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终于上市,能否告别裸泳?

蓝媒汇

发布时间:07-1722:17

作者|叶二 来源|蓝媒汇

7月16日起,旭旭宝宝的直播间挂上了“停播几天出远门,找时间手机开播哈哈”的标题;PDD的直播间亦标注了“参加斗鱼官方活动,等我归来”的通告;数天前的YYF在一次直播间隙,通过鱼吧向小僵尸们说他等会要去买套西服……

今晚,上述三人等,作为斗鱼平台上头部主播,将与斗鱼CEO陈少杰等高管一起出现在斗鱼于纳斯达克的敲钟现场。

据了解,斗鱼上市发行价11.5美元,上市前估值约37.2亿美元。

敲完钟后,斗鱼终于完成上市。而在这背后,游戏直播的风口早已接近落幕。

艰难上市

斗鱼ID为“飞机舒克233”的鱼吧中,此前陆续有斗鱼用户跑去发帖喊话:

“该上市了,陈总。再不上市就晚了,目前消费群体的可选择性多,斗鱼正在逐渐走向边际,将来更是如此,尽早上市。”

“飞机舒克233”,普遍被斗鱼用户视为斗鱼CEO陈少杰的斗鱼ID、马甲,后者时常以“飞机舒克233”的身份游走于斗鱼多个头部直播间,刷礼物,刷弹幕,并参与互动。

用户在催促的同时,陈少杰也没少努力。

事实上,近一两年来,斗鱼一直在谋求上市,尤其是在与虎牙竞争“游戏直播上市第一股”落败后,更是加快了步伐。

不过一方面由于外部资本环境的波动,另一方面由于斗鱼平台本身遭遇了不少头部主播内容上的争议,比如曾经的斗鱼一哥卢本伟,以及斗鱼一姐陈一发等头部主播都因为不良言论、行为遭致封杀,种种原因叠加下,导致斗鱼的上市进程一路坎坷。

据了解早在去年1月,就有传言称斗鱼要上市,彼时选择的是港股。后在当年7月,市场上又再度传来消息,斗鱼计划在美股进行IPO,以筹集6亿至7亿美元资金。彼时还有投资机构明确表示,2018年第三季度斗鱼就将上市,但最终都没能成行。

今年年初,市场上又再次传出斗鱼秘密申请在美国IPO,预计最快二季度上市的消息。且在3月份的一天,旭旭宝宝在直播间透露,斗鱼高层已经跟他打过招呼,让他提前把赴美签证办好,敲钟时会带上他一起。

一个月后斗鱼在美递交招股书,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交易代码为“DOYU”,计划是在5月16日上市。看上去已然板上钉钉,结果用户们以及主播们谁也没想到,仍然还是搁浅了。

一拖就是两个月,彼时有市场消息认为,斗鱼之所以打破原有计划,延后上市或是觉得今年资本大环境不好,给出的估值不高。

一路坎坷上市,归根结底是资本市场对游戏直播的故事,已经不如以往般追捧。

游戏直播平台流量、用户数据、用户时长等等虽然都很光鲜亮丽,但在吸金能力上,就显得比较欠缺。

斗鱼最新招股书披露,2016——2018年,斗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元、18.86亿元、36.54亿元(人民币,下同),期间累计亏损22.7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斗鱼在上市之前实现了扭亏为盈,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14.89亿元,同比增长123.24%,净利润为1820万元,相比去年同期亏损1.56亿元增长了111.67%。

有业内人士直言,这更像是为了冲刺上市,给投资人拿出一份漂亮的财务报表,并在今年7月2日更新招股书,增补了第一季度扭亏为盈的业绩。

盈利难解

为了顺利扭亏,斗鱼此前做了一系列的调整,其中包括缩减人员规模、压低运营成本。今年春节前后,斗鱼便传出裁员的风波。且在变现方面,斗鱼推出了粉丝节等活动,还有鼓励主播办卡抽奖、刷礼物夺宝等,以吸引用户付费。

不过从招股说明书上看,斗鱼的运营收益仍没能摆脱亏损,最终是靠外汇收益和利息收入的贡献才实现了盈利。

根据招股说明书上显示,斗鱼2018年营业收入为36.54亿元,其中,来自直播业务的收入达31.472亿元,占86%。也就是说从本质上来看,斗鱼的变现模式主要还是依赖于打赏分成。

招股书显示,斗鱼在2017年拥有390万名注册主播,2018年增长至600万名。其中他们在2017年与其中2000名顶级主播签订了独家合约,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至5200名,大约592名主播拥有超过一百万的观众。

只是属于稀缺资源的顶级主播以及相关内容,需要斗鱼拿出天价签约费、版权购买费用等。况且顶级主播也很容易一朝一夕之间便丧失商业价值。

曾经斗鱼一哥卢本伟,曾经斗鱼一姐陈一发,斗鱼都花费了大量时间成本、推广成本押注培养,有了极高商业价值,但却因为陷于内容争议,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且为了一份漂亮的流量数据,在过去一整年,斗鱼亦忙着烧钱、挖主播,一年拿出28亿分给主播以及购买内容。从二季度开始,销售费用陡然上升,从一季度的不到8000万,直接涨到1.43亿,同比接近翻番,三四季度更是维持了二季度的高水平。

一个事实是,严重依赖直播收入的斗鱼不仅盈利模式单一,其用户付费率并不乐观。

在有一次回应斗鱼上市的互动中,面对水友为何斗鱼迟迟难上市的问题时,斗鱼CEO陈少杰以马甲“飞机舒克233”身份的回应就很直接:“都只看不送礼物,白看,拿头上市呀”。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2016、2017和2018年,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分别为90万、240万和380万,以2018年总月活跃用户1.364亿来计算,2018年斗鱼的付费率甚至不到3%,这与其他直播平台的付费率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风口落幕

另一方面,游戏直播的风口已然落幕。

2014年的7月,大洋彼岸的硅谷传来一则收购消息。

该月27日,谷歌宣布收购游戏视频直播平台Twitch,出价为令人咋舌的10亿美元。一个月后,亚马逊宣布以超过10亿美元的综合报价,击败谷歌完成了Twitch的收购,此交易为彼时亚马逊史上最大手笔的收购案例。

包括陈少杰在内的游戏直播从业人士、创业者以及创投圈,都异常振奋。有明确的对标,亦有极高的收购样本,一时间游戏直播变得极度疯狂。

斗鱼、虎牙纷纷成为资本追捧的香饽饽,全民、龙珠等新兴游戏直播平台,也开始涌现,杀入赛道。

再之后,就是王思聪带着其亲任CEO的熊猫直播,闯了进来。

顶级主播千万级别的签约价、直播间动不动百万人气热度、蹭蹭蹭上涨的直播用户数据,再加上移动直播风口的浪潮,那时正是游戏直播的高光时刻。

但隐患也就此埋下。缺乏足够造血能力,依靠融资营造繁荣的游戏直播产业,在热钱不再之后,立马就成为了裸泳状态。

虎牙先行完成上市,抢到了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名头,率先登陆上岸。彼时斗鱼一度措手不及。

2017年8月,虎牙要在香港上市的消息开始流传。陈少杰私下对员工表达过,虎牙不可能这么快上市。彼时,虎牙只进行了两轮融资,且各项数据对比斗鱼相差甚远,投资圈亦不认为虎牙到了上市的时候。但事实证明,斗鱼误判了。

随后便是直播退潮,资本的窗口正在逐步关闭。行业开始整合洗牌,连王思聪都不得不黯然退出。

斗鱼虽然终于完成上市,但对于整体直播行业来说,增长空间已然不大了。根据iiMediaResearch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增长速度放缓。移动直播行业的人口红利,已基本上所剩无几了。

此外,抖音、快手等新一代社交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也正快速分流直播的核心用户群。相比动辄两三个小时的直播,短视频更加精准和碎片化,抢食着总量恒定的用户时长。

这意味着,即便在二级市场,游戏直播的故事都已经没那么好讲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