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警方确认失踪女童曾在福建漳州出现,女童母亲回应质疑

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07-1308:27

事件回顾: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9岁女孩章子欣,被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于7月4日以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为由,将其从家中带走。

8日凌晨,两租客在宁波东钱湖跳湖自杀。尸体浮在湖面,两人衣服绑在一起。当日上午,家人报警,章子欣父母还办理了离婚手续。直至目前,女童仍未被找到。

失踪女童确认曾在福建漳州出现

据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12日晚报道,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据调查章子欣曾在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出现。

7月4日,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他们去过东山马銮湾,与网传在东山海滩边出现的视频吻合。

监控显示,当日17时40分许,两名租客与女童来到福建漳州马銮湾景区附近找酒店准备入住。工作人员称,三人原先预定了7月4日至5日的一间豪华大床房,因酒店无房后取消订单离开。10分钟后,三人入住附近另一家酒店,这家酒店经理称,当时小女孩很开心。

公安局相关人士介绍,他们在东山停留2天左右,期间,章子欣与两位租客的活动轨迹,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

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三人安全离开东山县,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

与杭州淳安9岁失联女童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坚守救援现场期盼失联女儿讯息不同,章子欣的亲生母亲曾女士至今未公开露面,也没有从老家重庆赶赴浙江。

在章军报警女儿失联的7月8日,恰逢曾女士如约从重庆专程到杭州办理离婚手续,当天上午,章军与曾女士在淳安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在求见女儿不得后,曾女士离浙返回重庆。

种种“反常行为”引发了网友对章子欣母亲的质疑。更有一些网友怀疑,她是否与女童失联事件本身有直接关系。

杭州警方称,目前没有发现孩子母亲有涉案嫌疑。

近日,记者电话采访了远在重庆老家的曾女士,在接受采访中,她对网友的质疑和网络传言进行了正面回复。

失联女童母亲:没钱回象山,一直在刷关于女儿的新闻。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张刘涛 视频编辑 陈雅儒(01:36)

面对网友的质疑,面对为何不来浙江近距离守候女儿的讯息,嗓音疲惫的曾女士给出了很现实的回答:“我想来,但实在是没有钱。上次来杭州办离婚手续的路费还是借的,还欠着。”

家庭拮据导致章子欣生母无法到浙江

曾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在确认女儿失联后,由于担心女儿,她一直处于失眠状态,时不时会刷新闻报道了解女儿的情况。

远在重庆山区老家的她,只能通过与女儿的姑父电话联系,或向自己联系的记者打听最新进展。但拮据的家庭,成为她到浙江象山的最大阻碍。

她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表示,因生活拮据,此前为筹集赶赴浙江与章军办理离婚手续的路费,她已欠下亲朋6000元外债。前债未了,她无颜再向亲朋开口。窘迫的经济条件让她无法承受再次远途出行。

曾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目前在广东东莞某硅胶厂工作,主要工作是为工厂的成品进行安全检查。平均月收入3000元。虽然在广东工作,生活上会有同在那边打工的父亲和其他亲戚帮衬,但她要独力承担房租和生活开支,并与父亲一起定期寄钱回老家。一来二去,极少存款。

对于为何不向前夫暂借经费前往浙江,她表示,自己4年前离家出走后,因腰部旧伤病发,当时章军主动提出要为她承担医疗费用,她拒绝了。离婚后,她更不可能会去花前夫的钱。

她向澎湃新闻介绍,她山区老家的经济不发达,外出务工是当地人的主要选择。自己与前夫章军,也是她17岁在杭州打工时相识的。2010年,他们有了章子欣。当时自己年纪太小,直到2013年才与前夫领到结婚证。

婚后感情破裂离家出走

章子欣出生后,公公婆婆帮着带小孩。虽然已和丈夫离婚,但她依旧说,公公婆婆都是善良和善的好人。

“结婚后,本身就直性子的我和脾气同样火爆的章军时不时会因为家庭琐事争吵、冲突,感情也逐渐破裂。2015年,又一次家庭矛盾爆发后,我选择离家出走,只身前往我爸爸务工的广州。那一年我23岁。由于无力抚养女儿,我只能把女儿留在公婆家。”曾女士说。

“虽然章军脾气经常会暴躁,婚后经常吵架,甚至打架,但家庭冲突都是互有来往,谈不上家暴(编注:和此前说法有异),双方都有责任。我出走的主要还是基于双方感情的破裂。”她说。

她告诉澎湃新闻,刚离家时,她还经常通过电话等方式与女儿联系,也给他们父女俩邮寄她买的衣物。繁重的工作,时间的推移,后来联系的次数逐渐减少。

其间,章军多次联系她,劝她回家,但被自认为感情已完全破裂的她拒绝了,她还多次提出要离婚。今年经多次沟通,章军最终同意离婚,并与曾女士约定7月初在千岛湖办理离婚手续。

曾女士透露:“为了筹集到浙江的路费,我向亲朋借了6000元,在老家舅舅的陪同下,7月7日抵达淳安,8日上午与章军到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我就买了火车站票与舅舅一起返回了重庆。”

她说,办离婚手续期间,自己并不知道女儿已经失联,也很想见见女儿。提出要求后,章军说女儿被人带出去玩了,由于章军和公婆一直很疼爱女儿,所以她并不十分在意,随后带着遗憾离去。直至7月10日女儿姑父发来消息和新闻链接,才知道女儿已失联,当时她已返回重庆。

事件回顾:

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一名9岁女孩,被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于7月4日以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为由,将其从家中带走。

7月5日,男租客发给章爸爸女儿在海滩玩的视频,但不知道具体地点。(有网友辨识后称,视频拍摄地点疑为福建漳州的马銮湾)

7月6日,男租客发的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女孩很乖,想要认她做女儿。

7月7日全天,双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时35分,女童家属给男租客发起微信电话,对方未接听。家属不知道的是,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此时已经自杀身亡。

根据宁波象山县警方公布的信息,女童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宁波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监控画面,自此之后,再未有人见到过女童。

7月11日,在搜救现场,章父向媒体展示了一段租客曾微信发给自己章子欣在海滩边的视频(7月5日视频)。

视频中,章子欣拿着此前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蓝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不过,章父将视频里的海域与搜救海域进行对比后,发现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他希望借助媒体力量传播这个视频,让网友帮忙进行辨认,找到女儿。

来源:澎湃新闻、闽南网、新京报、都市快报

来源:广州日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