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儿失踪后去办离婚手续?失联女童父亲今早回应质疑,搜救仍在继续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07-1111:09

杭州淳安10岁女孩被租客夫妻带走,至今失联引起了全国网友的关注。截至今早,仍未有女童的消息。

//章爸爸回应网友质疑:

女儿失联一事昨晚告诉前妻,

觉得这事和前妻没有关系//

最近两天,网友有各种疑问。

今天一早,关于网友的疑惑,记者询问了章爸爸,他说:“我昨晚也看到了网友的各种评论,甚至有怀疑我前妻的怀疑我父母的,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荒唐。所以昨晚回到住的地方后,我联系了前妻,告诉她孩子失踪了。我不是替她说话,我觉得这事和她(前妻)没有关系。这一点我也和警方说了。”

“当初我们俩人在厂里打工的时候认识,那时候她还小,是刚刚从重庆大山里出来的小姑娘(章爸爸1983年,女孩妈妈比他小10岁),两人恋爱结婚后产生了各种矛盾。我喜欢打点小牌没有时间陪她,她喜欢上网聊天,我也不喜欢,经常争吵。很多事情是我不对,2015年7月,我们两人经常是我离家出走,她离家出走,到了10月份,一次很严重的争吵之后她彻底离开了这个家。后来我也曾找过她几次,但都没有挽回我们的感情。也许她年纪小,还不能明白做妈妈的感觉,还不懂事。所以最近她联系我的时候,我还很开心以为能够复合,没有想到是谈离婚。6月30日她找我谈离婚,当时她在广东,我在天津,我有些事情处理,最终约了7月8日办理手续。”

“为什么会在女儿失去联系的情况下还去离婚?我是因为没有把事情想到那么糟糕,6日中午11点的火车我从天津过来,站了20个小时才到杭州,那时候已经是7日凌晨了。杭州的姐夫开车带我回老家,我休息了几个小时,心想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办理手续只要个把小时,就先去办理了手续。现在我前妻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赶过来,她还是责怪我没有带好孩子。我觉得她会来,如果不来,是因为她害怕面对,应该是逃避吧。”

//“我今天凌晨4点才睡了一会,又惊醒了。

这些天都没法睡觉。”

//

7月5日,男租客发给章爸爸女儿在海滩玩的视频,但不知道具体地点。

7月6日,男租客发的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女孩很乖,想要认她做女儿。

但是到了7月7日,这条朋友圈却被删除了。章爸爸当时心里预感就不好。已经有些着急了,当天和对方联系的时候也很着急,提出一定要将女儿送回来。

“当时我甚至说不送回来我就报警了,但语气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女儿还在他们手里。”章爸爸说。

“我今天凌晨4点才睡了一会,又惊醒了。这些天都没法睡觉。”章爸爸说。

今天早上,章爸爸情绪崩溃。

今早淳安家里,老人坐在大堂里一直哭,章爸爸打电话让姐姐在家看好老人,不能再出事了。

据章爸爸说,女租客欠了很多钱,男租客15年不回老家。当时提出带女儿去做花童,要给钱,但被女孩爷爷奶奶拒绝了。

//搜救工作继续//

今天早上,松兰山景区的搜救工作继续进行。

今天在这片海域展开救援。8点刚过,沙滩上早早就有人开始玩了。但这片海对于章家来说,已经不忍直视。随时焦虑有没有消息,心底其实也害怕有坏结果。

9点,救援队到现场开始搜救。

快艇一条,摩托艇3条,橡皮艇(带声纳)一条,已经在搜救。潜水员也已经就位。

快报记者被允许穿上救生衣,通过救援气垫浮桥搭建的码头进行采访。潜水员小万已经穿戴好装备,如果救援艇声纳探测到异常就会下潜进行搜救。

下潜的深度可以达到20-30米。走在气垫浮桥上,可以感觉到今天风浪很大,浪打过来,人都无法站立,必须紧拉着浮桥的绳索。

女孩爸爸也跟随救援艇出海救援了,9:58分返回。

7月10日晚上11点左右,象山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通过视频侦查,发现小女孩出现在一个几公里的范围。这个范围锁定以后,我们马上组织了400多人的搜救队,包括我们县局自身的一些警力,巡特警大队、当地的派出所,当地的乡镇,还有9支搜救队,会同渔政,从海陆空三个方面,对所有的岛屿,包括山上的小森林,都进行了搜救。2公里范围,我们基本上都走遍了。在这个范围里,一个是海里,一个是山上。对于海上,考虑到涨潮退潮,各种可能性都比较大,不一定今天就能发现,不一定明天就能发现。但我们会持之以恒地去找小女孩,尽量找到小女孩。”

//为什么会带着市民卡?//

10:29,章爸爸回到昨天搜救的地方,也是发现市民卡的地方——观日亭。

为什么会带着市民卡?

女孩穿的是连衣裙,没有口袋,两个租客拿了女孩市民卡说坐公交便宜一点。市民卡的出现,也可能是租客夫妻留下的。孩子爸爸觉得留下的市民卡太刻意了,不像是不小心遗失的。

警用航拍也用上了

集中搜救的海边

女孩爸爸坐在海边等待……

章爸爸说,网约车先去了奉化,说想找海,走到一半,驾驶员说象山有海,中途取消了订单,后来来了象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