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23年做了一个产品,550万儿童被贩卖,美国却能找回98%!

金错刀

发布时间:07-2114:33

文/金错刀频道 张一弛

当人们提起儿童失踪时,我们的国家没有一个人不记得安珀·海格曼。

——Lt. Mike Hollier

“爸爸,我回不来了。”

这是9岁的杭州女孩章子欣在失踪前跟父亲发的最后一句话。

7月4日,住在章子欣家中俩租客,以带女孩去上海参加婚礼做花童为由诱骗了女孩的爷爷奶奶,带走了章子欣。8日凌晨,两租客在宁波自杀身亡,女孩下落不明。

5天之后,在象山松兰山景区一片海里,发现了失踪女孩章子欣的遗体。

女孩父亲与租客的聊天记录

整个7月最让人悲伤、愤怒和震惊的故事,已经在新的事件下被冲淡。

但昨天,刀哥收到这样的一条留言:希望章子欣的悲剧不再重演,希望中国早日诞生“章子欣 Alert”。

这让刀哥想到了美国最强悍的安珀警报系统——Amber Alert

一个美国23年一直在做的事情,一个将这个国家失踪儿童被找回的比例拉升到98%的有意义、有价值观的伟大产品。

这个周末,我们来聊聊失踪儿童们的另一种结局。

1

20年,8000个嫌疑人,

至今却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1996年的美国德州。

刚满9岁的女孩安珀,在家附近骑自行车时被人诱拐后抢走。

她的邻居听到一声尖叫,追出来时已经看到安珀被人从自行车拽下来,拖进车里,扬长而去。

后来,警方也出动了大量警力,但一切还是太晚了,四天后,一位正在遛狗的男子在沟渠里发现了安珀的尸体。

但另一个非常残酷的真相是,20年过去了,警方至少排查了8000个嫌疑人,至今却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

直到今天,警方依然每年收到十多个嫌疑犯的举报,仍然在积极的调查这个案件。

安珀的母亲摸着女儿的照片说,“就算过了20年,我也绝不会放弃。总有一天罪犯会被抓到。”

这对坚强的父母,在自己的悲痛欲绝中,想到的还是怎样能帮助建立有效的机制,预防这样的悲剧在别的家庭身上发生。

他们成立了反儿童性侵的公益组织,四处收集签名,呼吁对保护儿童更为严格的立法。

光天化日,在家门口直接被掳走——这种粗暴、令人发指的事件的发生,开始让许多民众提出质疑:

孩子失踪后,警方为何不在第一时间与媒体联动,像发布飓风警报那样,发布失踪儿童警报呢?

他们要求当地广播电台比照着天气预报,以同样的频率和力度不间断播出失踪儿童的新闻。

终于,1996年7月,安珀警报正式开始运作——当地广播在类似情况发生时,立刻暂停节目,播放紧急通知。

越来越多地方的广播台电视台加入其中,开始广播安珀警报。

很快,安珀警报解救下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叫Rae-Leigh Bradbury的女孩。

她才8岁的时候,有精神疾病的保姆挟持走了她。安珀警报真的没有再让悲剧重演——在警报响起的90分钟内,失踪女孩就被发现并解救。

姑娘长大后,就成为了安珀警报的大使。

她出席了布什总统签署安珀警报立法的典礼,并开始在各个渠道不遗余力的为安珀发声。

最终,只有敌人入侵才能拉动的国家警报系统也接受了安珀警报作为其中一员。

1998年,这个发自于地方性的组织,终于发展成了全国性的庞大的网络,并最终立法。

2

强制植入,半夜尖叫,

却能救上千儿童的命

如果你看到这里,还不清楚安珀警戒系统具体是什么。

那不妨让刀哥再给它下个定义:

一旦有儿童失踪,经过警方认定,就可利用美国“紧急警报系统”(EAS),通过一切可实现的途径,向全国发布失踪儿童信息的庞大系统。

1. 强制植入:随时随地,无处不在

安珀系统有着不可撼动的强制力,对手机运营商来说,推送安珀警戒信息是法律义务。

美国亲历过安珀警报的人回忆:

这条短信会直接显示在屏幕的正中位置,五分钟里连续跳出两次,而且每一次都伴有短促而尖锐的蜂鸣声。

短信的内容非常简单:“加州洛杉矶安珀警报:车牌号7XWL023,一辆2014年的黑色丰田凯美瑞”。

这是一条非常典型的安珀警报,短小但醒目,提示所有短信接收者最核心的信息。

警报触发时,无论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只要你所在地区有孩子失踪,这个系统会强制信息无时无刻的出现在你眼前。

开车时,高速公路指示牌能看到——

逛街时,城市大屏能看到——

看电视时,当地媒体轮番播报——

赶飞机时没时间看手机,没关系,还有机场指示牌——

这些简短的内容,像代码一样包含着所有最重要的信息量,目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告知公众,发挥公众的力量,提高孩子获救和生还的几率。

2. 准确性:明确的发布机制

不过,用着用着,问题就来了。

警方发现,每年200多起安珀警报中,有一半是“家庭绑架”,即婚姻双方有一方不给另外一方探视权,还有十分之一是虚假警报。

为了避免发出错误警报而让这个系统被当作“狼来了”而被忽略,发布警戒的标准相当严格。

美国的每一个州或郡都有自己的安珀警戒发布标准。美国司法部发行了以下的“指引”,设定了明确的发布机制:

1.司法机构必须确认绑架实际发生;2.儿童必须有受到重伤或死亡的危险;3.必须要有被绑架儿童、绑架嫌犯、或绑架嫌犯的车辆详细描述资料来发布警报;4.被绑架者必须是17岁以下(包含17岁)的儿童

3. 伴随着科技,不断迭代

最重要的一点是,安珀警报诞生23年来,一直随着科技的发展不断迭代。

2012年谷歌地图加入安珀警报系统,用户在使用地图时如果搜索区域有失踪儿童,谷歌地图会做出安珀警报提醒。

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也加入了安珀警报。

叫车软件Uber在2015年10月13日宣布启用安珀警报系统。

安珀警报覆盖之广让人震撼。通过一系列几乎无死角的信息覆盖,使得失踪儿童找回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截止到2016年,美国共有868名儿童,通过这个系统成功获救。

如今,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英国、法国、荷兰 、爱尔兰 、马来西亚,德国,希腊,意大利......也都建立了联动发布系统。

3

中国安珀警戒为何做不起来?

我知道,肯定有人跟刀哥一样好奇——

为什么中国没有像安珀警戒一样的产品诞生?

中国并不是没有,但一开始效果真的很差:

比如,2011年,微博兴起“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活动,一年后,公安部治安管理局通过微博证实,“自该活动开展以来,被拍者基本没有被拐儿童”。

甚至深陷在,这种活动是否涉嫌侵犯被拍者相关权益,这样的争论里。

2015年年底,同样被冠以“中国版安珀警报”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微信版上线不久,便因存在“收集微信用户隐私”之嫌即被腾讯临时叫停。

有些寻人启事上留的电话甚至是欺诈号码。

目前我们的科技发展水平毫不逊色,但是这样有价值观的产品却迟迟无法推行,第一,是因为制度和法律的缺失。

比如,中国建立全面、系统的安珀警报,必须打通电信运营商和网络服务提供商,同时,对此系统可能出现的个人隐私泄露风险、都需要明确详尽的法律法规做支撑。

第二,是因为意识的缺失。

2016年5月,阿里巴巴和公安部发布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

一年之后,发布的1317条失踪儿童信息里,找回1274人,找回率为96.74%。

可惜的是,根据阿里巴巴相关数据,80%以上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团圆系统”的存在。

甚至还停留在非常原始的方式上,一次又一次错过了救援的黄金时机。

而安珀系统不断跟所有人强化着全民参与的意识。

在一个报道中,一位母亲在收到安珀警报之后,一直坐在窗前5个小时,留意来往的嫌疑车辆。正是民众热心的参与让大多数失踪儿童重新回到父母身边。

在小女孩安珀失踪案的20年纪念日上,发言人Lt. Mike Hollier说的话令印象深刻。他说:

这20年里,那些处理安珀案件的人,有的去世了,有的退休了。但如今,当人们提起儿童失踪时,我们的国家没有一个人不记得安珀·海格曼。我们相信总有一天,那个作恶的人会被抓住,我们也相信因为安珀,还有越来越多失踪的孩子回到父母的身边。

结语:

英国反奴役儿童慈善机构(ECPAT UK)的调查证实,全世界每年会有550万儿童被贩卖,市场估值每年超过120亿美元。

儿童拐卖,已经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犯罪行业之一,仅次于毒品交易。

中国每年有20万的儿童失踪,但能找回的概率极低。

但目前,中国儿童失踪的数据非常缺乏,我们只知道,许多花一样美好的孩子每天以一个未知的数字消失,他们的结果可能是下落不明、被拐卖、被杀害、被淹死...

放开孩子的手很容易,一旦他们消失了,再想牵起就很难了。

不要等待英雄,

在一个伟大而有价值观的产品里,

我们每个人,

都可以是别人的英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