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虐文:新婚当天他扔下婚妻陪宠妾,“王妃喝了鸩酒”他发疯般狂奔

怡美人娱乐号

发布时间: 19-06-2913:17

《错嫁丑妃》作者:北苇

精彩片段:新婚当天他扔下婚妻陪宠妾,“王妃喝了鸩酒”他发疯般狂奔

“啊!!!”她抱着头在地上痛哭,那是恨,毁天灭地的恨。那是痛的感觉,入了骨血到了心扉,那泪停不下来,她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啊!究竟是谁!”为什么,她们还这么年轻啊,自己为什么就保护不了,世人都说无双公子聪明无敌,狗屁,她连她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哈哈,哈哈。“这一声声的笑却比哭了还让人难受,那泪似是掉不完,悲伤逆流成河。紫驭风心里疼疼的,他握着小手,在到跪着的妈咪跟前。小手一伸把妈咪抱在怀里,眼眶红红的。 “妈咪不哭,妈咪不哭。“他的心像是要撕碎了,这样的妈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脆弱无力却隐藏着巨大的恨意。紫冷央本来看着温柔乡此时的状况还在担心,担心染儿的安慰,而那一声声妈咪,让他愕然回头。

却看到自己的儿子抱着跪在地上的白衣随从落泪,那就是她,果真那就是她。可是此时他却不敢上前,这时候的嫣染儿是空洞的,仇恨的,自己所不能理解的。白莫衣不忍心看那女子如此,在温柔乡到处找生还者,在一角落,他看到曾经的恋雪奄奄一息。他大叫到:“还有生还者。“ 短短几个字却给嫣染儿带来了生命的曙光,她一跃而起,冲着那道声音而去。她看到地上的人,衣服被撕的粉碎,身子上处处是淤青,这帮畜生!她脱下自己身上的白衣,把莲雪包裹起来,咬着嘴唇溢出了血,她搂住眼前受辱的女子轻道:“对不起,对不起,无双来晚了,”那些眼泪怎么就制止不住,只会重复着那一句话:“无双来晚了,无双来晚了。“

《皇叔请自重》作者:黑马不黑

精彩片段:“喂,你们是谁?”突然前方一道粗粝的嗓音响起,晓晓看去,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前方已围了人?只见他们个个脸上震惊,手里举着木棒,显然是把他们当作了坏人!“皇甫邵东,怎么办?”晓晓不自觉的向男人怀里缩了缩,心里想着,不知以皇甫的功夫,能不能搞定这群人?皇甫邵东没说话,手却自然的放在晓晓背后,似乎在安抚,他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只听他说:“不好意思各位,我们是迷路的路人,今日撞入此地实属偶然,而且我内人受了伤,还希望你们能施手相救。”说着还抱拳鞠了个躬。晓晓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温文尔雅的男人,她什么时候见他这样过?

自从认识他以来,她看过他不同的样子,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还愣着干嘛?还不求老乡施救?”皇甫邵东按着晓晓的背,强迫她弯腰,“你干嘛乱说?谁是你的内人了?”晓晓很不满,凑近男人嘀咕,抬起头看见面前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又赶紧低头。“是不是,我说了算,不想死就别乱讲话!”皇甫邵东恶狠狠的瞪一眼晓晓。然后又笑着抬头,“要是大家见死不救,那恕我打扰了。”说着,拉着晓晓就往进来时的洞口走去。“等一下!”忽然一个雄浑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人群自动让出一个道,只见从中走出一个黑黝黝,壮硕的大汉。

《第一女妃》作者:鱼骨刺

精彩片段:看着迟越迟钝的表情,陈暮白不由的眼眸一沉,将手中的斧头摔在地上。大步流星<向着迟越走来。迟越看着他走过来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紧,甚至有些泛起花痴,紧张-不敢抬头看他。陈暮白将她低头>模样,心头越发>气愤几分,走过去揪起她他耳朵大声的吼道:“我说,粥糊了,粥啊。”迟越脸上不由得痛苦起来,紧紧的护住耳朵,有些小委屈的看着陈暮白。陈暮白一脸无奈=看着她。“阿越,你是白痴吗?”他轻轻,抚了抚额。“我都在怀疑当初为什么选中你去学武。”

听到这话,迟越低着头不由的轻轻呢喃道:“我的功夫可比你的好。”陈暮白一脸疑惑的看着她问:“你说大声点儿,你方才说什么?”迟越连忙轻轻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我看粥,看粥。”迟越紧张的说,连忙拿起勺子搅拌着锅中的粥,眼眸却一直盯着陈暮白离去的背影。突然,一颗滚烫的粥跳在她的手背上,疼得她不由得大喊起来。陈暮白听到声音连忙转过头来,一把抓起她的手,放在嘴边温柔的吹着。看着她的眼神里却带着抱怨。“你怎么这么笨?连搅粥都能烫到自己。”迟越一脸羞涩的低着头,嘴角却忍不住的露出笑容。陈暮白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地摇了摇头。“都被烫到了还笑,是被烫傻了吗?”

好了,以上就是给各位书友们推荐的小说,大家若觉得好看的话,加个关注,记得收藏点赞,如果你有更好看的书籍推荐,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哦。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