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患重症生母拿出5千元后走人,后妈舍命照顾:她喊我妈妈

黑土影像

发布时间:07-2110:48

2019年7月15日,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里,13岁的郭懿萱坐在病床上看着“继母”姜丽霞蹲在地上给她洗脚,内心五味杂陈既欢喜又难过。去年的8月27日,她被查出恶性横纹肌肉瘤后,继母几乎日夜不分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照顾。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在她刚确诊时候来看过她,给了5000块钱,而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连电话信息都没有一个。看着给她擦脚的继母,郭懿萱忍不住的叫了声:妈妈,我爱你,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说完郭懿萱和继母姜丽霞同时相视而笑。

“我的傻孩子,妈妈不累,有你这么懂事的女儿,妈妈永远都不嫌累。”姜丽霞说完,轻轻地拥抱了女儿一下。姜丽霞心里明白,女儿郭懿萱是真的从内心深处把她当作了妈妈。“萱萱真的很懂事,每次和我说话都是先叫妈,我真的打心里心疼孩子,这么懂事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患上这么严重的病。”姜丽霞边说边流泪。据了解,因为她自己本身身体状况不好,照顾懿萱熬夜劳累多次晕倒被医生抢救,很多病友都开玩笑的说她是拿生命在照顾懿萱,这也让懿萱更加珍惜爱她。

今年44岁的姜丽霞是一位离异的母亲,离婚后和女儿相依为命。去年二月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样离异的郭志清,相似的遭遇让两人感到同病相怜,两人决定组成新的家庭。郭志清的女儿郭懿萱今年13岁,母亲在她3岁的时候,和父亲郭志清协议离婚了。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母爱的她,面对突如其来的继母姜丽霞感到莫名的恐惧,总是避之不及,而姜丽霞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快,她明白孩子童年缺失母爱,她只有加倍的去弥补。

“孩子刚开始看都不愿意看我,我说话她也不听,到吃饭时间一个人端着碗就走了,我就试着上前跟她说话,买点她爱吃的东西,慢慢地她终于卸下了防备心理愿意和我说话,没想到我们的关系刚刚缓和一点,孩子就出事了。”去年的8月20日,姜丽霞突然发现女儿郭懿萱的脖子位置有个包块,就急忙带女儿到医院检查,最终在吉大第一医院确诊为:恶性横纹肌肉瘤。这个消息对这个重组的家庭来说简直是灾难性的。

孩子生病后花费比较大,我在工地上打工挣钱,基本上都是她在照顾孩子,孩子亲妈就来看过一次,拿了5千元,然后就没问过孩子。”郭志清说,女儿郭懿萱确诊半月后,前妻从老家来到医院看女儿,在病房陪伴了女儿不到两个小时留下5千元就走了,从此以后基本上不闻不问,连电话和信息都很少有。“有时候女儿躺在床上会偷偷的独自哭泣,后来才知道她觉得她继母比她亲妈对她都好,心里难过,现在基本上都不提她亲妈。”郭志清说。

原本性格开朗的郭懿萱也因为生病变得沉默寡言,她原本是个喜欢照相的女孩儿,做完第一次化疗后,头发大把大把往下掉,后来她就提出要剃光头发,从此以后别说照相镜子都没照过。姜丽霞为了能缓解郭懿萱压抑的情绪,给她多一些陪伴,就辞去了工作,每天给她做饭、喂饭、擦身体,坚持了一天又一天,这一切都被小懿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懂事的她终于被眼前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打动了,瞬间湿了眼眶。“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妈,我的病要是好了,长大一定要好好的孝顺妈妈和爸爸。”郭懿萱说。

小懿萱进入化疗期后,每次上疗五天,每天6个小时,每次都呕吐不止,非常难受,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姜丽霞就开导她:有了抵抗力病才能好得快,才能早点回去上学。小懿萱听着,眼泪汪汪的点点头。“孩子在学校的成绩特别好,每次都是班级前几名,住院期间也一心想着上学,没事的时候就是看书,连护士姐姐们都夸孩子。每次病痛的时候,就练字帖来分散注意力。”姜丽霞说。

“孩子每天都说妈妈谢谢你,你就是我的恩人,每次听到这话,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流。我的亲戚朋友们都劝我走,说我们刚结婚半年,也没啥感情,趁着现在离婚以免日后更多的事情等着我来填补。但是做人没有那么做的,我自己也是有孩子的,我也是当妈妈的人,即便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孩子叫我一声妈,我就要负起当妈的责任。再穷,也得有做人的底线啊。”早已把郭懿萱当成自己孩子的姜丽霞说。

郭懿萱目前在吉大第一医院已经顺利化疗了7个疗程,医生介绍说这个病需要做17个疗程,加上手术、放疗,保守估计郭懿萱后期的治疗费最少还要40万左右。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花了将近30万。郭志清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实在借不出来钱了,郭志清现在每天在医院附近的工地上打工挣钱。目前,仅靠郭志清每月打工挣的4千多元来维持女儿的治疗,远远不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