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 调查五百天 股价今年“过山车”

新京报

发布时间:07-1206:49

公司拟被罚款60万元、董事长拟被罚款30万元并终身市场禁入……历时逾500天,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獐子岛002069)的立案调查终于有了结果。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披露公告称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事先告知书》”)。《事先告知书》显示,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财务造假、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证监会依法拟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在上述公告中,獐子岛表示,《事先告知书》中认定的事实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该次调查始于2018年2月9日,獐子岛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在立案调查前1个月,獐子岛披露2017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

为此,獐子岛将原来的业绩预告由2017年盈利9000万至11000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最终,这起“扇贝跑了”事件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7月11日,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獐子岛证券部表示,公司在收到《事先告知书》后第一时间向银行间协会和债权人委员会通报了相关情况并与各银行进行有效沟通,大连证监局、长海县獐子岛镇政府大股东参加了沟通会议。长海县委、县政府成立了长海县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统筹研究决定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工作方面的重大事项。

受调查结果影响,7月11日,獐子岛开盘跳空低开下跌7.31%,随后跌幅迅速收窄,截至收盘,獐子岛报收3.29元/股,下跌3.80%,总市值23.40亿元。今年以来,獐子岛股价经历了“坐过山车”行情,其曾从年初的3.26元/股上涨至年内最高点3月13日的5.64元/股,累计涨幅达73%。随后股价一路下跌,至今累计跌幅达42%,股价回到了年初的水平。

董事长拟被终身市场禁入 10天前曾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

《事先告知书》显示,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财务造假、涉嫌虚假记载、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

其中,证监会表示,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根据獐子岛成本结转方法,獐子岛2016年真实采捕区域较账面多13.93万亩,致使账面虚减营业成本6,002.99万元。同时,对比2016年初和2017年初库存图,部分2016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但在2016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

受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影响,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资产13,114.77万元,虚增利润13,114.77万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2016年度报告中利润总额为8,292.53万元,净利润为7,571.45万元,追溯调整后利润总额为-4,822.23万元,净利润为-5,543.31万元,业绩由盈转亏。

同时,受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损失影响,獐子岛2017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27,865.09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此外,证监会表示,獐子岛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严重失实,涉嫌虚假记载。根据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斗星通”)提供的“獐子岛科研19”号船航行定位信息,在2017年10月多次出海的过程中,航行路线未经过当天公司记录的多个调查点,而根据北斗星通记录,9月27日、10月16日和10月17日,无定位信息,9月28日,仅存1115至1142的定位信息,显示该船停泊在船坞。

证监会拟决定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作出处罚,包括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吴厚刚、副总裁梁峻、董秘孙福君、首席财务官勾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分别对上述四人采取市场禁入措施,时限分别为终身、10年、5年和5年。此外,证监会对赵颖等20名人员处以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款。

7月11日,据新浪财经报道,吴厚刚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目前,已经在准备申辩材料当中。

在10天前的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吴厚刚曾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吴厚刚表示,“我们用代价换来了两点:一点就是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第二点,就是识别了我们这片海。”吴厚刚表示,“只要能挺住,这个代价可以通过未来的努力换回来”。

扇贝两度“跑了” 年度业绩扭亏政府补助占逾9成

此次拟被处罚的獐子岛,因两次“大型扇贝跑了”事件而广受市场关注。

2018年1月,獐子岛披露2017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同时,2017年四季度,受底播虾夷扇贝肥满度下降,境外扇贝产品冲击国内市场,对公司扇贝类产品的收入、毛利影响较大。

为此,獐子岛将原来的业绩预告由2017年盈利9000万至11000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5.3亿元至7.2亿元。

最终,这起“扇贝跑了”事件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去年2月9日,獐子岛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早在4年多前,獐子岛的扇贝就“跑过一回”。

2014年10月,獐子岛披露一系列公告表示,公司在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时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后综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场发生了自然灾害,主要原因为北黄海冷水团低温及变温、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

为此,獐子岛将2014年1-9月的业绩预告由盈利4413万元至7565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8.12亿元。最终,獐子岛2014年全年亏损近12亿元。

獐子岛于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獐子岛2018年实现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不过,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计入当期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3043.82万元,同比增长319.13%,占净利润的94.80%,而公司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576万元。

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獐子岛表示,在报告期内计入公司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大部分是公司参与国家政府部门主导的科技研发项目所获得的补助资金,公司对上述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

然而,獐子岛在2019年一季度再次录得亏损。其一季度营收为5.59亿元,同比下降21.48%;净利润亏损4314.13万元,同比下滑379.43%。

对于2019年一季度业绩下降的原因,獐子岛在此前进行业绩预告时表示,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短期内,由于海洋牧场养殖产品产量下降,相应折旧摊销、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导致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影响一季度业绩约900万元。

截至2018年12月末,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为-15.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7.58%, 2019年度需要偿还的借款额达25.76亿元。对于上述数据,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獐子岛2018年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引发了深交所关注。

在今年5月29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獐子岛表示,公司资产负债率偏高、流动比率低、金融机构借款规模较大,尤其是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较大,偿债压力大。

新京报记者 肖玮 陆一夫 编辑 梁缘 校对 张彦君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