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到库尔勒的绿皮车上,最有爱的车厢,最快乐的三个小时

懒游的故事

发布时间:08-1617:30

接着分享我的新疆行。被吐鲁番的超高温“虐”了两天后,恋恋不舍地从吐鲁番北站坐火车到库尔勒,库尔勒停留两天后,要去本次的终极目的地——喀什。

买到一张吐鲁番到库尔勒的火车票,并不容易。吐鲁番有两个火车站,一个是距离市中心13公里的北站,一个是位于50公里以外大河镇的吐鲁番站。而吐鲁番北站到库尔勒只有一班到两班火车,车程3小时。为了买到吐鲁番北站到库尔勒的火车票,我提前一个月在铁路网站下了“候补单”,没想到一周后真的成交了。

这是吐鲁番北战晚上7时发车,10点多到库尔勒的绿皮火车。这趟列车的终点就是我心驰神往的喀什。

从买火车票的“艰辛”不难想见这趟列车的拥挤程度,好不容易挤到座位前,两位“占座”的朋友不情愿地让出了座位。

看着不得已起身的维族美女,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后来还是把座位和她分享了,全程中我们各坐了一半时间。我后半程一直是站着的,为啥?接着往下看。

我座位紧挨着补票柜台,自始至终,围满了旅客,都想补一张卧铺票。要知道,到终点喀什的时间是第二天的10点48分,要在无座状态下熬夜到终点,不可想象。

拥挤中,列车上的小车来回走一次,要“披荆斩棘”。这个画面中,出现了一位小美女,看到了吧?

小美女在卖萌。在新疆,有三步一个娜扎,五步一个迪丽热巴之说。在新疆,我一直想体验这种在维族人中间的奇妙感觉,画面中的老人一家人看起来像汉族,攀谈之下得知,他们竟是锡伯族,是中国六小民族之一。今天真有意外的惊喜,这就是旅行的魅力。

后面有点热闹,转身一看,一位画家正在给维族朋友进行素描,模特是一位维族妇女,静静地坐在那里。

画家用简单的线条,迅速勾勒出人物的轮廓,准确地抓住了人物的五官特征,很见功力。

十分钟后,大作告成。模特在素描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原来她叫米热尼沙,字迹看起来并不熟练。

画家也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把这张素描送给了模特。

看着周边的旅客都很感兴趣,米热尼沙大大方方地拿起了素描,微笑地让大家拍照。这一波操作让我很是惊讶,维族朋友的单纯善良感动了我。她们看你的时候,你会感受到眼神中的清澈和淡定。在新疆有个强烈的感受,那就是维族朋友特别会感受到你的善意和真诚,迅速和你拉近距离。

刚才的模特是小美女的妈妈,看到妈妈的素描,小美女坐不住了,娇滴滴地请画家给自己画上一幅。这小天使般的美颜,谁能拒绝呢!

小美女开心地拿着自己的素描,大方地让我们拍照。小女孩与妈妈舅舅和奶奶等一大群人出行,看到我们夸奖小女孩,都显得很开心,拿出手机让我们看小美女的跳舞视频。

小美女的表弟也想要画一张,所有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给我们可爱的画家露个脸吧。这是一位来自湖南的美术老师,独自带着13岁的女儿旅行,从吐鲁番到终点站喀什,问题是没有座位啊,晚上7点上车,近16个小时的车程,简直是煎熬。爸爸给女儿花10块钱买了一个“小马扎”,摆在我座位的前面。女儿很自立,爸爸素描的时候,就自己安静地画画,以后要接爸爸衣钵无疑了。

小帅哥得偿所愿,开心了。我最喜欢的是这张素描,歪着小脸,一脸的调皮跃然纸上。此时,我的目的地库尔勒就要到了,和小美女与她的一家道过别,和画家哥们加了微信,希望在接下来的旅行中有交集,再交流。

这是我在火车上度过的最快乐三小时,默默心疼无座而要熬过漫漫长夜的画家父女一分钟,期待接下来的旅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