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一)

佳木心语

发布时间: 19-05-2423:48培训师

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就到了这个尴尬的年纪,说年少不再被人容忍,说年老会招来更多笑语,我们不再有恣意妄为的借口,我们不再有懦弱后退的理由,这一切,只因为我们岁月的车轮已碾过了三十个春秋,三十而立,不管你是否能担起生活的重担,不管你是否面对苦难足够勇敢,进,山重水复后也许一马平川;退,浑浑噩噩后也许鸿沟万丈。

也曾记得曾经的月下花前,也曾记得过往的烟雨湖边,那时连飘满雾霾的空气都是甜的,一辆斑驳的单车,一个外加的后架,一杯氤氲着香气的奶茶,一串五道门淌着佐料的面筋,那时天真地以为自己拖的是全世界,那时以为充满童真的誓言就是地久天长。时光的星星点点,串成了短暂的求学瞬间,就这样,走过飘着芳香的雨季,有过泥泞中拾起花瓣的惊喜,有过悲伤中的愁肠百结,有过迷失中的兜兜转转,终于,韶华逝去,我不再年轻;时光荏苒,你绿树成荫。

我记得那时每个周六我们宿舍的哥们都要去打篮球,从一个个动作浮夸,到一次次争抢篮下,从一次次跌倒滚爬,到一场场汗如雨下,那时也许我们并不知道,兄弟们的篮球打一回,少一回,熄灯后的卧谈,谈一次,少一次。尽管很早就预见了离别,但还是没有用心的把青春咀嚼,多少次对大大的思念在睡梦里百转千回,多少回对兄弟的挂怀在通话后如野草般疯长。人与人,见一面少一面,餐与餐,吃一顿少一顿,人生就是一个减法,从儿时的贫瘠与富足,减到耄耋时的富有与单薄,人生也是一场角斗游戏,从满血到锐减,只不过,游戏可以满血复活,而人生却再也无法重新来过。

记得那会有个舍友总去捡那些矿泉水瓶,那会瓶子还很值钱,一毛钱一个,我们也帮着他捡,大家等到班里下课以后,等到别的同学走完,我们就去翻箱倒柜,就去搜集一个个矿泉水瓶,一毛,两毛,三毛……等我们攒的足够多我们就去卖了瓶子换钱买瓜子吃。现在,这位同学已是国内知名通信公司的西南大区经理,别说矿泉水瓶,我估计廉价的矿泉水他也不一定会喝了。大学的好,就像浴池,让你坦诚相对,不分贵贱;让你卸下防备,拾起尊严。

记得那会我们经济都很拮据,说白了就是很穷,大家一副屌丝样每天几个铁哥们打打闹闹,就差用言语来表明我单身我骄傲。那会的女生也是一副质朴的样子,没有浓妆艳抹,没有争奇斗艳,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每天放学后我们就挤上那辆拥挤的双层巴士去带家教,从此一路飞驰,一路欢歌,路上不断有同学到站,而我一直坐到站的尽头,那会大家也没有戒备的心理,可能人心也没有那么复杂 ,大家压根没有觉得在外边带家教,晚上住人家有什么不妥,那时我们年少,碰巧岁月静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