与数据规模,也有海外供应链与品牌商家资源,基础设施部分也在构建中。这似乎也能迎合阿里之前动向。

2018年进博会,逍遥子喊出未来5年进口2000亿美元商品的目标。随后没几天,天猫一分为三,天猫进出口事业部得以强化。

只是,跟天猫整体盘子比,考拉的盘子几乎可忽略不计。只算进口盘子,阿里未来5年2000亿美元的目标,考拉入局也算不上啥筹码。

而且,马云跟丁磊关系应该一般吧。阿里、网易两家公司表面不大撕,但过去多年实在谈不上融洽。就同版图亲疏关系而言,竞品拼多多可能比阿里沾光。外界都知道,丁磊跟黄铮关系不错,这里面有许多猜想空间。当然,在商言商,打破心理魔障的例子多多。

但还是要说,这传闻于阿里不是什么利好:它会留下外延因素刺激增长的痕迹。过去几季,一些指标不那么乐观。2019年以来,它的增长诉求又那么强烈。

此前逍遥子也说,不排除会有新的投资、并购。尽管在夸克看来,2B或更须强化,但就业务、资本市场成效来说,电商尤其2C领域还是最直接,最快能见效。

当然,我们这里是瞎猜测,短目得很。巨头的收购、投资案,我们很难看到种种好处。

不过,这里,我们更愿跳出传闻的真与假,将这个话题扯远一些。

就像文章开头所说,由于宏观形势并不那么乐观,未来一个周期,巨头的并购、重组、分拆、投资、整合、嫁接,可能会走向活跃。

否则,不要说业绩,想支撑股价都难啊。

美国科技股已有这类动向。IBM前段时间开始落实重大并购案。苹果也正在收购中。于这两个风格稳健的公司而言,其实比谷歌、亚马逊、微软们更能说明问题。

战略转型、升级及业务面是一部分。资本市场尤其市值恐怕也是考虑核心。毕竟,2009年7月以来,苹果市值涨了900%,亚马逊涨逾2000%,微软超过400%。小盘的Salesforce超过1400%,Netflix超过5000%,都挺吓人的。想继续维持股价,都不那么容易。

阿里股价经历着许多波动,近来表现更是如此。考虑到中短期还有诸多大事发生,此刻,想必它也不可能忽视资本市场的变化。

事实上,每当外部环境不明朗、增长面临压力的周期,都会发生类似一幕。

2013年-2018年,本地互联网企业也持续发生过诸多并购整合案。不过,整体侧重三个方面,一是强化移动端,二是延缓人口红利弱化压力,三是融合风向。

较早时,在为前领导秦朔的公号“秦朔朋友圈”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我曾分析了2014至2015年互联网业两年密集发生的重大并购案。结论是:

1、 它是移动互联网第一波热潮之后,流量经济达到一个瓶颈期、人口红利弱化的折射,诸多平台都通过资本并购,维持成长,提升营收规模;

2、 它也是互联网与实体经济各自步入瓶颈期、急需深度融合的信号。

而新一波密集并购案,至少有三点明显不同:

1、 它不是流量经济的概念,而是数据的魅力。流量与数据之间的差异就是,前者只是粗放的贩售,没有精细化的经营意识。从流量到数据的思维转换,标志着一个产业内在体质的变化。

2、 高度水平分工背景下诞生的各种垂直化平台,到了一个必须打破边界、依托整个生态拓展自身的周期。这意味着,整合案有市场自发的逻辑。

这是那个周期的判断。不过,两年多过去,我们认为,融合形态的“数字经济”理念已经确定,甚至已经确立为大国战略,接下来,巨头竞逐的动向,就深度与长远来说,2C的入口竞争当然还会细化、深化,融入许多富媒体的形势,但整体会让位于协同之下的2B的竞争,基础设施、平台经济、生态博弈或者联盟式的角逐更具看点。它决定了巨头的资源倾斜与聚焦的方向,那就是2C更像补充与优化,而2B则是驱动力转换。这也是它们重新讲述的故事。

当然,于整个行业来说,有许多并非那么功利的底层驱动力。这个阶段的技术变革要素,接下来似乎就会扮演这一角色。

比如,5G、AI、云计算、物联网之类,会产生不同以往的集成与协同。前者体现在微观面、后者是宏观面。

举例来说,5G时代的手机,形态与尺寸不会有变革,PCB变化有限,由于功能提升、元件集成数量持续增加,就决定着SOC化不停歇。可以判断,射频环节、射频与基带、数字与模拟,会因集成强化而出现上游持续整合动向。尤其射频与基带环节。

再展开一点。

夸克判断,各成一体的三星苹果华为(苹果并购英特尔基带中),高通联发科们,甚至德仪们都会有新的动作。当然,看似会被整合的环节,它们自身也会有逆向整合的动力,一是生存,二是市场竞争决定了它们也不可能被完全整合。

再如IC制造端,开放平台与IDM化的协同能力要求更高,封测变得比过去更重。这不仅是技术趋势,也是这个环节与日益走高的手机品牌集中度有关。尤其是三星、华为、苹果这种具有高度垂直能力的巨头,需要制造端服务匹配,并形成制衡力量。而材料设备企业、TSMC们,机会与挑战也都很大。它们的协同,会产生新的整合,尤其是材料与设备环节,因为近来区域市场不断出现“卡脖子”的危机,一定会有不同的动向。

2019年,宏观形势难见乐观。未来几季,可能会出现新的整合大案。参与者,会在整个ICT领域,包括互联网与传统CT的融合。一些看似不可动摇、坚若磐石的环节,都可能发生松动。

更广的协同,在于技术对于应用尤其行业应用、社会化应用的重构。行业智能是垂直方向的协同,横向的跨界协同,将体现在平台经济、区域经济的演进中。 我们预判,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跨界的合作,以及与之伴随的资本活动,会比过去更为壮观。

这里面当然有区域经济尤其大国博弈下的商业选择。但整体还是产业逻辑为主。前者加快了后者的演进。而这些,与上面提到的功利性的动作一起,会构成未来一个阶段活泼的氛围。确实,越是不明朗的周期,行业常常会经历一波真正的创新。在这种氛围中,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反而会回归到基本面,为长远而战。

想想2007年金融危机开始释放周期的亚马逊,AWS整体还只是一个大的计划。10年之后,它就成了一个巨大的事业。与之对标的阿里,2009年,金融危机仍在弥漫,阿里云刚从软件业务形态走出,云计算还像一种技术社区化服务,而今日的阿里云智能,已成中国数字经济的核心支撑要素之一。

此刻围绕阿里的消息,跟上面相比,相关性较弱,但在纷纭复杂的市场演进与竞争中,仍还是趋势变动的信号之一。想说,此刻恰恰是我们观察行业变化的最好时机,相比传闻诞生本身,传闻的真与假反而一点不重要,它甚至超过了阿里这类企业本身变化的价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