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受审 接收孩子的福利院:70个孩子全改姓

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06-2007:03

(原标题:“爱心妈妈”受审 探访接收孩子们的福利院:70个孩子集体改姓)

6月19日上午,河北“爱心妈妈”李利娟等16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故意伤害、窝藏一案,在河北武安市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审理。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多年来,李利娟建立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收养了超过100个孩子;2018年5月4日,“爱心村”因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被当地政府宣布撤销登记,其中的孤儿、弃婴全部由当地政府部门重新安置。

近日来,因为李利娟案件开庭审理,这些孩子的现状如何,再次被舆论高度关注。6月19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接收这些孩子的武安市社会福利院。

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爱心村”被取缔后,福利院共接收了80名孩子,经过DNA比对后,找到了其中10名孩子的亲属,相关部门将这10名孩子送回。目前,福利院还有70名来自“爱心村”的孩子。武安市民政部门表示,会对这些孩子负责到底,一直抚养他们直到长大。

“孩子们刚来时头上长虱子”

据武安市民政局2018年5月4日官方通报,该局牵头对福利爱心村进行取缔时,经现场清点共计74人(不含工作人员),其中孤残儿童、婴幼儿71人(多为学龄前儿童),已成年的3人。

其中,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一建立健康档案。经初步检查,有18人需要手术,有13人需要定期复查、功能训练等;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寄宿学校,由专人照顾;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1名成年人(年龄30岁)在本市打工。

6月19日,武安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靳笑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最终,福利院共接收了80名孩子,经过DNA比对后,找到了其中10名孩子的亲属,相关部门将这10名孩子送回原籍;目前,福利院还有70名来自“爱心村”的孩子。

“这些孩子最大的20岁,今年读高三;最小的只有1岁半。”靳笑然说,在民政局的安排下,学龄孩子上了学,其中有20名孩子小学在读,2名孩子初中在读,1名孩子高中在读。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福利院中有幼儿园、宿舍、学习室、食堂等,设施齐全。靳笑然说,“爱心村”的孩子刚到福利院时,“很多孩子比较野,不讲礼貌,经过福利院的教育,他们现在懂礼貌多了,见到人会主动打招呼。”

“爱心村的孩子,刚来时每个人头上都长虱子。我们慢慢地教育,帮他们做卫生、剪指甲,孩子们每周至少洗两次澡,现在他们干净多了。”靳笑然说。

上户口时从“李”姓改为“武”姓

武安市民政局局长冀彦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爱心村”的孩子被安置后,在由当地公安局注册户口时,均从“李”姓改为“武”姓。

对此,冀彦军解释,能否收养孤儿是民政系统的权力,“如果你办爱心村、想收养孩子,得和民政局合作、签协议,受民政局监管。不能接收个孩子,他就跟着你姓,不是这个事呀!”冀彦军称,作为政府部门,福利院依法接收“爱心村”的孩子之后,“如果原来的收养是合法的,我们什么都不说,但像‘爱心村’这种情况,我们只能为孩子们改姓。”

记者追问“所以爱心村收养孩子一直是违法的吗?”冀彦军回复,“应该是的。”

“孩子们到福利院后,都不再愿意提起李利娟。”靳笑然说,为孩子们改姓“武”,是取自于“武安”的“武”。

靳笑然说,取缔“爱心村”时,有数名残障孩子仍在北京等地接受治疗,福利院将这些孩子接收后,也仍旧联系医院为这些孩子提供相应的治疗。

“我们按照程序对这些孩子的来历进行调查,经过相关部门确认,这些孩子没有一个是拐卖儿童。”冀彦军说,民政部门会对这些孩子负责到底,一直抚养他们到长大,“有几个已经上大学的孩子,民政部门也一直给他们提供生活费,只要他们有需求。”

“哪怕这些孩子以后长大了,只要他们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们也会尽力提供。”冀彦军说。

来源:红星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