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相片 木制相机 这座老照相馆承载了合肥市民的记忆

手机中国网

发布时间:07-1819:54

我家,是小家,也是大家。70年风风雨雨的相守传承,小家的变化见证着国家的发展。

在新中国迎来70华诞之际,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开设“我家70年”专栏,以老百姓的独特视角,讲述70年来发生在家庭里的特色故事,以“小”家看“大”家,从细微处展现安徽社会经济70年来波澜壮阔、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先东风照相馆的门头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照相机、墙上挂着各个时期的黑白历史相片、刻在花岗岩浮雕上的门头字样……,在老合肥心里,原先位于长江中路原省委对面的东风照相馆不光是一个照相的地方,更是承载了他们对过去的记忆与情怀,多少市民的第一张工作照,第一张全家福,第一张结婚照都是在这里照出的。

时光荏苒,如今的东风照相馆已经搬到了长江路背面的一排门面房里,那台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相机也已经足足“服役”了六十年,仍然与老板黄孝冬一起,坚守着这个老字号照相馆。虽然早已进入了数码时代,数码相机和手机拍照越来越成为更多人的选择,但是仍然有不少居民宁愿穿越城区赶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和老板聊几句,寻找那些熟悉的味道。而在黄孝冬的镜头里,也记载了合肥这六七十年来的巨大变化。

蓝色橱窗是照相馆的标志之一

半个世纪前 照相对常人来说是个“奢侈品”

7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东风照相馆,这时的顾客还不算多,黄孝冬正站在门口和街坊邻居聊天。听了来意,他热情地招呼记者进去坐下,随着话匣子的打开,老人的回忆也追溯到了六十年前。

1958年,随着全国公私合营的浪潮,合肥的服务行业也进行了合并,从这年开始,东风照相馆开始对市民开放营业,而在此之前,这里还只是一个服务于省委的内部照相机构。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黄孝冬如数家珍。在那个年代,拍一张相片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只有家境还不错的人家,才会在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人过生日、结婚这样的大日子里,来照相馆照一张相。“每到过年来照相的人最多,每天能有百把人,挨个排队取号等着叫号。我们从大年初一就要开始忙,连忙三四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八十年代一对新人在照相馆里拍婚纱照

一直到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这段时间是东风照相馆最为风光的时期,五角钱一张照片,对很多家庭来说,仍然是一件“奢侈品”。照相要排队,有时候还要找关系,要是谁能认识一名照相师,在朋友眼里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黄孝冬告诉记者,那时候物资紧缺,合肥人大多数都是穿着土布做的褂子和裤子,大部分人衣服上都带着补丁,尤其是屁股和膝盖这两处,最容易磨破,所以经常能看到补丁摞补丁,密密麻麻的针脚一圈又一圈,男女在衣着上差异不大,颜色大多数以黑色和蓝色为主。

烫波浪头已经在八十年代已经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

改革开放后合肥人变得越来越“潮”

在六七十年代,东风照相馆曾经在墙上挂出了明文规定,不准奇装异服,不准浓妆艳抹,不准烫头发,只能穿一种颜色。

但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东风照相馆内部的布景慢慢发生了变化,单一的背景布变成了水彩粉手绘的巨型背景,这在当时的合肥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逍遥津小桥流水,还是欧式吊灯钢琴,都受到当时的合肥人欢迎。很多老合肥应该还记得,照相馆里摆放了一匹大马,是很多孩子前来拍生日照必选的道具。

虽然布景从单调的黑白变成了彩色,但在八十年代前还只有黑白相片,要想有彩照,全得靠人工后期着色,完全就是看摄影师对色彩的理解和把握,一直到了1984年底,合肥市的照相馆开始试点彩色胶卷。

“那可是个稀罕物”,黄孝冬说,东风照相馆在合肥市第一个试点彩色胶卷,他们当时拿到的是一卷富士胶卷,一群人都没用过,围着相机讨论来讨论去。当第一张彩色相片被冲洗出来后,大家都赞不绝口,“可以很准确地还原了拍摄对象的色彩。”

伴随着改革的春风从沿海吹到内地,合肥人的审美也在逐步发生变化。烫大波浪头,连衣裙,遮阳帽,蝴蝶结,都些是女孩子们的心头好,男孩子穿起了喇叭裤,带着“蛤蟆镜”,。衣服的材质变得丰富起来,纯棉的细布慢慢取代了老式的粗布褂子,“的确良”则成了众人眼里的稀罕物。“那时候如果能穿一身的确良的上衣和裤子,我们俗称是‘上的下的’,说明这户人家条件绝对不差。”而在服装色彩上也不再是一水的蓝色黑色,白色、红色、粉色,街头的颜色开始绚丽多彩。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位姑娘在照相馆里拍的肖像照,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审美潮流

在照相馆的墙上,记者看到两张八十年代女孩子的肖像照,其中一张女孩子带着遮阳帽,配搭了浅绿色的衣领,螓首半低,笑靥如花,美丽而时尚。黄孝冬说,这个姑娘当时来拍照的时候才20多岁,如今已经五十多了,这三十年来她一直来这里拍照。

到了九十年代后,随着资讯传播越来越发达,合肥市民的衣着审美开始紧随一线城市,大城市有什么最新的穿衣潮流,合肥人也能紧跟其后,这些都在黄孝冬的镜头里一一体现了出来。

60岁的老相机受到不少市民的追捧

2006年,东风照相馆改制为私营企业,黄孝冬将其承包下来;2007年,照相馆引入了数码相机;2008年,因长江路拓宽重建,原来路两边的很多老建筑都被拆除,这其中就包括东风照相馆。原先花岗岩的门头和标志性的蓝色橱窗都不见了,店面也搬到了长江路背面的一排门面房里,但是黄孝冬仍然坚持将这个照相馆开下去。

黄孝冬正在用老式的海鸥相机给一名顾客拍照

在照相馆里,记者看到了那台颇有传奇色彩的海鸥木质相机,别看机子已经有足足60岁的“高龄”了,但仍在坚持为顾客服务,“全合肥市还能正常使用的大概也就是这一台了”,黄孝冬说。

这台充满了复古和怀旧气息的木质相机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拍照。“很多人在网上查找拍摄黑白照片的地方,通过电话找到我们。”黄孝冬印象里最深刻的是一位70多岁的退休老人,从网上看到东风照相馆可以拍摄这种黑白照片,晚上专程打车到店里,请求拍一张黑白照片。这一拍就有好几年的历史了,每到生日那天,这位老人都会专程来拍一张黑白照片留念。

在数码时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迷恋这台老式相机,黄孝冬认为,首先这台相机照出来的相片很“纯粹”,相片黑得纯粹,白得也纯粹,这种色彩感觉是数码相机所不具备的。另外一点可能就是这台相机契合了各个年龄阶层市民的心理,老年人在这台相机里看到了自己的年轻岁月,而年轻人则是觉得新奇,复古也是一种时尚。

除了这台海鸥相机,黄孝冬还有一个冲洗相片的暗房,这和满墙的黑白历史照片一起,构成了这个照相馆最独特的风景。

时代在变 老照相馆的温情不变

“黄老板,帮我把这些相片洗一下”。在交谈中,一对老夫妇来到店里找黄孝冬冲洗照片。老先生今年八十多岁,是这家照相馆的熟客了,“生日照,全家福,我家里很多照片都是在这里照的”。老两口喜欢游山玩水,四处拍照留影,和年轻人在电脑看数码相片不一样,老人喜欢把相片冲洗出来放在相册里,没事翻一翻,摩挲一番,与身边人回味一下过往的经历,每次游玩回来,老人都要来到东风照相馆找黄孝冬帮他处理图片和冲洗。

“老人家,天热,有空再来取相片,别急着来。”柜台前,照相馆师傅热情地招呼着这位老先生。虽然照相馆由国营改成了私营,但是这家照相馆的温情服务一直没变,他们为腿脚不便的老人提供上门拍照服务。“经常有人打电话,说老人身体不好,不方便出门,我们就到家里去拍。”黄孝冬说。

虽然时代在飞速发展,合肥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但是黄孝冬希望自己能和那台海鸥相机一起,将这个承载了几代合肥人记忆的照相馆继续坚守下去。(部分历史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苏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