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我领土,印度突然在克什米尔“掀桌子”目的何在

新民晚报

发布时间:08-1311:44

【新民晚报·新民网】目前来看,印度这一“掀桌子”的决定,最终会影响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穆斯林、藏传佛教信徒的生活。这无疑是新德里当局伪民主、真专制的明显表露。

文 | 海上客

这几天,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因宰牲节,放松了管制——民众可以上街买点过节必需品,也可以上自动取款机取些钱。然而此前,印度在克什米尔突然“掀桌子”,导致当地局势骤然紧张。未来,印控克什米尔局势是否生变,还很难说。此前,印度议会通过决议,废除所谓“查谟—克什米尔邦”特殊地位,并成立“查谟—克什米尔”和“拉达克”两个中央直辖区。在海叔看来,这不仅仅是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地区数十年来现状的举动,其更将所谓的新的中央直辖区的地图,画到了中印边界西段中国新疆的阿克赛钦等地,以及中国与巴基斯坦边界的部分地区。尽管莫迪政府此套“地图开疆”的行动在当世绝不可能得逞,但对于中国和巴基斯坦来说,防人之心不可无。

莫迪发布全国电视讲话

1

今年8月15日,是印度独立72周年的日子。选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前,印度总理莫迪在8月8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称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是一个“历史决定”。在海叔看来,这恰恰是莫迪第二任期之前预谋已久的一个行动。是一次彻头彻尾违反《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相关决议以及印巴之间协定的丑行,更违反了印度宪法自身的规定。就拿印度独立来说,其伴随着的也是英国殖民者离开南亚次大陆,印巴分治。在印巴分治之前,英国派在这里的末代总督蒙巴顿,对印度领导人尼赫鲁、巴基斯坦领导人真纳宣称,一些土邦可以自行选择加入印度联邦或者巴基斯坦。其中,查谟和克什米尔两个土邦出现这样的问题——两土邦的王公是印度教徒,但77%的人口为穆斯林。是加入以非穆斯林为主的印度联邦,还是加入穆斯林为主的巴基斯坦?两邦自行很难决断,印度和巴基斯坦则不惜兵戎相向。为此,1949年,经联合国斡旋,印巴停火,根据当时划定的停火线,克什米尔地区南部归印度管辖,北部归巴基斯坦管辖。尽管印度和巴基斯坦至今都认为自己拥有克什米尔主权,可具体如何达成最终的历史性协定,则遥遥无期。换句话说,克什米尔未来主权归谁,还没有定论,属于双方争议地区。如果双方都以1949年的停火线为界,则应该相安无事的。

蒙巴顿和印度领导人尼赫鲁、巴基斯坦领导人真纳在印度国内来说,其以纳入联邦宪法条款的形式确定——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享有高度自主权,包括可拥有自己的宪法与旗帜,以及在外交、国防、通信以外的其他事务的自主权。之后的补充条款更是允许该地区的立法机关自行认定“永久居民”,“永久居民”有权享有与入学、就业、购买不动产等有关的特殊福利。2

早在莫迪做全国电视讲话之前的8月6日,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就有记者提问称:“据报道,印度政府宣布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其中涉及中印边界西段领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答:“中方一直反对印方将中印边界西段的中方领土划入印行政管辖范围。这一立场是坚定、一贯的,从无任何改变。在海叔看来,这一点说明——印度不是从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地区现状开始,才将中方领土划入印度版图的。具体说,就是其不承认中国和巴基斯坦已确定的中、巴在新疆与克什米尔东北部的边界,不承认阿克赛钦地区属于中国。如今,在单方面改变现状的情况下,其将这些中国领土“地图开疆”划到了新的“中央直辖区”。理由则是以前英国殖民者约翰逊在地图上划过的一根线。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以阿克赛钦地区为例,该地是中国维吾尔族和柯尔克孜族人民世代生息活动的地方,地名本身就是维吾尔语“中国的白石滩”的意思,清楚地表明该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目前,就行政区划来说,其北部属于新疆和田县,南部属于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新藏公路在此穿过。中国的基础建设已经改变了此地区的面貌。此地属于毫无争议的中国领土。任印度如何百般挑事,这些地区都是属于中国的。这就像印度国内有一些人在想好事——感到1900年跟着英国主子参加八国联军进过北京,也就意淫着北京属于印度。这种想法,权当他痴人说梦即可。

莫迪推特截图

3

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争夺,导致印度想全面控制本是“自治邦”的两处地方。除了穆斯林以外,还将影响到另一些人。以拉达克地区为例,这里的居民大多信藏传佛教。在19世纪中前期,此地本是中国的藩属,其“上级领导”是西藏地方当局和清朝的驻藏大臣。直到19世纪40年代,克什米尔土邦吞并了拉达克地区。如今,只要看一看拉达克的首府列城的风貌,仍可以感受到藏文化的魅力。

列城提克西寺在海叔看来,中印边界谈判至今没有结果,拉达克到底算是怎么回事,特别是巴里加斯等处,未来如何解决,中印之间一百多年以来从未有过任何中央政府之间的条约规定。既然如此,印度政府就该谨言慎行,不该单方面改变现状。印度为何单方面改变现状呢?它无非梦想着修改当地自治邦宪法,使得印度本土人大量移民拉达克,最终蚕食、占有这一地区,将之“内附”于新德里。不过,目前来看,印度这一“掀桌子”的决定,最终会影响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穆斯林、藏传佛教信徒的生活。这无疑是新德里当局伪民主、真专制的明显表露。而对于中国来说,则必须严防在中印关系持续改善的情况下,印度侵犯我国领土主权的行为。毕竟,印度人此前用过此种伎俩——1988年,在拉吉夫·甘地访华前夕,印度曾将其控制下的我国藏南地区的一部分,“升格”为伪“阿鲁纳恰尔邦”,这种情形绝不能重现。另一方面,印度一直以来想升格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可在解决地区冲突和国家分歧的诸多问题上,其往往以非理性方式硬杠,想来终有吃苦头的一天。

(新民晚报海上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