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是日本电影的瑰宝,可以说在任何时间看都不过时

大嘴影视

发布时间: 19-06-2418:30

大嘴聊影视,影视映生活。

哈喽,我是大嘴。今天咱们继续聊一部经典电影。

这部电影在日本被评为史诗级的大作,该片由著名导演小林正树指导,上映于1962年,至今仍是经久不衰,在国内的豆瓣评分也是高达9.3分。

这是一部真正的武士片杰作,完美无缺。武士道的虚伪残酷及对人性的压迫,小人物对抗时代与体制的壮美悲剧。桥本忍的绝妙剧作,工整对称的古典叙事搭配适时的回叙,节奏张弛有度,布光摄影剪辑极佳,仪式美感。

影片开场点睛式的注解:烟雾中出现一副饰以白色胡须的武士盔甲,开场锣乐隐隐暗示武士道如同祖先圣坛上的盔甲一样早已失去本来意义,高潮攻入官邸的津云将这祖先的圣物高举过头顶奋力摔下,一个时代武士的虚妄正式终结;更为讽刺的是当津云与井伊家众家臣打斗的另外一个空间,家老吩咐把被斩杀的家臣处理成病死,武士道的价值仅仅维护统治阶级的虚伪。

小林正树所采用的古典叙事和视听节奏极具沉痛和穿透力,镜头从坐在庭院中讲述的津云背后缓慢推进有一种探求真相的紧张感,几场单独决斗选择了空间纵深狭窄的街道、庙里神像的特写和路经墓地的旷野,尤其是旷野那场戏,动作省略了打斗和割下对手发髻的过程,将摄影机对准狂风中凌乱的荒草,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从而升华了情绪的激昂,两人过完一招都将刀高举起来,津云还握拳交叉在胸前,时代的悲挽!

影片最后,影射越发明朗,切腹意味着为了封口而让少数当事人承担所有责任以掩盖罪证,乃是统治上层一种仪式化的卸磨杀驴逃避责任的手段,而小林正树绝不止于批判早已灭亡的德川幕府,而是借古讽今,那祖先的武士铠甲可以说已经直指武士道的精神源头与服务对象,天皇制上来了。大名家极为规整而简洁的建筑结构,高度对称的空间构图,都具有一种形式上的政治压迫感,这可谓张导陈导用建筑结构表达象征的先声。

人物表演也走高度形式主义的仪式化,舞台化,使得气氛更加肃杀而绝望。求女的竹刀切腹场面看的非常压抑而残忍,还好是黑白电影,如果是以彩色的白衣红血来哀嚎,实在不忍看!不过毕竟小林正树还是在日本武士道文化氛围内来讲故事,依然要靠一个具有纯粹武士道精神的武士来用武力来对抗来表达正义,可武士阶层本身就是统治阶层的走狗,寄生虫的一员。

这部电影是日本电影的瑰宝,无价之宝。或者套用这么一句话,这部电影在任何时间看都不过时。没有盲目的宣扬日本的武士道军国主义,而是平静的去讲述一个故事,一段人生。有激烈的打斗,日本传统的剑阵,台词精炼经典,美丽的岩下志麻和同样美丽的布景,美好却又悲剧性的爱情故事,对自身的怀疑和反省。

这部格局虽小,但却能进入一个至为宏大的背景当中,桥本忍功不可没!同样是武士之死,《七武士》把责任推给了农民和不可见的“历史洪流”,《切腹》则技高一筹,直指人心。虚伪的勇敢、荣誉,虚假的繁荣、富足,小林正树创造的既是政治隐喻,也是人性寓言。再好的钢刃也不比竹刀,但武士的尊严更不比生命更重要。

影片叙事极佳,急徐有致,以多次闪回回忆慢慢描绘出整个事件,每次都有取舍,毫不累赘,—比《英雄》高多了。到最后积蓄的能量爆发,打斗戏虽不多但极富紧张感,写实写意兼有。影片的沉郁气氛、深挚思考、悲悯情怀、阔大历史感,都令人无比赞叹!惜现在日本电影也难见到了。

好了,今天的这部经典影视就聊到这,如果你对这部日本的经典影视感兴趣,不妨去细细品味一下,感受这部电影穿越时间的魅力所在。

经典有我,我是大嘴。

关注大嘴,下期再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