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科比是中了仙人跳吗?

体育垃圾话

发布时间:04-2411:18

几天前,几位朋友转发了知乎上的一条“如何评价明尼苏达大学女留学生起诉刘强东,事件将会如何发展?”我看完后的第一感觉,“这和当年科比的事儿,简直一模一样啊”。名人与一位仰慕名人的弱女子,“性侵”为前提,撤销了刑事上诉,继续民事上诉,以及若隐若现的某位男子。甚至讽刺的是,无论科比还是刘强东,在第一次被警察问询时,态度都很轻松。以下内容来源,2004年出版书籍《Kobe Bryant: The Game of His Life》,《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

莉莉·福勒(科比事件中的女主角,化名),是一位女服务员,在丹佛科罗拉多所在的科迪勒拉酒店工作。2003年6月30日下午,她在前台接到一个旅游中介打来的电话,一位名叫贾维·罗德里格斯的男子将在晚上入住。改变科比,以及福勒命运的一刻发生了,旅游中介在电话中告知了贾维·罗德里格斯的真实身份,他是科比·布莱恩特——NBA一向如此,球星单独入住酒店,都会用一个化名,避免骚扰。莉莉并不是NBA爱好者,但告诉同事之后,他们欣喜若狂,并向她科普了科比。“我也许应该向他要一个签名,”莉莉后来回忆自己当时的想法。当天晚上9点,科比与他的保镖来了。本来一切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当时他们走错了一家酒店,但科比的随从坚持科迪勒拉的隐秘性更高,于是他们来到了莉莉的面前。除了莉莉,科迪勒拉酒店还有一位工作人员在等待科比的到来,服务生鲍比·皮特拉克。他从车上拿下科比的行李,但要与莉莉一块儿前往酒店套间时,被科比的保镖拦住了,而莉莉,陪同科比去了套间,并接到科比的邀请,“你不进来看看吗?”然后,发生了一些事儿(此处不做描述)。莉莉走出了房间,她来到酒店大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皮特拉克。她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不明白,”莉莉说。皮特拉克大惊失色,“我想我全明白了。”“明白了什么?”“你被强奸了。”7月1日,莉莉向警方报案;7月2日,警方传讯科比,当时科比不以为意,还和警察聊了一会儿篮球与电影,再之后,马克·赫尔伯特,鹰郡当地律师,在司法中心公开宣布将起诉科比。然后进入漫长的诉讼期,直到双方庭外和解,莉莉取消了刑事上诉,也输掉了民事上诉。长达数月,美国的媒体几乎采访了莉莉身边每一位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包括她的前男友,所得到的消息真真假假。但他们也得到了几条在诉讼期间人们并不知道的消息。皮特拉克,是莉莉当时的男朋友,也正是在他的鼓励下,莉莉和她的家人才决定起诉,而皮特拉克也是一位体育迷,在大学还打过篮球比赛,甚至有酒店的工作人员透露,是皮特拉克向莉莉告知了科比的一切,并且莉莉索要签名的行为,很可能也是皮特拉克的怂恿。然而,媒体并没有从皮特拉克那儿得到太多的信息,尽管他在整个过程中若隐若现。

Jeffrey Scott Shapiro,《The Game of His Life》的作者之一,是《华盛顿邮报》的一位专栏作家,也曾经是华盛顿特区的一位刑事检察官。尽管在书中,他并没有就科比是否真的强奸,给出一个肯定答案,但他适当地表达了对莉莉的同情,更多是因为小报记者无孔不入的刺探,以及夸大其词——将莉莉的隐私掏得干干净净。甚至,莉莉的一位朋友,为了10美金,就给出了一张莉莉的照片。人性的丑恶,在整个事件中暴露无遗。没有赢家。打赢官司的科比不是,他的名誉跌落谷底,与队友的关系恶化,被取消赞助合同,直到两年后,他才重新回到他应该在的位置。拿到巨额赔偿金的莉莉,也不是,她就像一个透明人,被扒光了摆在世人面前,不管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只是拿她作为攻击对方的武器。还有一些小插曲,也是案件发展的关键因素。比如公关。先说服了妻子,400万美金的钻戒是一个原因,后来高尔夫之王伍兹出了事儿,也第一时间想挽回婚姻,“我要去买一个科比式的戒指”;然后,他请了一位女律师,怕梅尔·麦基。当麦基、科比的妻子瓦妮莎陪伴他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关们都叹为观止,“这是一步好棋,女性角色化解了一些尴尬”。科比的每一次出庭,从衣着,到言辞,甚至说话声音的大小,都有过特殊的培训。真正是,细节决定成败。

在整个事件中,马克·库班,独行侠老板,或许是唯一以正确姿势吃瓜的人。他说:“很多人因为这个事儿来关注NBA,挺好的啊。”当天晚上,斯特恩给他打了电话,从那之后,库班再也没有说过这个事儿了。两年后,科比在一场与独行侠的比赛中,三节拿到62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