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税”太高民愤大,开发者呼吁:请放松你手中的缰绳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5-1920:04

撰文/ 麻策

编辑/ 赵艳秋

“苹果税”太高,再次惹争议。

最近,苹果在一起由App Store抽成引发的诉讼案中败诉,美国最高法院判决iPhone用户可以继续起诉苹果App Store的垄断行为。此前,苹果咬定,其抽成针对的是开发者,用户没有资格诉讼。

图/视觉中国

这是一场迟到的胜利。这个诉讼是2011年由罗伯特·佩珀和其他3名iPhone用户首次提出。8年前美高院支持了苹果,此后围绕“30%苹果税”的争议持续数年。但这次,判决结果向消费者这边倾斜。

开发者则期待一场蝴蝶效应。映客CEO奉佑生向AI财经社表示:“从这件事到苹果推出改进政策,应该还要很长时间,但对中国开发者是好事。”

“至少有苗头了。”一位苹果开发者在判决结果公布后评论,“松动了就有希望了。”

01

吃亏的消费者

“送飞机上号。”斗鱼游戏主播俊王爷向他的粉丝说明直播上号规则,还不忘补充提醒一句,“不要在苹果上购买鱼翅,去淘宝买,便宜。”

鱼翅,是斗鱼平台上的“货币”,可以用来换取各种礼物。比如,每架飞机的价格是100鱼翅,按斗鱼的官方标价,1鱼翅等于1元。

但AI财经社发现,苹果上买两架飞机的钱,在淘宝上都快够买三架了。从iOS端直接充值鱼翅,100元只能得到70鱼翅,消费者直接损失30%。而在淘宝上购买,比例接近1:1,部分商家还有略微的优惠。

“这是因为按照苹果的规则,虚拟物品‘应用内购买‘的行为,要被苹果直接拿走30%。”直播行业从业者邓锋向AI财经社解释。苹果《App Store审核指南》中规定,开发者在App中提供用户订阅、游戏内购、会员服务、向原创作者打赏等,属于“应用内购买”,苹果将从中抽取30%的分成。

图/图虫创意

“对于这些抽成,平台肯定不能自己补贴,不然每单生意都要亏损。”邓锋说。这意味着,苹果名义向开发者征收的手续费,实际转嫁到了消费者头上。

同样是购买一款应用的内购服务,苹果用户往往要多花30%的价格。不少用户将苹果的抽成行为称为霸道行径。作为乔布斯的信徒,罗永浩也曾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吐槽苹果抽成“确实很恶心”。

滴滴打车、美团外卖、视频会员,都出现过同样的服务,苹果上的价格比安卓要贵的情况。以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等主流视频App会员为例,根据去年3月的媒体报道,当时苹果用户订阅比安卓用户普遍贵25%左右,这些事件曾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苹果向来宣扬自己是一家保护消费者的公司,但在商店抽成这件事上,却遭到了消费者的广泛抱怨。

去年11月,美国最高法院对苹果App Store反垄断诉讼进行听证,这起诉讼由多个反垄断团体代表消费者对苹果公司发起。当时代表消费者的律师认为,苹果手机用户只能在一个地方买到应用程序,如果有一个开放的应用市场将会促进竞争,人们将能享受到较低的价格。

这起由消费者发起的针对苹果应用商店的反垄断诉讼案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但当时该诉讼案被美国联邦法院驳回。这可谓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对决。8年前美高院支持了苹果,但这次,判决结果向消费者这边倾斜。

苹果在最近的这起诉讼败诉后发表声明:“今天的裁决,意味着原告可以在地方法院继续他们的案件。我们相信,只要事实摆在面前,我们就会占优势,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苹果App Store都不是垄断的。”

“如果(苹果)能降低抽成比例,那不仅对开发者,而且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好事。”邓锋表示。这将降少用户的支出。

02

疼痛的开发者

邓锋团队开发的一款App先后因为不服从苹果的抽成规定遭到3次下架。“下架最长的一次两个月,最短的一次3周。”

苹果对虚拟服务认定严格,而且基本不给予开发者辩解的机会。邓锋当时开发了一款撮合应用,他认为自己的这款App只承担了交易中介的作用,用户的充值实际流向了服务提供者,类似微信打赏,自己的公司并非是最终受益者。

有趣的是,他的这款App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的认定完全不同,苹果将其认定为虚拟道具服务,而谷歌却将之划分到了电商服务范围,待遇也因此不同,“要向苹果交30%的税,谷歌不用。”

事实上,电商平台因为被判定为实物交易,苹果是不能收取抽成费用的。邓锋先后3次就平台服务属性问题向苹果解释,最终都受到了下架整改处理。“一解释就被下架,后来我们就服帖了,他们理解不了,你要是持续解释就过了。后来懒得弄了,干脆全交。”

打赏究竟是否要向苹果交“税”的争议,最轰动的一次莫过于微信和苹果的直接对抗。2017年中,苹果规定打赏也适用于抽成范围,要求从微信公众号打赏中抽走30%。微信因为拒绝支付一度取消了打赏功能。该事件引发的矛盾在2018年才正式缓解,双方达成协议,以苹果允许微信打赏回归、免收提成告终。

图/图虫创意

“那是两位大佬,不一样。”邓锋强调,众多的创业公司并不能享受到苹果给微信的“礼遇”。“而抽走30%对大部分开发者而言是很疼的。”

美国流媒体巨头奈飞也因苹果抽成而不满。2018年,奈飞用户在iOS端的付费中,每11美元就有3.3美元流入苹果的口袋。奈飞不得已做出反抗,2018年底,它选择将iOS端的会员购买功能去掉,禁止用户在iOS端续会员费,以此来抗议苹果公司的收费政策。

和奈飞类似,瑞典知名流媒体服务商斯波蒂菲同样采取了绕开苹果付费渠道的策略。斯波蒂菲发言人乔纳森·普兰斯曾形容苹果的行为是,“吃了自己的蛋糕,还想跨过来吃我们的蛋糕。”

2014年,数字漫画发行商comiXology主动取消了iOS内购功能。由于苹果的政策,comiXology在iOS版App中卖出一本售价3.99美元的漫画,实际只能拿到2.8美元。国外媒体曾就此对苹果的抽成政策进行了抨击,当时有媒体分析认为,5%到10%的抽成比例可能比现行的30%更加合理。

无独有偶。苹果并非是唯一一家因抽成政策不公平遭受指责的公司。谷歌面临同样的处境,有同样高达30%的抽成政策。知名游戏开发商Epic拒绝将旗下火爆的游戏《堡垒之夜》的手游版上架Google Play。

图/视觉中国

Epic创始人斯维尼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谷歌三七分账是其决定不将游戏上架Google Play的原因之一。与很多人持有的不应被抽成的态度不同的是,他认为既支付了费用就要能够获得相应的服务,“支付给谷歌的费用和获得的服务不成正比”。

“Epic敢反抗谷歌,但对苹果没采取同样的反抗,因为安卓系统选择比较多。”游戏行业观察者、分析师郑金条对AI财经社说。“在国内基本听不到对Google Play的抱怨,因为都集中在第三方市场。”而国内第三方应用市场往往没有抽成政策。

Epic已经推出了自有的游戏分发平台,试图在苹果、谷歌等巨头的碗里分一杯羹,且将平台分成比例下调至12%。

“法律层面反垄断推进,加上像Epic等其他平台的竞争搅局,有可能推动行业改革。”郑金条说。

03

难逃苹果税

但毕竟不是每位开发者都可以像Epic那样,自建分发平台。于是,一些开发者发明了“切支付”,在产品中暗自嵌入第三方支付系统避免分成。

这种方式即便被苹果明令禁止,但因为其隐蔽性却屡禁不止。有统计称,iOS游戏免费榜TOP100的产品中,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产品都偷偷采用“切支付”。

苹果对此已经多次审查,试图勒紧缰绳。据一位游戏从业者对AI财经社回忆,2017年及之前,是切支付较为泛滥的时期。“苹果管得不严,iOS产品内购通常会提供三种方法,苹果、支付宝和微信。”

2017年,苹果对这一行为进行了重点打压,加强了审查力度,“一波一波收拾”。“事前审查,就是应有上架前,开发商还可以通过隐藏躲过;但事后审查,即你上线后还是会来抽查,查中了就下架,大部分都被打服了。”

“原来大家(做切支付)的动力都十足,但现在来说,想绕过苹果已经变得非常不容易,随时可能被下架。”除非你做的只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应用,不会受到苹果的特别关注,才有可能侥幸躲过事后抽查。

该游戏从业者所在的公司曾因“切支付”,遭受过苹果的审查下架。在他看来,开发者对苹果是又爱又恨。“App Store的单一通道和封闭性,保障了生态内的基础安全,这方面苹果做得遥遥领先,但分成比例谈不上科学。”

上述游戏从业者认为,处于灰色地带的玩法不应得到推崇,但苹果也应该适当放松手中的绳索。“开发者要的是一个稳定有价值的生态。”他对AI财经社说,“调低抽成比例肯定对开发者更有吸引力。”他乐观地认为,美高院的最新判定,将是苹果缰绳松动的开始。

但一位苹果分析师对AI财经社也表达了他的看法:“我觉得短期内(苹果)不会有什么变化,首先裁定本身只是说明消费者未来可以起诉苹果,但目前没有对苹果有任何处罚,而且美国的这种反垄断官司持续时间非常长,结果也不好说。”

多位采访对象表达了与上述分析师类似的看法,这种矛盾和对峙仍将长时间持续。

(应受访者要求,邓锋为化名)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