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拟批准更名高校比去年大减,“学院”更名“大学”趋严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05-2507:51

教育部5月23日在其官网公布了《关于2019年拟批准设置高等学校的公示》,公示名单涉及11所高校,公示时间为2019年5月23日至6月6日。

此次公示通过后,如不出意外,将有4所高校由“学院”更名为“大学”,4所高校由“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本科学校,以及3所高校由专科升格为本科学校。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今年进入教育部“拟批准设置高等学校”公示名单的高校仅有11所,相比往年尤其是去年数量大幅减少——根据教育部官网信息,2015年、2016年及2018年,进入公示名单的高校数量分别为32、39、40。其背后,是教育部及多个地方对高校更名的收紧。

阜阳师范历经15年有望改名“大学”

此次教育部公示的11所高校名单中,安徽省有三所:阜阳师范学院拟更名为“阜阳师范大学”;安徽工业大学工商学院拟转设为独立设置本科学校,新设学校名为“马鞍山学院”;安徽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拟升格为本科学校,名为“安徽艺术学院”。而在去年5月教育部的公示名单中,40所拟设置高等学校中,仅有1所来自安徽。

拟更名为“阜阳师范大学”的阜阳师范学院,曾为更名“大学”经历了一些波折。根据公开报道,该校早在2005年即提出筹建“阜阳大学”。2009年4月,据《新安晚报》报道,对于高等教育力量孱弱的皖北地区,安徽省教育厅也公开表态,支持阜阳师范学院筹建“阜阳大学”;根据该校官网新闻,直至2014年3月,尚有阜阳市政府主要领导前往学校召开“现场会议”,强调“把争创阜阳大学作为当前的核心任务和刚性要求”,力争早日获批。

此后的2015年~2016年间,阜阳师范学院官网上仅能搜索到一条学校召开“更名方案研讨会”的新闻,且未再提“阜阳大学”的校名。2017年7月,该校官网刊载新闻称,阜阳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来校指导校地联合创建大学工作”,其中首次出现“创建阜阳师范大学”的说法。

该文提及,创建大学工作事关“提升学校档次层级”“推动阜阳经济社会发展”“改善地区形象”。

“创建工作有困难有压力,但有利条件大于不利因素。总体来看,创建工作拥有省委、省政府对阜阳的倾力支持,学校经过多年发展比较优势明显,创建工作合力较强。”阜阳市委书记李平在上述会议中称。

此后,阜阳师范学院更名工作加速。2017年年底,安徽省副省长谢广祥在该校调研时,要求“省市各有关部门要充分认识到阜阳师范学院更名创建对于安徽尤其是阜阳的重要性”,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2018年 5月,安徽省教育厅同意阜阳师范学院11个师范类专业进入本科第一批次招生,这被当地媒体解读为“助力该校更名工作”。

2019年5月23日,教育部公示“2019年拟批准设置”的11所高等学校,阜阳师范学院更名阜阳师范大学位列其中。此时距离该校首次提出更名已有15个年头,但对地处皖北的阜阳而言,“大学梦”将圆。

今年公示的拟更名高校数量少,多地从严

《中国青年报》曾报道称,进入新世纪后,中国高校的改名则出现了几个主要动向:将涉及的地域越改越大;改变学校的性质类别,实现“高等专科学校——学院——大学”的更迭;界定学科类型的用词越来越时尚、综合,比如,用“金融”取代“财政税务”,用“工学院”取代“机电”,等等;去掉校名中的“职业”或“职业技术”字样。

以2018年为例,根据教育部公示,有15所高校校名拟摘掉“职业”的帽子,升格为本科学校,另有16所高校由“学院”更名为“大学”。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进入教育部“拟批准设置高等学校”公示名单的高校仅有11所,相比往年数量有所减少——根据教育部官网信息,2015年、2016年及2018年,进入公示名单的高校数量分别为32、39、40(暂未查到2017年数据)。

上述11所高校中,仅有4所高校拟由“学院”更名为“大学”,分别是阜阳师范学院拟更名为阜阳师范大学,甘肃政法学院拟更名为甘肃政法大学,湖南商学院拟更名为湖南工商大学,淮海工学院拟更名为江苏海洋大学。

3所高校拟由专科升格为本科学校,安徽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拟更名为安徽艺术学院、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拟更名为福建技术师范学院、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拟更名为广西职业师范学院。此轮更名未出现“摘掉职业、技术”帽子的高校,相反,拟更换的新校名中包含了相关字眼。

值得注意的是,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及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也曾出现在去年教育部“拟批准设置高等学校”公示名单中。彼时,两校拟更校名分别为“广西经济学院”“福建应用技术学院”。相比去年,两所学校此次拟更校名均保留了“技术”“师范”的帽子。

教育部2017年曾发布《关于“十三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坚决纠正部分高等学校贪大求全,为了更名、升格盲目向综合性、多科性发展的倾向”。其中提及,严格依据标准审批“学院”更名“大学”;坚持高等职业学校原则上不升格为本科学校,不与本科学校合并,也不更名为高等专科学校的基本政策。

这一背景下,各地高校“更名”趋于收紧。比如,2019年4月10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开展《广东省高等学校设置“十三五”规划》中期调整工作的函,要求“专科高职学校不升为普通本科学校”,“严格规范校名使用,继续坚持农林、师范类院校‘不脱帽’,体育、艺术类院校不更名大学的政策要求”。

2018年,黑龙江也在该省《高等学校设置“十三五”规划》中要求,从严掌握“学院”更名“大学”项目申报标准,严格控制不符合社会需求、政策导向和规定标准的“学院”更名为“大学”;高等职业学校(含高等专科学校)原则上不升格为本科学校,不与本科学校合并;高等职业学校不更名为高等专科学校。

澎湃新闻梳理得知,教育部2018年5月公示的15所拟升格为本科学校的职业院校,其中部分学校尽管最终升格成功,但并未如愿摘掉“职业”“技术”等帽子。比如拟更名为“南昌文理学院”的南昌职业技术学校,在2018年年底官方宣布升格成功的表述中,仅提及“升格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原有校名不变,仅在校名后括弧中注明“本科”。

教育部在上述2017年发布的文件中,鼓励“布局合理、条件具备、办学行为规范的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本科学校。在地方,广东、黑龙江等省份也将独立学院转设工作摆在“首要位置”。

今年拟批准的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本科学校共四所,分别为马鞍山学院、福州工商学院、潍坊理工学院以及新疆理工学院,除新疆理工学院为公办,其余三所办学性质均为民办。四所拟设独立本科学校“前身”分别为安徽工业大学工商学院、福建农林大学东方学院、山东师范大学历山学院以及新疆大学科学技术学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