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奇马”放弃台风常规路线,继续北上,专家表示:气候变化或让台风范围越来越“北”

文汇报

发布时间:08-1311:00

8月10日,第9号台风“利奇马”登陆浙江温岭,这是今年登陆我国的最强台风。

台风“踏足”之处不仅意味着大风天气,更带来多种灾害,浙江临海全市被淹,永嘉发生山体滑坡,人员伤亡......

与以往台风不同,此次台风生成的纬度较高,登陆地点不再“偏爱”华南地区,而是选择华东地区,而后一路向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呢?这是否会成为日后的常态?记者采访了业内专家,一探究竟。

八月海水不“太平”

台风是热带气旋的一种。因发生地理位置不同,热带气旋的名称不同,西北太平洋地区的热带气旋为“台风”,而大西洋和东北太平洋地区的热带气旋则依强度称为热带低气压、热带风暴或飓风。

与飓风类似,台风也在赤道附近的温暖海域上空产生,把大量的热带温热空气吹向两级。台风的强盛期一般出现在夏至或夏季开始后的两个月。

在我国,8月通常是生成台风最多的月份。仅8月上旬,第7号台风“韦帕”、第9号台风“利奇马”就相继登陆。

强热带气旋引人瞩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风力强劲,破坏力惊人。以飓风为例,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下属的大西洋海洋气象实验室(AOML)的统计显示,一次普通的飓风所产生的能量相当于一天世界总发电量的200倍。这样的能量足以给一座城市带来灾难。

及早预测台风成为人类减小灾害影响的重要方式。近年来,全球的气象专家通过计算机模型提高了预报水平,该模型包括各种物理过程和数据资料。此外,各种新型的、先进的数据收集方法也应用其中,包括数据收集浮标站、气象卫星、追踪器集中探测、沿海观测点和气象雷达等。

目前,预报中通常提示,台风将在某地到某地之间的海岸登陆。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丁一汇说,新技术多手段的融入大大提升了台风预测的准确率,但误差仍然存在。目前,中国预测预报台风的水平与国际大致相同,24小时内台风路径的平均误差为70公里左右。“台风路径预测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精准的水平,进一步提高路径预报精度可能比较困难。”

强度预测是难题

此次“利奇马”的登陆过程也受到外界关注,浙江省气象台早在8月5日就发布了“利奇马”的登陆信息,日本、菲律宾等周边国家也预测到“利奇马”的形成,但均未能预测到其强度如此之大。

丁一汇介绍,预测台风“来不来”,在哪登陆,移动路径如何已经不是重要的难题,预测台风的登陆强度日益成为世界难题。

台风是如何变强和减弱的呢?

通常,作为热带气旋,台风移动到较冷水域或陆地上空后会减弱,遭遇热带气流会加强。但是,如果台风持续在暖水区移动,由于遇热增温与水汽输入增加,对流系统强烈发展,台风强度会快速变强。这是台风预报的难点,也是未来台风预报的重大挑战之一。

丁一汇解释,台风强度首先受大气影响,大气中的温度、湿度、气压、风以及凝结过程中潜热的释放都与台风强度有重要关联。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大气诸要素的变化,均与海洋和陆地的变化密切相关。“台风强度并不是‘大气单方面说了算’,影响台风强度的因素很多,并且量化难度大,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成熟的台风强度预测模型。”

台风“北上”或成常态

尽管人类还未能做好预测强台风的准备,但未来一段时期内,或将有更多强台风出现。

“可以把台风想象成一台发动机,当全球变暖后,这台发动机的燃料增多效率增加,自然输出‘功率’就更大了。”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武亮说。

此外,他介绍,2018年为厄尔尼诺年。一般来说,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西北太平洋台风生成位置偏东,台风发展为强台风的可能性也会增大。

除了强度,“利奇马”另一备受关注的原因是登陆地点。肆虐江浙地区后,8月11日傍晚“利奇马”在山东省沿海地区再次登陆。这种“北上”的台风,与在广东、海南、台湾等地登陆的“南方台风”并不完全一样,发生概率较低。

丁一汇表示,整体来看,气候变化会对台风登陆地点北移造成一定影响,但就一次台风过程,比如“利奇马”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他强调,要判断台风强度的变化与气候变化是否有关,需要看数据质量、数据密度、数据来源和研究方法,并且需要长期观测。从气候变化对未来台风发生位置的趋势讲,“北上”台风的发生数量将会增加。

从全球来看,也呈现出台风、飓风等热带气旋向极地推进的趋势。武亮介绍,具体表现为南半球的台风向南极推进,北半球的台风向北极推进。接下来,我国的北方沿海地区或将成为台风的“首选”登陆地。

>>>链接:

扒一扒那些年北上台风中的“狠角色”

再三登陆的“格罗里亚”

1949年7月24日22时,“格罗里亚”在浙江舟山普陀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速为40米/秒。

登陆后“格罗里亚”转向西北偏北方向移动,穿过杭州湾,于25日04-05时在上海金山至浙江平湖沿海再次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速仍有40米/秒。

此后“格罗里亚”继续北上,于26日13-14时在山东乳山沿海第三次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速为30米/秒。

“格罗里亚”的一个特点是造成的灾害重,影响范围广——“格罗里亚”影响上海期间,正值农历三十天文大潮,出现罕见的强风暴潮,吴淞站实测潮位5.18米,水位增高1.2米,黄浦公园站水位也增高了1米以上。进入江苏后,又致使长江江水怒涨,海潮汹涌而至,江海堤岸多处决口;而在离开江苏进入黄海后,“格罗里亚”再次登陆山东乳山,山东、辽宁两地遭受重创,大连城区狂风暴雨大作,观测到的阵风达12级,大部分地区断电,河水出槽、海水上涨。此外,“格罗里亚”在登陆浙江舟山普陀和上海前后,还给浙江东北部及沿海地区带来重创。

移速快、云区范围大的“米雷”

台风“米雷”于2011年6月26日21时10分在山东省荣成市成山镇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9级。27日07时10分在朝鲜南浦市和黄海南道交界处沿海再次登陆。该台风影响范围包括我国台湾、浙江、山东、辽宁及韩国等地,造成的经济损失十分巨大。

“米雷”具有云区范围大、影响区域广,移动速度快、强度变化小,登陆时间早等特点。在“米雷”影响我国的短短几天时间里,它沿我国东部沿海北上,庞大的云系给我国东部沿海城市及附近洋面带来大风和强降雨天气。

路径影响范围极广的“布拉万”

2012年8月20日14时,第15号台风“布拉万”在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而后走“海路”北上,并逐渐成长为超强台风。

8月28日,“布拉万”15时15分前后在朝鲜西南(黄海南道)沿海登陆。22时50分前后,它在朝鲜西北部的平安北道南部沿海再次登陆。

该台风路径影响范围极广,路径异常,尤其对我国北方内陆城市带来严重灾害。“布拉万”与台风“天秤”形成双台风,给中国东北部地区、朝鲜、韩国等地带来了大规模强降雨及大风天气。

雨强、影响范围广的“麦德姆”

2014年7月23日0时15分前后,“麦德姆”(强台风级)的中心在台湾省台东县长滨乡沿海登陆;15时30分前后在福建省福清市高山镇沿海再次登陆;25日,“麦德姆”(热带风暴级)的中心于17时10分在山东省荣成市虎山镇沿海第三次登陆。

“麦德姆”有三大特点——一是台风云系与西南季风结合,降雨强度大。2014年7月22日0时到23日12时,台湾大部出现大到暴雨,部分地区出现大暴雨到特大暴雨,台湾东部局部地区降水量达500毫米以上,花莲慈恩的降水量达598毫米。二是台风的强度减弱慢。“麦德姆”在登陆福建后深入内陆,强度缓慢减弱,陆上维持时间较长,较为少见。三是台风登陆北上,与冷空气结合,影响范围广。7月23日至27日,中国东部(台湾、福建、浙江、江西、江苏、上海、安徽、湖北、湖南、河南、山东、河北、天津、辽宁、吉林)出现明显的风雨天气过程。

截至7月27日9时,受“麦德姆”影响,辽宁、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广东8省185个县(市、区)254.3万人受灾,13人死亡,28.9万人紧急转移安置,3.7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直接经济损失33.7亿元。

陆上长时间“待机”的“摩羯”

2018年8月12日23时35分前后,“摩羯”的中心在浙江温岭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0级(28米/秒,强热带风暴级)。

虽然“摩羯”登陆时强度一般,但它以登陆后的“长时间待机”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摩羯”登陆后,一路向西北深入内陆,影响安徽、江苏、山东、河南、河北、辽宁等省份。

“摩羯”登陆后深入内陆,给多地带来强降雨。其中,山东全省普遍出现降雨,潍坊、济宁、菏泽、泰安、枣庄、聊城6市13个县(市、区)的40个乡镇(街道)不同程度受灾。浙江椒江支流朱溪、杭嘉湖河网区、江苏洪泽湖水系濉河、辽东半岛大洋河、碧流河等9条中小河流发生超警洪水。

雨量之王“温比亚”

“温比亚”于2018年8月17日04时05分在上海浦东新区南部沿海登陆,在陆地停留时间达3天之久。

受其影响,浙江、上海、江苏、安徽、湖北、河南、山东、辽宁等省(直辖市)遭遇强降雨。尤其是它在河南省境内减速、停滞、转弯的过程中,给河南多地带来特大暴雨。此外,江苏、安徽、山东、辽宁等多地也先后出现破极值暴雨。

登陆后,“温比亚”与西风带系统的结合和良好的季风水汽输送使其成为当年登陆华东地区台风中的“雨量之王”。

观测资料显示——江苏省累计降水量超过250毫米的站点有47个;安徽省7.14万平方公里降雨量超过100毫米,占全省面积的51.2%,其中17个站累计雨量超过400毫米;河南省8站日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3站累计降水量超过500毫米,城市内涝严重;山东创下该省1951年以来过程降水量历史最高纪录,全省平均降水量达132.4毫米;辽宁22站累计降水量超过250毫米,大连地区有4个国家气象观测站日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

编辑:金婉霞 陈孙杰(实习生)

责任编辑:顾军

来源:中国科学报、新华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