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青桔围攻摩拜,王兴不抵抗?

创业邦传媒

发布时间:07-1911:49

作者:圈圈

栏目编辑:尹茗

这个七月,广州街头的共享单车又噪了起来,哈啰的蓝单车与青桔的绿单车将摩拜橙包围,大有三国决战之势。

不久前,广州市公示了共享单车运营商招标情况,仅摩拜、哈啰与青桔三家中标,分别获得18万辆、12万辆、10万辆的中心城区投放配额,使用期限截至2022年6月30日。

回顾共享单车发展史,2015年为风靡元年,ofo、摩拜上线,资本拉开血战序幕;2017年为混战之年,小鸣、酷骑、小蓝等数十家单车平台起又落;2018年之后,摩拜被美团收购,ofo陷入资金困境,哈啰逆袭,滴滴青桔入局,混沌中的新战局却渐次打开。

背景:限投令下

在资本助燃之下,前期为获得市场领先地位,摩拜ofo等旧平台都出现过度投放,导致地方单车围城的无序局面。2017年以来,包括广州、上海、深圳、北京、杭州、福州、南京、郑州在内的一二线城市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政策暂停新车投放,给共享单车的发展踩了“急刹车”。

今年以来,各地“禁令”稍有松口,变成了限制无序和超量投放。

广州明确采取城市单车运营招投标制,限制运营单位数量与单车投放总量,未能中标的企业将被禁止在区域内新增投放。

深圳则在7月16日正式发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信用信息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运营不规范的、违反押金退还要求的、违反回收要求的,都会被列入“失信名单”,一旦进入黑名单,就不准再投新车。去年,滴滴青桔单车就曾因无备案违规投放而被深圳市交委叫停。

7月11日,郑州市城管局通报今年第二季度共享单车运营服务管理情况,综合成绩由高到低依次是青桔72.9分,摩拜65.9分,哈啰62.2分(ofo未参与评比)。根据通报排名末位的哈啰需核减5000辆单车。

地方政策的调整,意味着对共享单车运营的管理要求更加严格,平台必需采取精细化运营以规避监管风险,并在此高压之下争得生存空间。另一方面,各方标准的出台,对于市场有一定的规范,无形中也提高了竞争的门槛。广州本轮竞标中,ofo就因押金问题落选,这意味着它将不得不退出这个重点一线城市。

战局:二攻一守

创办之初便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布局,对于摩拜而言,广州市场早已是老地盘,是明显的守方。7月投放开始,新市场入侵者青桔单车和哈啰单车来势凶猛,青桔推出30天免费,哈啰推出7天免费。

摩拜呢?目前来看价格与优惠维持原状,尚没有出新招。

投放上,青桔单车和哈啰单车采取贴身肉搏策略,市中心有摩拜的地方,总是排着更多的青桔和哈啰。

据广州用户体验反映,青桔与哈啰的单车颜色炫,车身比较轻便,且投放的都是新车,骑行轻松。而摩拜因时间原因,旧车难免有脏污,稍有影响体验。

押金问题是ofo等陷入败局的掣肘,监管机构一度呼吁停止收押金,用户层面容易因押金难退而止步。对此,哈啰单车采用信用免押金策略,芝麻信用分650以上即可;青桔单车采取的是微信实名认证免押;摩拜则是实名认证可免押。

目前看来,摩拜在市场中处于被动挑战的地位,新来者在获取新用户上更为得力,而随着饱和度的增加,后续三者将形成一个相对平衡的态势。

地位:沦为线下引流工具

青桔单车与哈啰单车均没有单独的APP,用户在单车上扫码之后,直接跳转进入到滴滴平台与哈啰平台。摩拜依然保留了单独APP的运营,美团只是在一个二级页面上给它留了一个小位子。昔日被追捧的共享单车,只是各平台出行方案之一,并沦为线下流量入口。

根据2019年3月交通运输部公开的数据,我国共享单车日均使用量达1000万人次。

从现实意义上来看,逐渐饱和的投放量,是共享单车流量增长天然的天花板,而通过精细化运营,则能够带来倍数级的增长。

所以,王兴与程维们需要考量的问题无非是:单车换流量,究竟值不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