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和网易云音乐为什么要合并?

格隆汇

发布时间:06-1222:43

网易云和虾米的合并可对腾讯音乐形成阻击,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作者 | 糖钰阿宝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2016年,阿里音乐铁三角首次亮相,高晓松、宋柯、何炅这三位娱乐圈大咖,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随后,虾米音乐开始红火,刚巧不巧中国的数字音乐版权大战,就此开始了。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三强鼎立,有版权的都活了下来,没版权的都死了。

时隔三年,腾讯音乐赴美上市,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却混得不太好,6月11日,网易云音乐和虾米再一次传出了合并的传闻。

1

强势的腾讯音乐

事实上,在腾讯音乐上市后,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合并已被猜测多次,背后的逻辑是二线平台抱团冲击头部势力。

2018年12月,腾讯音乐在美IPO,旗下囊括了QQ音乐、酷狗音乐与酷我音乐等,更在今年1月与韩国SM娱乐达成战略合作,进一步扩充版权。对于处于头部势力的腾讯音乐,其步伐一直稳健。

据QuestMobile报告,截至今年3月,腾讯系的酷狗音乐、QQ音乐、全民K歌、酷我音乐的月活跃用户数占据移动音乐行业前四位,其中酷狗音乐月活跃用户规模达2.64亿。网易云音乐月活跃用户规模为1.32亿,位居第五。虾米音乐则未在榜单体现。

腾讯系音乐应用的强势表现与掌控的庞大版权库有关,其拥有3500万曲库,而这种版权优势仍在扩大。6月5日,QQ音乐宣布华研音乐全线回归,S.H.E、田馥甄、林宥嘉、郁可唯、飞轮海、炎亚纶等歌手作品已上线。而早些时候,有消息称环球音乐50%股权要卖给腾讯。

从目前TME财报来看,用户付费率依然偏低(不仅比同业的Spotify要低,也比同样花大价钱“租版权”的视频网站付费率低)。收购环球音乐股权,也是用金钱换时间——为整个摸索新的商业模式提供更多时间。

若腾讯真控股环球音乐,则将直接导致整个行业势力再次呈现绝对不对称。从各方探知的消息显示,这笔交易越来越可能成真。

另一方面,TME也在寻找B端机会。在副总裁及版权管理部负责人吴伟林2019年3月离职后,接替者是潘才俊。此番任命颇有深意——潘才俊此前创立了为硬件公司提供音乐解决方案的音乐公司“爱听卓乐”,该项目后被TME收购。让一个精熟B端业务的人来管版权,这揭示了TME未来的战略方向。

面对如此强势的TME,虾米和网易云音乐报团取暖也就不足为奇。

2

网易云与虾米的窘境

对于合并传言,虾米音乐的回应相当暧昧。一方面表示不予置评,又都表示不会放弃音乐赛道的争夺。

从虾米的回应来看,现作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音乐赛道看起来不容有失。

阿里音乐早期战略偏重阿里星球,在播放器的版权与资金方面的投入长期不足,导致虾米这个仅存的播放器生存窘迫。

而在阿里星球死掉之后,时任阿里音乐CEO的宋柯“升任”董事长,没了实权,而董事长高晓松直接调离音乐业务。此后近三年间,从张宇到杨伟东再到朱顺炎,阿里音乐CEO一职一直处于“兼职”状态。高管都是兼职,也是让人们对它的发展捏了一把汗。

其实,阿里大文娱也不是没为虾米着急过——此前有投资圈的消息称,为了给虾米寻找出路,时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的俞永福曾在2017年牵头,与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谈判合并事宜,但很快一拍两散。

2018年底,虾米“卖给头条系”的消息风传一时,但终究未能成行(如今头条系自己也摩拳擦掌地要做流媒体音乐服务了,据传该业务最早2019年6月上线)。

越来越边缘化的虾米,着实需要一个可靠伙伴。

网易云音乐可谓是不错的选择。

据悉,从2019年开始,虾米音乐内部已开启“人员优化”,阿里大文娱目前已经在孵化短视频和音乐类“创新项目”。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又进行了内部调整,目前已将收入重心转向流量最佳、收入最充裕的直播业务。

来自网易云内部员工的消息显示,2019年,网易云音乐将2019年度的KPI定为30亿元。一开始,网易云音乐将这个数字平均分配给了直播、信息流广告和会员三大业务,但在执行过程中也经历了多次调整。

比如信息流广告方面,有内部人士表示,从年初到现在,网易云音乐内部已经历了两轮换血,目前市场销售仍在调整中。

如若网易云和虾米想要把生意继续下去,只有两个选择:把音乐版权变成自己的(做音乐人计划,直接把唱片公司买下来),从B端探索音乐的更多商业价值。但目前内地音乐产业既早熟又青涩——早熟之处在于拥有大规模的流媒体音乐用户,并有更多付费潜力可挖,但青涩之处在于全产业链条不成熟。

网易云和虾米资源整合,也是有利于双方地位不那么尴尬;由此可以窥见,网易云和虾米的战略合作大概率会实现。

3

版权分发的大肥肉

业内人士表示,在版权层面国内还是腾讯音乐一家独大,但如果虾米与网易云达成合并则会有更多的可能。倘若百度、阿里、网易真的能够联手对抗腾讯,可能腾讯音乐的之后的日子并不会那么顺利,而国内音乐行业也终迎来一场变局。

2015年至今,腾讯系虽然通过版权和资本运作成为业内霸主,但通过播放器业务盈利似乎已经到了尽头。

再加上唱片公司的胃口越来越难满足(如TME近期发布的2018年Q4季度财报显示,腾讯音娱向音乐唱片公司合作伙伴发行普通股的股权支付费用为15.2亿元,这笔收入直接致其当季转亏)腾讯音乐在积极寻找其他的大肥肉。

参照太合音乐旗下海蝶、大石等版权分发业务,每年至少带来8位数的收入,而这才是才是真正的现金流,企业说到底,还是要盈利的,而这样的模式已被大佬们盯上,版权分发也是没有形成绝对控制的领域,网易云和虾米的合并也有利于此领域布局。

这种模式反映在市场上,就是彻底的卖方市场—任何一首歌都有下游企业抢着去买,只不过是抢到“吹胡子瞪眼”的程度还是抢到“头破血流”的程度之区别而已。

卖方市场下,版权分发商就对下游企业具有极大话语权。新的商业模式呼之欲出,版权分发的肥肉,相信各方都不会错过。

值得一提的是,据《2018-2023 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2012-2016年全国音乐产业市场规模不断增长,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2018 年增速仍保持7%左右,音乐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3760.15亿元。

音乐市场市场前景广阔,尽管有TME在前,不论网易还是阿里目前或都不会轻易放弃音乐领域的竞争。

之前本来的趋势是阿里音乐越来越边缘化,网易奔着两极化的不归路追着腾讯的尾烟一路狂奔,但网易云和虾米的合并可对腾讯音乐形成阻击,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