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近代海军建设总是一磕路磕绊绊的?

知兵堂深度军事

发布时间:06-1808:11

为什么中国近代海军建设总是一磕路磕绊绊的?

李三万

经公号“李三万的三万里”授权转发

纵观中国近现代史,可以发现中国海军的发展和建设总是路磕绊绊充满坎坷?

首先,这是因为中国当时是农耕文明社会,经济状况还比较窘迫,养不起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近代海军。中国农耕文明的天然限制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的古训使得清政府的年收入一直十分“固定”,即便是年景好的年份也不过在七千万两白银上下浮动,贸然加赋是要冒着天下造反的危险的。可是每年的收入固定、用度也是固定的,每年的结余也就这么点儿,而海军是公认的“贵族军种”和“吞金巨兽”,清廷每年结余的数百万两就算全都投入进去也无异于杯水车薪。

海军,不管是风帆时代还是蒸汽时代,都是当时工业和科技最高发展水平的体现。尤其是进入蒸汽时代后,一艘钢铁战舰背后涉及的相关产业涵盖了煤炭、采矿、冶炼、物理、化工、电报、木工、机械、教育等等几乎当时所能想象到的全部行业。毫不夸张的说:缺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战舰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战斗力。而这些配套产业在当时的中国要么处在起步阶段、要么处在残缺状态、要么干脆就是一穷二白状。在产业工人还未形成一个阶级,工业化还只是看上去很美的状态下,即便举国奋发、齐心协力、排除一切艰难险阻,维持一支类似于北洋海军规模的近代化海军也是十分吃力的事情,就好比一个工薪阶层养不起一辆劳斯莱斯一样。即便能奋一时之雄起,在某一时期投入大笔经费通过外购能快速的建立起一支可观的舰队,可是在做完这些后往往后继乏力,已经建立起来的舰队不可避免的白白耗费了原本因有的价值。

其次,高层对近代海军战略考虑的缺乏。清廷虽然着手创办近代海军,可是却不在国家的层面上、以国家的名义创办海军,而是将建军的权力下放给地方,人为的将中国沿海分为北洋、南洋、粤洋三大部分任其分别发展,后又节外生枝的衍生出福建船政局下属的福建船政水师和在甲午以后由张之洞在湖广总督任上创办的鄂省舰队。地方办海军的初衷很直白,既然是地方督抚大员首先想到要创办近代海军,那么在中枢上下对近代海军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将具体事宜交给提出主张的地方大员来办事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中枢大员一脚把皮球踢给了地方,可是不曾想过海军的创办是需要倾举国之力而为之的天字一号工程,地方办海军,势必不会把眼光上升到国家的高度,跳不出一亩三分地的框框,不管是北洋、还是南洋、福建还是粤洋,在建设各自的舰队过程中要考虑别的洋面的防御问题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这是相关督抚不会考虑也不愿意去考虑的问题,用本省的钱去给外省做嫁衣?凭啥!各省各自为阵,在严重分散了原本就不甚充裕资源的同时,还严重阻碍了国家层面海军战略的建立。简单地说,即便是推动近代海军建设的主导者和支持者们,心里也未必知道近代海军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更别说什么海军战略的概念。

再次,建设海军面临汹汹舆情攻击。自从洋务运动在中国展开的那一天起,各方面对洋务派的攻击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攻击并不能简单的归结于“洋务派妥协卖国”或者是“保守派因循守旧”。而是包括手里掌握着舆论权柄的是大夫阶级在内的全体中国人不明白海军是用来干什么的。既然不明白创办海军是干什么的,同时创办海军又牵涉到诸多油水颇多的配套设施,比如煤炭、钢铁、电报、铁路等都大有油水可捞,那么就等于一大块肥肉被一方的督抚大员掌握着,自然会遭致各界的怀疑和非议,尤其是以骂人为本职工作的言官御史。

之所以如此归根结底在于:洋务派不容于当时的主流价值观,从事洋务者往往被认为是“事鬼之徒”(卖国贼)。这种观点贯穿洋务运动的始终,海军可以说是全社会的眼中钉和肉中刺,每当国家银根紧缩,节流经费的快刀第一个砍向的就是海军,与户部和地方争夺经费成了北洋海军缔造者李鸿章在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任内的必修课,太多的精力耗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扯皮之上。舆论中反对海军建设的理由很多、似乎也很充足:国家经费不足,已经投了那么多钱在海军里头了,却看不到实际有多少回报的效果,就是办事人无能不得力;既然海军已经规模初具,那为什么还要每年投那么多钱给海军呢?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同样是干活出力、当兵吃粮,凭什么海军的工资就比别人高那么多?平日里不打仗,花那么多钱养着这批人不浪费吗?如此种种,至今仍然在舆论中很有市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