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七年的「鸿蒙」或十月出货,华为如何再造「安卓生态」?

机器之能

发布时间:06-1414:54

撰文 | 四月、寓扬、太浪

壁立千仞,飓风安撼?

特朗普政府立下层层铁幕,切断谷歌、ARM、英特尔、AMD等命脉企业与华为的业务往来。

逼上梁山,华为两项「备胎」技术一夜转正,掷地有声,一手是芯片「海思」,另一手便是操作系统「鸿蒙」。

鸿蒙,HongmengOS或HomonOS,是华为正在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基于Linux,力图打通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等设备,以形成一套统一的操作系统平台。

余承东表示,如果安卓应用在操作系统上重新编译,运行性能提升超过60%。

这套系统的意义重大,不仅是在「数字铁幕」的大背景下为华为争取和保留市场话语权,更重要的是为中国科技相关产业提供系统层面的安全和保障。

但与此同时,要在超过八成市场份额的安卓地盘上分一杯羹,树立起华为的一席之地注定是一场棘手的长久战,而扎实的底层技术和持续的生态运维能力将会是华为能否再造一个「系统帝国」的决定性因素。

1 七年潜行

一场釜底抽薪的反击注定只能暗中潜行。

2012年的一天,任正非和部分华为技术高管在深圳一幢临湖别墅里闭门会议数天,话题落在「减轻对于安卓的依赖」。

此时,任正非和一众高管已经意识到,随着智能手机对安卓系统的依赖越来越高,一旦中美爆发贸易战,使用安卓系统的华为手机将可能会面临危险。

讨论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推出华为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 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任正非吐露「心声」。

随后,由华为三位轮值董事长之一的徐直军等高层领导的专业操作系统团队成立,并作为绝密项目不断推进。

为此,华为内部创建了一个专门的区域来容纳操作系统团队,也有专门的安保人员负责相关区域的安全工作,只有研发OS系统团队人员可以进入,并且员工一旦进入该区域,就不能使用私人手机。

「华为在自主操作系统上投入规模不小,陆陆续续投入了几百人」,知情人士透露。

而让「鸿蒙」系统真正浮出水面的还在于特朗普政府五月以来的各项「禁令」,平静的华为潮水之下,「鸿蒙」提速推进。

5 月 15 日,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这一直指华为的决定瞬间拉响了防备警铃!

此后,各种所谓的实体清单、ARM 芯片断供、Google 暂停部分业务、IEEE 禁止华为员工参与等动作不断,更是时时揪紧了国人的心。

5月21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回应,华为正在研发下一代操作系统(OS),最快将于今年秋天、最晚将于明年春天面市。

紧接着,「华为鸿蒙」商标现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华为于2018年8月注册的商标获批,商标专用权期限为10年。

5月底,外媒曝光疑似华为鸿蒙系统的界面截图,其称今年3月华为在德国专利商标局(DPMA)申请了外观专利设计并于5月14日公布,同一天华为申请了「ARK OS(华为方舟系统)」。

注:图片来自Huawei Central网站

该专利包括显示菜单、应用程序、应用商店,整体的设计布局和形状看起来与华为EMUI系统非常相似,只是一些UI元素发生了很小的变化。

除了用户界面,屏幕截图还提到了「安卓绿色联盟」,这是一个包括华为、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和网易在内的开放非盈利组织,旨在共同提升中国安卓应用体验。但该消息目前没有获得任何官方确认。

据最新消息统计,华为已至少在9个国家申请了「鸿蒙(Hongmeng)」操作系统的商标,包括中国、柬埔寨、加拿大、韩国、和新西兰等国。

昨日,再下秘鲁一城,消息显示,秘鲁反垄断机构Indecopi在5月27日已经收到了华为注册「Hongmeng」操作系统商标申请。

积极申请鸿蒙商标之外,华为还力邀安卓应用开发者加入华为开发者社区,将应用发布在华为应用商店中,目前这一社区由56万开发者构成。

福布斯6月初消息,鸿蒙操作系统或将搭载华为今年第三季度推出的Mate 3正式问世。

昨天,向来精准掌握电子行业动态的分析师郭明錤爆料,鸿蒙系统手机将在今年10月出货。

他还预测,假设美国对华为出口管制维持现况不变,华为手机2019年出货量可能达到2.15–2.25亿部。

2 注定路不好走

在智能手机非常成熟的当下,安卓与iOS生态早已枝繁叶茂。

2007年前后,在Linux内核的基础上,谷歌推出了安卓系统,苹果推出了iOS系统,一个走开源开放路线,一个走封闭自有路线,朝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在竞争中发展壮大。

经过近12年的生态建设,两大阵营号令天下的局面已然形成。

据市场咨询公司Gartner数据显示,2017年安卓系统占全球市场份额85.9%,iOS系统占据14%,两者市场份额之和近乎垄断。

华为此时进入似乎难度更大,鸿蒙系统能否取得成功仍然个未知数。即使是微软、三星强势入场,曾经掀起浪花,但已成为先烈。

不愿受制谷歌,2011年,三星拟开源bada系统

2009年,三星手机在操作系统平台上遭遇谷歌和苹果的激烈竞争,急需寻求突破。三星曾高调推出bada系统(海洋系统),后整合进Tizen系统,试图与安卓、iOS三分天下,但一直没有其他厂商愿意使用,三星自己打法也不坚决,安卓与自家系统两边用。

到今天,bada几乎销声匿迹,三星全线手机产品都使用安卓系统。

不甘心的还有PC时代的「霸主」微软,曾一手打造了全球普及度最高的Windows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市场初期,它也想分一杯羹,野心勃勃地推出了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并借助雄厚的财力强推。

当时诺基亚、HTC、三星、LG等都曾推出基于WP系统的手机,俨然要成为第三大手机操作系统。然而好景不长,到2017年底WP系统仅占全球市场份额0.1%,随后被微软抛弃。

一位资深智能硬件负责人向机器之心表示,安卓系统能做起来,除了开源、免费外,当时Java程序员居多,谷歌在框架上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把安卓框架中应用层和底层驱动层耦合起来,让Java程序可以直接在上面独立开发,这样方便Java应用快速应用,生态得到快速扩充。

而反观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除了微软一直固守PC业务,企图用一个Windows征服全球外;Windows Phone没有海量优秀的应用做支撑,忽视兼容性和生态建设是其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智能手机早期,三星微软等巨头都已失败,可见自研操作系统是一件成功概率极低的事情。

3 再造一个「帝国」

一套操作系统能否成功主要有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技术能力,主要包括Linux系统裁剪后的稳定性,驱动层的兼容性与性能,以及射频通讯系统的整合能力等。

另一个就是生态能力,如何搭建一个丰富的应用生态系统。尤其是后者,往往决定成败。

从技术能力来看,华为在操作系统上的投入显然不小。

前文提到,华为在自主操作系统上陆续投入了几百人,尤其是2017年,还引入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海波。

这位80后教授担任华为OS首席科学家、操作系统内核实验室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操作系统与并行分布式系统。除了履历金光闪闪外,其所在团队近五年在操作系统领域顶级会议(SOSP)上发表论文排名全球第四。

有消息称,华为操作系统是位于杭州的欧拉实验室研发的,但现在这一操作系统据传已转入消费者业务体系。

上述资深硬件负责人也向机器之心表示,华为在操作系统上应该早有积淀,因为华为海思很早就开始做移动芯片,在芯片开发的测试阶段,往往用自己的单系统进行验证,首先是验证芯片的功能,然后反过来验证芯片对操作系统的兼容性,因此往往手机厂商都会有一套自己相对独立的系统。

但他认为即将推出的鸿蒙系统应该仍是基于Linux系统打造,之所以说它能兼容安卓应用,是因为本质上它们(鸿蒙和安卓)都是基于Linux内核演化而来。

此外,华为海思本身具有射频芯片,以及完善的射频通信协议栈,这也是华为构建自身操作系统的优势所在。

由此来看,华为做操作系统在技术实现上并不难。

任正非在今年5月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也说过,「操作系统在技术上不难,难的是生态。我们是不是能做好一些简单的操作系统?现在我们还不能肯定说可以做得很好,但是会努力。」

显然苹果与谷歌长达十几年建立起的iOS与安卓两大阵营,会是华为构建操作系统的巨大挑战。

在生态建设方面,今年4月华为推出一款被称为「安卓性能革命」的方舟编译器,它是为华为EMUI9.1操作系统打造的一个编译工具。据华为称使用方舟编译器后,系统流畅速度可提升24%,系统响应速度可提升44%,并且第三方应用操作流畅度可提升60%。

其原因是:现有安卓系统中有一道绕不过去的坎,被称为虚拟机(Virtual Machine),它包含翻译器和编译器,主要作用是把Java语言转换成机器能够读懂的语言,从而让应用程序方便的跑在安卓系统上。虚拟机原本有利于Java应用程序的开发和安卓生态建设,但语言转换往往会造成应用卡顿和占用磁盘空间,影响用户体验。

方舟编译器最大的优势就是绕过虚拟机,可以直接将Java语言转换成机器码。也就是说通过该编译器,开发者的应用在上架应用商店前就已转化为机器码,因此可以在手机上快速安装、启动和运行,从而减少操作系统的运行负担。

余承东之所以说安卓应用在鸿蒙系统上重新编译,运行性能可提升60%,可见这一编译工具起了重要作用。

良好的编译工具是打造生态的基础,华为近期正在向全球安卓应用开发者抛出橄榄枝,邀请免费加入华为由56万开发者组成的社区。

注:图片来自网络,为某开发者透露的邮件信息

在邮件中,华为谈到自身操作系统的优势在于,近两年智能手机出货近3.5亿部,华为应用商店的月活跃用户可达2.7亿人。目前华为智能手机销量仅次于三星,位列全球第二,有广泛的用户基础。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机器之心,谷歌的暂停合作,意味着华为无法使用谷歌的产品,主要是未开源的安卓版本、Google Play框架、YouTube等服务,对于对谷歌服务较为依赖的欧、亚用户来说,这将对华为海外业务造成冲击,需要通过鸿蒙系统向海外用户提供服务。

相较而言,华为国内业务受影响很小,因为华为EMUI系统是基于安卓开源版本打造,应用生态早已本土化,并不涉及谷歌太多应用。

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统计,2018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2.06亿台,其中在中国大陆的出货量为1.05亿台,海外销售占比接近一半。

因此,海外市场将是鸿蒙系统真正落地的关键,应用生态的构建更是迫在眉睫。可以看出,华为并非另起炉灶重新打造系统生态,为了尽可能快的获得应用,它采取兼容安卓的方式,使原有安卓应用可以直接跑在操作系统上。

据了解,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华为内部造一个配合鸿蒙系统使用的APP生态,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

当谈及鸿蒙系统能否在生态构建上取得成功时,业内人士向机器之心表示这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鸿蒙系统活下来问题不大,尤其是国内市场,但想要在美国的禁令下,在国际市场取得成功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生态的培育需要时间,且不说安卓与iOS两大阵营已经非常成熟。」

此外,他还称注册商标往往要9个月,这意味着华为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无法在国际上使用鸿蒙商标。

郭明錤预测,搭配鸿蒙系统的华为手机将在今年10月出货。不过他认为,预期鸿蒙手机初期无法满足非中国市场中高端用户的应用程序生态需求,故会定位低端市场为主。在区域出货方面,鸿蒙手机初期出货主要集中在中欧、东欧与新兴市场。

华为西欧业务副总裁 Tim Watkins 最近也曾表示,华为的操作系统已在中国部分地区测试,预计很快能推出。

目前,网传360、腾讯、小米、OPPO、vivo等中国企业纷纷加入鸿蒙系统的实测,但这一消息被小米公司产品总监否认。并且网传数据称,鸿蒙系统测试机数量已达数百万台。

上述业内人士向机器之心表示,华为有这么大的用户体量,三四百万台的灰度测试(软件更新、改版往往会先在小范围测试)并不奇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