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清退75名大学生,大学“严出”再升级

中国新闻周刊

发布时间:06-2017:04

从本科转专科,到延期毕业,再到直接清退,大学“严出”再升级。

日前,河北邯郸学院官网发布公告称,因休学或修业时间过长等原因,该校决定一次性清退75名大学生。

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大学已经从精英教育进入大众化教育时期,一定的淘汰机制是完全必要的。

严出升级

最近一年来,高校处理学业不合格的大学生,手段越来越“狠”。

成绩不过关,毕业老大难。2018年,云南大学共有4119名毕业生,有220人因为学分未修满等原因,无法按时毕业。

侥幸毕业的大学生,拿到手的却是大专文凭。华中科技大学2018届有18名学生,因为学分不达标,从羡煞人的985本科,转成了专科毕业。

然而,跟直接清退比起来,之前高校的处理手段还算留点情面。

不久前,中国新闻周刊统计了着手清退研究生的10所高校,发现至少500名研究生遭到清退或正面临清退风险,其中广州大学对72名研究生作出了退学处理。

如今,大学生亦不能幸免,河北邯郸学院决定一次性清退75名大学生。

梳理清退名单会发现,在“超出最长修业年限”的学生中,有4名学生于2010年入学,至今仍未达到结业条件。

如今,大学生想躺着上完大学,不存在的。

2018年6月21日,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发话了: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应该扭转。

2018年10月17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表示,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

淘汰阻力

事实上,我国大学生的淘汰率并不高。

教育部在2011年指出,高等学校普通本专科学生中因各种原因退学人数占在校生数平均每学年仅为0.75%,即100个大学生里淘汰不了一个

清华、复旦、中科大等被誉为“最难毕业”的一流名校,淘汰率也并不令人咋舌。

根据博雅数据库整理的名校2017年休学率数据,退学率最高的是国科大(12.7%)、复旦大学(12.1%),清华为7.6%,北大为4.2%,中科大仅为3.4%,退学率低的如东南大学、哈工大、南开,均低于3%,其中南开仅0.9%。

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跟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我们小学中学的淘汰机制非常严格,到了大学反而进了保险箱,这正好是逆着人类发展规律的。

我国高校的淘汰率为何低?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主要原因是我国还实行计划招生、计划培养、计划管理、计划授予文凭制度。

熊丙奇解释,如果一名学生被退学,想继续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那么只能重新参加高考。这样一来,退学对学生的影响就很大,学校也就不太愿意淘汰学生。

相比之下,美国本科院校的淘汰率,超出想象。

根据美国学生信息中心NSC的调查,NSC追踪了2011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以确定有多少人能在六年内获得学位证。结果发现,12%的学生尚未完成大学学业仍注册在读,31%的学生辍学。

势在必行

教育要面向未来。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超过50%,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化。

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认为,随着国力越来越强,我们跟在别人后头的领域越来越少,更多需要我们进行创新,即任正非说的要进入无人区。

汤敏说,“进入无人区的时候,最终的竞争就是教育的竞争。对人才若没有淘汰机制,对我们国家对我们民族的发展都会有所影响。”

那么,大学淘汰率在多大的范围内是合理的呢?

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认为,高等教育要朝着“宽进严出”的方向努力,好的大学有20%、30%的退学率都是正常的

汤敏认为,“淘汰比例现在不能过高。”而且,淘汰要有一个过渡期。毕竟,大学里轻松学习的思想,是在很长时间里形成的。

毋庸置疑的是,淘汰部分大学生势在必行,如何能让学生、家长接受这个事实呢?汤敏跟中国新闻周刊提出了三点改革方向。

首先,淘汰是怎么个淘汰法,规矩怎么定?“这个可以各个学校自己来处理。当然,很多的规矩可能还是得由教育部进行顶层设计。”

其次,所谓的淘汰,要看我们怎样来定义。“一定是劝退、回家?还是留级,多学一点儿?应该既有淘汰机制,同时也有更灵活的学习机制。”

再者,淘汰本身也得跟我们的教学改革结合起来。大学重学术研究成果,带来轻视教学投入的问题,尤其是本科教学。

而对于大学生来说,在学校不算真正的淘汰啊,到了社会才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