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女友在章莹颖案中,是个什么角色?

环球网

发布时间:06-1510:25

澎湃新闻记者 胡甄卿

当地时间2019年6月12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遭绑架失踪案于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院开庭审理。在同日举行的开庭陈词上,检方首次完整披露了一些该案的关键证据与细节,其中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协助FBI卧底录下的大量对话录音也首次浮出水面。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对案情的长篇报道称,在检方提交庭审的所有证据中,也许没有一样会比克里斯滕森的女友为联邦调查局秘密录制的监控录音更骇人听闻。“她总计至少录下了9次与他的谈话,无论是当面还是通过电话。”报道认为嫌犯的女友会是本案的关键证人。

嫌犯女友为何愿意协助FBI进行秘密录音?这些录音是否可以作为关键证据推进本案最终的定罪?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资格律师张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女友之所以协助FBI卧底,录下自己与嫌疑人的对话录音,不排除出于道义上的考虑,但同时也有出于法律责任的考量。“在美国,假使一个公民了解一个案件的全部或部分真相,那么他或她都有责任来配合警方与检方来协助调查。”张军说,“因为目前克里斯滕森的女友是不是嫌疑人的帮凶尚不明确,因此她也有被起诉的潜在可能。”

《芝加哥论坛报》12日对庭审首日的报道描述称,检察官在开庭陈词中表示,2017年6月29日,也就是章莹颖失踪后的第20天,克里斯滕森与其身上带有录音装置的女友一同出现在为章莹颖守夜的活动仪式上。

在录音中,克里斯滕森一边走在游行队伍中,一边向女友“袒露”自己绑架、强奸、殴打与斩首章莹颖并毁尸灭迹的残忍过程。克里斯滕森还“吹嘘”章莹颖是他的第13个受害者,自己的罪行堪比美国70年代连环杀人魔泰德邦迪(Ted Bundy),并表示“她(章莹颖)的尸体永远也找不到”。

检察官称,警方正是在听过其女友的录音之后,才于次日立即逮捕了克里斯滕森。

《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称,T.B.有望成为审判中的关键证人。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只以她的首字母T.B.确认她的身份。

刑事鉴别专家认为,FBI虽然说服克里斯滕森的女友配合当“线人”,录下了嫌犯有关杀害章莹颖的诸多重要细节,但嫌犯的辩护律师会尽量地称这些录音是不准确的,以降低这些录音作为证据的可靠性。

《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称,在开庭前一个周末的一份文件中,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寻求有关T.B.最近据称接受的精神健康治疗记录,并声称检方拒绝交出与她作为证人可信度相关的文件。

克里斯滕森的女友是一名环境研究专业的学生,家住芝加哥西北部郊区。《芝加哥论坛报》记者去年曾登门拜访,但她的母亲表示,女儿很害怕,不想说话。

据芝加哥wgntv电视台12日发自庭审现场的报道称,一般来说,美国联邦特工们想要任何戴着这种装置的人保持冷静,这样监听录音的时候,嫌疑人就不会被“打草惊蛇”。但“被告的律师试图把她描绘成一个严重依赖药物、精神不稳定、不可靠的证人。”报道称。

《芝加哥论坛报》也报道认为,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提交的法庭文件似乎有意强调T.B.因与FBI的合作要求而受到了心理创伤。辩护方描述说,她同意戴上窃听器那天从手机上发来的短信显示她很心烦意乱,她给监督她的特工发短信,告诉他们她的“心脏”在“怦怦直跳”,“在和克里斯滕森谈话时,惊惶到快要昏倒了”。辩护文件进一步描述了她的话称,“联邦调查局很快会再把我带出去……问更多的问题。”

辩方由此认为主审法官应该排除录音作为审判的证据,因为嫌犯女友并非自愿同意与联邦调查局合作。

除此之外,辩方律师还在12日的首日庭审中表示,当事人在说(行凶)这些话时处于醉酒昏迷状态,并且没有证据表明他杀过除章莹颖以外的任何其他人。辩方律师还描述克里斯滕森的生活因为婚姻问题遭遇了动荡,他曾寻求心理健康咨询帮助以解决杀人和自杀的念头。

辩护律师进一步认为,法庭上出现的包括录音与监控都是不公正地指向克里斯滕森,表明其犯了罪。

据美联社13日的报道,检方于庭审第二日展示了一段当地社区商店的监控物证,其中显示嫌犯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遇害后的第三天于该处购置了专用于疏通堵塞水槽与下水道的化学制品Drano,该化学制剂可用于溶解有机物质。此外,他在同一家商店还购买了体积高达13加仑(相当于2.6桶桶装水体积)的厨房垃圾袋。

张军律师告诉澎湃新闻,此次公布的物证都是间接证据,虽然这些物证可能与章莹颖被害并无直接关系,有可能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真的是为了做科学实验而购买了下水道疏通剂和大号塑料袋,但是所有这些间接证据,以及此前公布的录音都指向克里斯滕森绑架、强奸并杀害了章莹颖,而且还毁尸灭迹,这一定程度上肯定会影响到陪审团对嫌疑人的定罪与量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