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费11年,成功提前10秒和61秒给宜宾和成都预警

央视网新闻

发布时间:06-1813:37

他们成功提前预警!

花费11年,

成功提前预警10秒给宜宾预警,

提前61秒给成都预警

6月17日22时55分在四川省长宁县(北纬28.34度,东经104.90度)发生6.0级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而由成都高新减灾所与应急管理部门(包括原市县地震部门)联合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成功预警本次地震。

凌晨两点,广州日报记者从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获悉,震中附近的一些宜宾、成都的民众的电视、手机、专用地震预警终端等发出预警提示:其中,大陆地震预警网为距震中51千米的宜宾市提前10秒预警,预估烈度5.2度;提前61秒向成都预警

此外,距震中80千米的泸州市、距震中111千米的自贡市、距震中124千米的毕节地市等也均有接收到地震预警。

“地震预警与地震预报不同,地震预警是说今天晚上或者明天的某个时候某个地方会发生某个比较大的地震。在全球来看,这还是个没解决的科技难题。地震预警是不一样的。”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表示,地震预警系统在地震发生时,利用电波比地震波传播速度快的原理,在地震造成破坏前,提前几秒到几十秒为用户发出全自动秒级响应的地震预警警报,目前中国的地震预警技术已达世界先进水平

“不要小看地震预警只有那么短短几秒到几十秒,但它能有效减少人员的死伤。”王暾说:“比如,我们在有3秒的预警时,可以就近躲在桌子底下或者卫生间;5秒,一楼的人可以疏散到楼外;10秒,一楼二楼的可以疏散到楼外,而高楼层的人,仍然只能在家里就近安全的地点避险,也可以离开电梯。”而民众采取这些措施过后,就可以紧急逃生,减少人员伤亡。

已成功预警52次破坏性地震

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成立于2008年,创始人王暾是四川达州人。早在十一年前,汶川大地震后,王暾便开始从事地震预警工作。而他创办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的初衷,则与汶川地震密切相关。

2008年,王暾正在奥地利从事理论物理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当他看到因为地震导致近7万人死亡时,便决定回国研发地震预警技术:“因为那时我们注意到,我们国家在地震预警领域还是空白,汶川地震的时候,老百姓没有收到过任何警报。而墨西哥和日本在当时已经具有了地震预警的服务。”一个月之后,王暾回国,便创办了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

当时王暾有两个博士学位,但是学的从来不是跟地震直接相关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是理论力学,第二个博士学位是理论物理。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作为一个科技人员,我理应回国。”在提及到自己回国创业的初衷时,王敦这样说。

经过三年的探索,2011年4月25日,他们首次发出地震预警信息,填补了国内地震预警领域的空白,中国也成为继日本、墨西哥之后第三个具备地震预警能力的国家。

“如今,我们的技术水平处在世界先进水平,主要体现在准确性和及时性两个方面。”王暾介绍。过去7年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从来没有误报过。

呼吁打通“最后一公里”

一台地震预警仪的监测范围是350平方公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在全国范围内布有5600台地震预警仪。目前,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与地震部门合作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地震预警网,覆盖面积达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了我国地震区人口90%(6.6亿人)。主要分布在南北地震带、华北地震带、东南沿海地震带、新疆西北部等区域,已经延伸至31个省份,已成功预警芦山7级地震、鲁甸6.5级地震、九寨沟7级地震等52次破坏性地震。

该系统在发出预警信号后,用户可通过多种途径获知消息并采取避险措施:如电视台,会在电视屏幕上弹出“何地正发生地震,地震横波将于多久到达当地”的信息;高铁、地铁在接受到相关信息后,可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一般民众也可在手机端下载“地震预警”APP,便可第一时间知悉地震发生情况。

王暾表示,减灾所将继续在各级应急管理部门、防震减灾部门的领导、监管下,更好融入到国家地震预警工作中,加强与相关单位配合促进我国地震预警事业良好发展,更好服务国家地震安全。

王暾博士呼吁,要尽快开通全省电视地震预警,全面解决四川地震预警应用“最后一公里”。另外,地震预警信息源还需要接入所有地震区中小学、危化企业,为地震脆弱对象打通地震预警应用“最后一公里”,减少人员伤亡,减少次生灾害。

王暾呼吁各级各地政府联络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通过各地政府的授权,免费开通电视、手机地震预警服务,成为我国地震预警领域的重大民生工程

“整个社会的地震预警的工作是非常难的,需要群众和政府对地震预警的更多了解。但是再难,我们也得坚持,和地震赛跑。”另外,王暾称,他们还正在与有关单位合作,共同推进从单一的地震预警延伸到多灾种预警,包括滑坡和泥石流等的预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