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母公司股东大会成抗议现场:创始人缺席被指逃避

快科技

发布时间:06-2007:43

过去的一年中,科技巨头谷歌经历了或许是史上招致非议最多的一年,除了一直以来的涉嫌垄断的指责,谷歌还面临包庇高管性骚扰、区别对待全职员工和合同工、性别歧视等一系列指责。

上述争议和指责,在19日被集中呈现在当天举行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东大会上,此次股东大会上,除了管理层提出的三项投票事项外,Alphabet总共收到了13项来自股东的提议,这些提议基本上算是一次对谷歌的集中抗议,涉及内容包括同股同权、员工待遇不平等、成立社会责任委员会、提交关于性骚扰事件的完整报告、重选董事会成员、性别歧视、提名员工代表进入董事会、平台内容管理等。

当天的股东大会,演变成了一场大型抗议活动,在场内,谷歌面临着来自股东代表的质疑,在场外,数百人的抗议人群高举标语,表达各自的抗议诉求。

当天股东大会会场外高举标语的抗议人群

会议首先由Alphabet公司董事长John Hennessy致开场词,他表示,谷歌的目标是为全世界提供信息,但他同时表示,当然要确保我们创造的技术能够造福整个社会,将同时带来更深的和不断增加的责任。“我们致力于通过有责任、包容性和公平的行动来支持我们的用户、员工和股东。”Hennessy说。

接下来,去年入选Alphabet董事会的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发表演讲,他阐述了谷歌的愿景,即既要帮助人们寻找到信息,也要帮助人们解决问题(get things done),借助人工智能技术,谷歌为每个用户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无论是大学教授还是印度尼西亚偏远山村的农民,谷歌致力于对他们提供公平的符合需求的服务。

随后,谷歌首席财务官Ruth Porat和谷歌产品经理分别发言,就谷歌在云服务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以及在谷歌图像识别方面取得的进展做了阐述。

Porat还特别强调了股东大会前一天,谷歌宣布投入10亿美元帮助硅谷地区解决住房危机的努力,并展示谷歌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的一些成果,但却只收获了台下零星的掌声。

谷歌的两位创始人Sergey Brin和Larry Page当天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大会的现场,在最后的现场提问环节,一位股东询问为何两位创始人缺席,董事会主席Hennessy答复称,“很遗憾Larry 今天不能到场”,但他表示,他参加了每一次董事会会议。

但这样的回答显然无法让股东满意,这位股东称,股东大会是唯一能够直面股东的机会,他指责两位创始人不敢出面面对股东,称这是一次“刻意的忽略,”,是“可耻”的行为。

除了两位创始人缺席以外,谷歌的高管基本悉数到场,但他们也并没有直接回答来自股东的提问。

近年来,随着包括谷歌在内的科技巨头规模不断增加、业务边界不断扩大,关于涉嫌垄断、滥用用户隐私数据、公司内部性骚扰事件、同工不同酬、性别歧视等事件越积越多,去年3月剑桥分析公司使用Facebook用户数据丑闻曝光,让外界对科技公司的信任度的缺失一度达到顶点。

科技巨头公司的很多不当行为,也引起了自己员工的不满。去年11月,谷歌全球20个办公地点的上万名员工游行抗议公司文化,而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是《纽约时报》的一篇调查报道揭露安卓创始人安迪 鲁宾在涉嫌性骚扰后,公司仍然授予他9000万美元的遣散费。

在股东大会当天,一位Alphabet旗下子公司Verily的全职员工指责公司的一些错误行为让许多员工失望,已经赶跑了很多有才能的人。他表示,公司这样做将面临“长期的人力资本风险”。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我所认识的许多我所敬佩的同事都已经离开了。”这位员工说。

谷歌的员工还表达了对于自己所开发的技术被用于不合乎道德的领域的担忧。一位员工代表要求Alphabet发布与参与政府监视计划相关的报告。

除了股东大会会场内部演变成一场大型抗议现场外,会场外同时也聚集了上百名抗议的人群,他们高举着写有“谷歌请不要做恶”、“谷歌你可以做的更好”、“这样不对,谷歌”等标语进行抗议。

尽管遭到了来自各方的空前抗议,但股东提出的13项提议在股东大会上最终全部被否决,而这也并非意料之外的结果,因为谷歌的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仍对Alphabet握有超过51%的投票权,对于任何涉及公司的决议,他们仍有着无可撼动的绝对控制权。

来源:腾讯《一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