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号|泱泱大国,不能让造了一辈子原子弹的老人吃不起抗癌药

浙江新闻

发布时间:04-2412:53

2019-04-24 12:12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评论员 刘雪松

原公浦所获的荣誉证书 图片来源:北青深一度

在1964年成功加工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心脏”部件铀球的老人原公浦,如今85岁高龄的他在与癌症抗争。准确地说,是在与疾病面前的支付能力抗争。面对昂贵的抗癌药,每月区区4000多元退休金的原公浦,通过好心人的关系,在自己参加临床试验的一家公司弄来几瓶实验剩下、尚未销毁的药。这些法理上属于“假药”、对方讲明了吃出问题“没有任何人可以为它负责任”的药服完之后,原老现在面对病友可以帮忙买到的3000元左右一瓶的仿制药,也是无力支付。

只要有药,吃死也不怕。大漠里参与过10次原子弹试验,没有难倒过、从没怕过的原公浦,退休后为自己看不起病、吃不起药而“奔走无门”,觉得自己“没有尊严”。作为当初冒着各种不测而完成中国第一颗原子弹铀球完美三刀切割的大国核工匠,今天老人心里有些黯然,人们都能理解。也因此,在这条新闻的背后,人们抱以同情而呼吁——别让功臣晚年落泪。

作为“支内”从甘肃省退休到上海安享晚年的原支浦,不论是上海闵行区民政部门,还是中核集团下属公司,都鉴于老人对国防原子弹研究的特殊贡献,尽到了慰问、帮困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对于老人的就医用药问题,上海当地民政部门表示为难,“政策上对药品的报销有严格规定,用药也是一个长久的问题,这个口子不能开”。所谓爱莫能助,便是如此。

相关部门所说的政策规定的报销“口子”,指的就是现行医疗保障政策中规定的,哪些药物可以报销以及确定的报销比例、哪些药物属于不能报销的范围等等。而这些“口子”,对于原公浦这样为共和国国防事业作出过特殊功勋、但属于普通员工的人员如此,对于亿万退休老人,也是如此。因此这个“口子”,实际上“卡”的是所有人的生命线。

而网友对原公浦老人给予更多的关注、更大的同情,正是因为老人一生在国防核研究事业上做出过贡献,希望不让这些当年默默奉献的“英雄流血又流泪”,这种朴素的感情,同样是令人动容的。人们不是在刻意埋怨所谓“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而是在国家的财力还不能全部托起所有人重大疾病医疗保障的今天,希望能够给原公浦这样一些为国家作出重大贡献、但如今过着普普通通百姓生活的老人,在生命的保障上开一条特殊的“口子”,给出应有的待遇。凭心而论,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尽管生命面前,尊严是人人平等的。但原公浦这样的老人,他们对于尊严二字有着特殊的感受,旁观者也有特殊的感怀。他们的尊严,是与后来者、未来者能够像这样的前辈一样投身特殊事业,是有着激情、激励、激发的示范作用的。换句话说,是与中国砥励行走在强国路上的姿势与速度相关联的。他们的贡献不被忘却,他们的晚年医而无忧,这是今天早已步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已经具有的财力,也是政策上应该给予的礼遇,老百姓没有异议。这份觉悟、这份情怀,网友已经在原公浦老人晚年生命的遭遇面前呈现出来了。国家政策层面在“口子”的操作上,没有很大的难度。

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原公浦老人的生命保障卡在政策的“口子”上,其实是卡在人性设计的口子上。原老遭遇了医疗保障政策的卡口,但得到了普通人群给出的呐喊与温暖。从这个意义来说,原老是不凄凉的。人们为原老呼唤,其实是为所有为大国做出特殊贡献的人们的命运在呼唤,在为大国走向更大更强在呼唤。因此政策的制定者、设计者,应该听到这些朴素而又充满激情的呼声,在呼声中反思应有的人性化与激励机制是否到位。

人们理性地认识并感知到,国家财力暂时还不能满足所有人群所面对的救命用药支付困难。但再难,也不能难了原公浦老人这样为原子弹试验做出过贡献的强国工匠。这也是民情民意中同样宝贵的正能量,应该珍视,应该呵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