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14天12起女性“荣誉”被杀案,凶手均为男性家族成员

纵相新闻

05-1916:13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何律衡

“我杀死了我的妹妹,因为她败坏了我们家族的名声。”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卡兹地区(Kachi),年轻的男孩面色坦然。

“为了家族的荣誉,我杀了她和她的爱人,我要借此给镇上的所有女孩一个教训。”

人们在街头抗议,拒绝“荣誉”杀戮

妹妹的尸体已经被发现两周了,包括男孩在内的家族任何人都未被逮捕,尽管警方早已知晓嫌疑人的身份。

而在这窒息的14天内,家族成员针对女性亲属有关“家庭荣誉”的杀戮,在巴基斯坦持续进行中,经确认的就有12起这样的谋杀。

据巴基斯担《黎明报》周二(5月14日)报道,一位来自拉合尔的妇女在离开丈夫前往朋友家避难后,据称被其儿子、兄弟和姐夫枪杀。

当地警方称,在发现尸体的一天前,死者曾联系警方称其家人正在追杀她。目前,警方已对5名嫌犯提起诉讼。

人们在街头抗议:停止对女性的杀戮

几乎每个星期,巴基斯坦都会传来有关“妻子们被勒死”、“女儿们被枪杀”、“姐妹们因家族‘荣誉’被淹死”的消息,嫌犯有时是一名男性,但更常见的是多名男性家庭成员共同参与其中。

而绝大多数凶手都没有受到惩罚的事实,也一再印证了一个绝望的现实:在26岁巴基斯坦女星巴洛赫于2016年被其兄弟谋杀后,巴基斯坦通过的相关法律被证明是无效的。

据了解,巴洛赫(Qandeel Baloch)曾作为模特、演员和社交媒体名人在巴基斯坦享有极高的人气和知名度,她因为常常在社交平台上讨论自己的日常生活与各种有争议的问题而备受关注,曾是巴基斯坦糊脸上搜索量最高的十大人物之一。

2016年7月15日晚,巴洛赫在睡梦中窒息而死,她的兄弟瓦西姆·阿泽姆(Waseem Azeem)对这起谋杀事件供认不讳,称她“为家庭的荣誉”“蒙羞”。

这起谋杀被曝光后,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愤慨,巴基斯坦议会一致通过法案,禁止与“荣誉”相关的杀戮,规定对被定罪的杀人犯判处终身监禁——在此之前,若他们被受害者亲属原谅,可以通过金钱获取自由。

2016年,活动人士为巴洛赫案件街头抗议

但就像拉合尔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尼达·基尔马尼(Nida Kirmani)所说的,即使立法得以通过,这些残忍杀害“违反父权者”的人,仍在继续以同样的速度杀人,经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阿萨德·巴特证实,2016-2018年,该国发生了1500多起类似的杀人事件。

而据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的统计数据,从2014年2月开始的两年期间,这个数字是1276起,其中400起被警方证实登记为犯罪。

除了女性们仍然面临男性家庭成员的死亡威胁,那些试图呼吁当局重视此事的人们也冒着生命危险。今年3月,涉及5名女性家庭成员死亡的Kohistani案的呼吁者阿夫扎尔(Afzal Kohistani)被谋杀。

  人们在阿夫扎尔葬礼中哀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向英国《卫报》表示:“我不会责怪别人,而会责怪政府不赋予妇女权利且支持父权制。这是由部落领主和精英管理的政府。”

在巴基斯坦,国家体系与更加退步的社会制度并行,这种制度强化了父权制,剥夺了女性的权利。

2008年8月,同样在俾路支省,三名女孩因为希望自愿结婚而被活埋,当地媒体报道说,一名国家部长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参与了这一罪行。

当巴基斯坦参议院讨论此事时,有两位参议员,萨达尔·伊斯拉尔拉·扎里和泰姬·贾马利为这一行为进行了辩护,并将其称为“部落习俗”。

作为为数不多的坚持报道“荣誉”杀人事件的记者之一,卡迪尔·纳西卜(Qadir Naseeb)就曾向媒体透露,在进行报道时,常常收到来自有影响力的人和部落首脑的威胁。

“无论多少人强调这一威胁,政府很少会逮捕和惩罚肇事者。令人不安的是,我采访的所有杀手都没有感到愧疚。”

“除非有一个赋予妇女权力的平等主义国家,否则荣誉杀戮将继续存在。”《俾路支时代》专栏作家米尔·穆罕默德·阿里·塔尔普尔如是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