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8000米大“堵车” 登山者目睹队员从自己脚下滑坠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05-2619:14
02:09

封面新闻记者 田雪皎 刘建

珠穆朗玛峰发生了“大堵车”,8000米以上的“死亡区”,200多登山队员在山脊上排着长队。

这是2019年5月,珠峰南坡春季登山季的场景,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称,这个登山季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

这是一名印度女队员,最终滑坠遇难。

5月26日,川藏登山队队长苏拉王平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是2019年第一支登顶珠峰的队伍,“堵车”事件发生在他们下山以后,主要原因是孟加拉湾气旋引发珠峰大风大雪天气,缩短了登顶珠峰的窗口期,几十支队伍集中在5月22日登顶,在8500米以上,特别是希拉里台阶,上下山只有一条窄路、一个绳索,于是200多人在这里“堵车”,有人缺氧遇难。

“网友夸大了事件,这些应该都是预料之中的。”中国首支女子珠峰登山队队长麦子说,8000米以上的排队持续了5个小时,出现遇难多半仍是人为因素,“登山就是冒险和探索,就要面临这些不确定性。”

亲历者讲述:

上下山均有堵车 目睹女登山者滑坠遇难

5月26日,凯途登山队中方队长汝志刚告诉封面新闻记者,25日,他已安全返回加德满都。

这是汝志刚第一次登顶珠峰,然而却是让他终生难忘的一次经历。在登顶过程中,他看到有人患上雪盲症,直升飞机将其吊了下来。

汝志刚说,5月21日晚上7时许,所有等候“冲顶”的队伍都出发了,当时预测最佳的冲顶时间仅21-23日三天,“四号营地出发就已经开始轻微‘堵车’。”

经过一个通宵徒步,5月22日凌晨5点,汝志刚地道8700米的希拉里台阶下方,“这是一个小山峰,所有人在山脊线上行走,是一个单行道,上和下都经过这里。”

汝志刚到这里时,被堵了一个半小时,然后才登上8800多米的台阶,这段距离在平地上只要7-8分钟。“这时正好堵车了,因为第一批登顶的队员要下来,两端的人堵在了台阶上。”

汝志刚看着堵车,拿手机拍下了堵车的状况,“下山的人堵了3个多小时,当时非常寒冷,现场寸步难行。”

22日上午7时26分,汝志刚登顶后停留了半小时,下山至希拉里台阶再次“堵车”。等候一个半小时后,人群缓缓行动,“走到希拉里台阶中部,又堵车了。”

这一次“堵车”,所有人半蹲在一片冰壁上,一个斜坡让人直不起身。“半蹲一个半小时,双腿已经发麻。”汝志刚说,这时大家都希望有经验的向导站出来,像交警一样疏通一下交通。

“最后有人站出来,让登顶的人先下。”汝志刚说,这时下山的状况多了,缺氧和体能耗尽的情况出现,一名女队员在8700米处已经耗尽体能,嘴里说着胡话。

路过这名女队员,下行100米,突然前面一名男子“哇”地大声叫起来,“我看到一块黑色大石头向我滚来。”汝志刚说,他双腿跳起来,石头从双脚下滚过去,他才发现是刚刚那名女队员。

“我和她在一根绳上,她被绳结停住后,我也被绳子绊倒,羽绒服被她的冰爪扎了几个洞,还好人没事。”汝志刚说,这时他和向导才谴责女队员的向导来施救。

5月23日,在二号营地休息中,汝志刚得知这名滑坠的女队员已经遇难,是一名印度的登山者。

为什么“堵车”?

恶劣气旋压短窗口期 登顶日期集中

川藏登山队队长苏拉王平说,登顶珠峰,每年排队都会出现,只不过今年更为集中。“跟攀登队员人数没有关系。”

尼泊尔政府公布的数字显示,一共有381位登山者获得了攀登许可,考虑到每一位登山者至少雇佣一位登山向导,估计攀登珠峰的人数多达1000人。

“每年都差不多这个人数。” 苏拉王平说,根据往年经验,登顶窗口期在5月15日前后,但是今年突然遇到孟加拉湾气旋路过喜马拉雅山脉,导致珠峰的风特别大,“整个登顶窗口期压缩到了22号以后。”

苏拉王平的队伍是2019年第一支队伍登顶,5月15日便登顶后下山,“堵车”发生在这之后。“我们人员准备充分,不仅有当地夏尔巴帮忙运输,还有自己的向导。” 苏拉王平说,他们5月12日开始登顶,但其他四五十队伍由于物资还在运输中,不能这么早开始组织登顶。

“像去年,连续10多天都是好天气,大家可以错时登顶。” 苏拉王平说,今年登山队伍已经等了50多天,5月22日后的窗口期只有5天左右,大家都不想错过今年最后一个窗口期,否则前功尽弃,“200多人无法错开,就出现了排队等候的情况。”

苏拉王平说,“堵车“发生在希拉里台阶,这是登顶的必经之路,而且在山脊上,有人体能已经崩溃,他不让开路,其他人就过不去,“有两个人因为堵车遇难,可能是氧气不够了。我们还没离开大本营的时候,已经有两三个人遇难,一个是俄罗斯的,还是当地的向导,后来还有一个印度的。”

珠峰“堵车”意外吗?

每年都会遇到 “风和日丽叫什么登山?”

正常登顶的中国女子登山队

队长麦子和队员登上了珠峰之巅,中国首支女子珠峰登山队登顶成功。

谈及这次“堵车”事件,麦子说,她在现场看到有人在拍,“我知道又会被夸大,轰动世界。”

麦子带领的队伍,和其他登山队一样,5月22日开始登顶。当天凌晨的6点,“堵车”现象开始出现,5个小时过后,到上午11点才逐渐散。

“网上有很多视频,排着很长的队。”麦子说,如果熟悉登山就知道,每年都是一样的情况,“我们不能用平原思维来考虑登山,登山本来就有不确定性。”

2014年4月18日,麦子带领的中国首次女子民间珠穆朗玛峰(南坡)登山队,在尼泊尔一侧昆布冰川遇到大雪崩事故,当年登顶失败。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地震波造成珠峰山体晃动,引发致命雪崩,雪崩席卷了珠峰大本营,造成至少19人丧生,麦子带领的女子登山队的营地处于珠峰大本营中部,受到的冲击最为直接,登山队员5人全部受伤。登顶再次失败。

“如果说什么都是风平浪静的,风和日丽,那还叫什么登山啊,探索的精神都没有了。”麦子说,网络上有一些夸张,有人在网络上看了照片以后,甚至是嘲笑。“登山一年就一两次短暂的窗口期,堵车也是登山的一部分,不足以为奇。”

“攀登珠峰死亡概率现在每年4-6%,所以说每年死亡个4-6个人是很正常的。”麦子说,今年公布的14个,也是可控范围之内。

“今年遇难人数上升了,多半还是人为因素。”麦子说,珠峰南坡登山费最高8万美元,最低却在3万美元以下。“那你可以想象的到,这个服务绝对是天壤之别。”8万美元,意味着有强大的夏尔巴团队,有很好后勤保障团队,“如果低价团队的话,天气预报这个费用都省掉了,氧气瓶不够了,你觉得还有生命保障吗?”

一名资深媒体记者说,2003年,他从北坡登顶珠峰,那时就要排队,主要是在第二台阶。

据这名记者介绍,每年登山季节由于好天气窗口就几天,所以各队都抢着登。珠峰北坡联络官会提前与各队沟通,尽量合理安排出发时间段,所以“堵车”不会很严重。“堵车造成伤亡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客观看待,现在装备和氧气准备应该能应付堵车情况。因为堵车时耗氧量也低些,把氧气阀门关小点控制一下流量,调节好自己情绪挺过堵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