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丨特雷莎·梅辞职“脱欧”将走向何方?继任者会是谁?

澎湃新闻

05-2509:14

5月24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唐宁街10号宣布,将于6月7日辞职。英国延宕了三年的“脱欧”进程也随之走到了一个新的分岔口。

目前,包括二次公投在内的“脱欧”所有选项都仍存在可能性,未来英国“脱欧”前景仍迷雾重重。分析人士称,英国国内目前唯一达成的共识依旧只有不确定尽头的延期,“脱欧”的结局走向究竟如何,目前仍无人知晓。

《华盛顿邮报》25日分析认为,随着梅的离去,无协议脱欧,即硬脱欧的可能性更大。

当地时间2019年5月24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将于6月7日辞职。 本文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

鲍里斯·约翰逊接盘可能性大?

特雷莎·梅在24日的辞职演说中表示,保守党新领袖的选拔工作将于下周开启。根据规则,保守党议员们将通过两个阶段选举,把候选人的数量压缩至两名,并经由所有议员投票选出最后的夺魁者。这一进程预计将在7月中旬前完成。

目前,保守党内部大致分为“硬脱欧派”,以及对“脱欧”持温和政见者两大阵营。前者的潜在候选人包括人气长期居高的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多米尼克·拉布等。另一大阵营大多为特雷莎·梅的支持者们,主要包括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内政大臣贾维德、环境大臣戈夫等。

有政客担心,强硬派的候选人将竞相提出最“硬”的“脱欧”方案,最终导致英国走向“无协议脱欧”。而保守党中间派的一位内阁部长表示,如果选举中保守党被“硬脱欧”候选人拉向右翼,温和派不会保持沉默,他们将脱离该党。

鲍里斯·约翰逊被广泛认为是接替梅的领跑者,但他将是众多竞争者中的一员,外交大臣亨特24日已经宣布了他的候选人资格,预计还会有许多其他人效仿。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研究员叶江给出的潜在人选是5月22日刚刚辞去下议院领袖一职的安德里亚·利德索姆。

“2016年‘脱欧’公投通过后,时任首相卡梅伦辞职,那时利德索姆在保守党内的呼声与特雷莎·梅差不多高,但利德索姆之后因针对特雷莎·梅的歧视性语言——讽刺特雷莎·梅没有子嗣——而落选。”叶江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现在她又在‘脱欧’协议草案再次提交审议的关键时刻辞职,很可能是有角逐首相一职之意。”

当谈及利德索姆的潜在竞争对手时,叶江表示,目前保守党内不太可能选一个相对极端的人,如鲍里斯·约翰逊,他部分观点极端,且备受争议(如坚持“无协议脱欧”等)。如果选他担任首相,那么保守党内部就“捏不起来”,党内矛盾会很大,约翰逊虽然有支持者,但反对者也坚决地反对他,而且这些反对者态度相当地强硬,这就对约翰逊团结党内力量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保守党可能选出一个四平八稳,大家都支持,但在政治上也会有新动作的人来接任首相。我难以精准预测具体是谁接任,但应该是一位政治观点较温和,但在‘脱欧’问题上更坚定的人。”叶江说道。

但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冠杰认为,按照保守党换领袖来确定新首相人选方式的话,鲍里斯·约翰逊有最大可能接任首相。

李冠杰认为,保守党中仍有很大一股势力是支持约翰逊的,如第一任“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戴维斯,以及22日辞职的下议院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这两人和约翰逊都政见相近。

此外,从政绩、观念以及影响力等多方面综合考量,约翰逊比其他大臣要高出一大截。“如果给潜在接任人选们都打个分,约翰逊能打80分,那其他剩下的估计都只有二三十分。差距十分明显。”李冠杰告诉澎湃新闻,“若约翰逊上台的话,那么之前从特雷莎·梅内阁中辞职的人,约翰逊都会加以利用,以团结起来反对支持特雷莎·梅的势力,来巩固自己在保守党内的领袖地位。”

但是如果需要重新进行大选来确定首相人选的话,李冠杰认为,工党领袖科尔宾有一丝上台的机会,其影响力除约翰逊之外无出其右者。

“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加大?

无论谁成为特雷莎·梅的继任者,都将不得不面临一个首要的艰巨任务——继续带领英国完成“脱欧”进程。

今年以来,特雷莎·梅与欧盟方面谈成的“脱欧”协议三次遭遇英国议会下院的否决。伴随着保守党内部反对者的屡次“逼宫”,特雷莎·梅一度试图以“公布辞职时间表”换取“脱欧”协议草案被通过。为此,她不仅日夜奔波于各方之间,向来反对“二次公投”的她甚至在这一问题上也松了口,同意议会决定是否以全民公投方式认可这份与“脱欧”相关的法律文件,但前提是议会下院要先通过现有的“脱欧”协议草案。

然而,这一努力并未获得成功。英国议会下议院领袖利德索姆5月22日宣布辞去职务更令特雷莎·梅的努力遭受重大打击。任期内先后有36名内阁大臣辞职的特雷莎·梅,已日渐走向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境地。

当前,在原定的英国“脱欧日”3月29日已过去近2个月之后,英国“脱欧”的前景依然不明。特雷莎·梅的辞职也更为英国未来的“脱欧”道路增添一层迷雾。英国议会下院原定于6月第一周就“脱欧”协议草案进行的第四次投票,由于欧洲议会大选等原因被推迟,已确定于6月7日辞职的特雷莎·梅或将注定无法在其任内看到一份形成效力的“脱欧”协议。

“当前的‘脱欧’协议草案与之前相比差不了多少。最重要的爱尔兰-北爱尔兰边界管控问题的处理方式在草案中仍与之前类似,按照目前的协议草案,北爱尔兰将在英国‘脱欧’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接受欧盟的管制,这就属于领土主权问题了。现在不管是哪个国家的领导集团,只要遇到领土主权问题,都会十分谨慎,因为这是每个民族的底线,英国自然也一样,议员们不会拿北爱尔兰开玩笑,让欧盟‘托管’它几年。”李冠杰说,只要爱尔兰-北爱尔兰边界管控问题不得到解决,那么特雷莎·梅拿出的这份最新“脱欧”协议草案未来被通过概率微乎其微。

叶江进而指出,英国未来的“脱欧”道路将取决于保守党的新领袖是“硬脱欧”派还是“软脱欧”派,以及他/她在党内能够获得多少支持。

“现在从保守党内部看,总体倾向是不愿意马上进行第二次公投,认为这可能造成英国社会和保守党党内更大的分裂。未来或许还是希望通过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来‘脱欧’。”叶江说,坚持现有的“脱欧”协议草案,或是通过与工党合作给出新的方案,将成为未来英国“脱欧”的可能性。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同样认为,英国的“脱欧”前景将取决于下一任领导者的立场。该报道分析称,英国下一任首相很可能是“脱欧”的坚定支持者,或将试图与欧盟方面重新谈判“脱欧”协议,如果谈判失败,英国或将再度出现“无协议脱欧”(“硬脱欧”)风险。

报道称,多数企业和经济学家认为,“无协议脱欧”将导致经济动荡并使英国陷入衰退。英国议会今年早些时候已投票否决了“无协议脱欧”的路径,但这一决定并不具有强制性,因而,“无协议脱欧”目前仍是合法的选项之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