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个职工养1个老人,养老金用光怎么办?人社部回应

百度新闻财经

发布时间:04-2407:22

[摘要]人社部2019年第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与以往有所不同,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回应了“2035年养老保险金将要用光”的热点话题。聂明隽表示,对于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问题,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积极的、综合的、科学的应对措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完全能够保证制度的健康平稳运行。

社科院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35年养老保险金将要用光。

4月23日,人社部召开2019年第一季度新闻发布会。

与以往的季度发布会主要由新闻发言人出面有所不同,此次人社部有关负责人首次亮相,解读重点政策并回应近期舆论热点。

新闻发言人卢爱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主要负责人出席发布会,今后也将如此安排。当天发布会,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回应了“2035年养老保险金将要用光”的热点话题。

此前,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下称“报告”)预测,2019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为4.26万亿元,持续增长到2027年达到峰值6.99万亿元后开始迅速下降,到2035年将耗尽累计结余。

聂明隽表示,对于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问题,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积极的、综合的、科学的应对措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完全能够保证制度的健康平稳运行。

缴钱的人少,领钱的人多

对于养老保险未来风险的预警,已非首次。在人口老龄化影响下,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遭受的挑战逐年加大,已成共识。

2018年末,全国60周岁以上的人口有2.49亿,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以上有1.67亿人,占总人口的11.9%。

聂明隽说:“在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对养老保险的影响比较深,最主要的影响就是养老保险的抚养比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上个世纪90年代,大概是5个人养1个人,到2018年底已经下降到2.66个人养1个人。

抚养比下降意味着缴钱的人少了,领钱的人多了。

聂明隽表示,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不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会对养老保险的可持续发展产生压力和挑战。

下个月起,养老、失业、工伤的降费政策就要实施,这又加大了基金可持续发展的压力。

4月23日,国务院召开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落实降低社保费率政策,不得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决不允许挤占挪用社保费,确保职工待遇不受影响。

卢爱红表示,通过降低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调整社保缴费基数政策等措施,确保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预计2019年全年可减少社保缴费3000多亿元。

缴费少了,意味着基金的收入也要减少。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养老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董克用预测,降费使得养老保险当年基金总收入小于总支出的年份提前了。

董克用在4月23日的“养老与基金高峰论坛”上表示,如果不考虑财政的补贴,实际上2014年当期的缴费收入就已经小于当期的待遇支出了。

董克用展示的图表显示,在各级财政补助力度不增加的情况下,此次降费直接影响就是2020年就可能出现当年基金总收入小于当年总支出,而在没有降费的情况下,这个年份是2024年,也就是5年后。

前述社科院报告中,做出单位缴费比例为16%并将目前财政补助的增长率顺延到以后年份等假设后测算发现,从2028年开始,当期基金的收入将会小于当期基金的支出;到了2035年,基金收入、财政补贴加上累计结余,都无法满足当年基金支出需要。这两个年份距今分别仅剩9年、16年。

社保降费做大“蛋糕”

社保降费虽然会使得短期内基金收入减少,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长期看这将有利于做大“蛋糕”。

聂明隽表示,降低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比例,调整个人缴费基数的上下限,不仅减轻了企业的社保负担,还降低了参保缴费的门槛,有利于提高企业和职工的参保积极性,将更多职工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中来,形成良性循环。

聂明隽称,社保降费有利于做大养老保险的“蛋糕”,改善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一项意义非常重大、影响非常深远的战略性安排。

为何说降低了参保缴费门槛?

武汉科技大学教授董登新向记者分析称,以往大多数省份是以本省份上年度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0%作为缴费基数上限,60%作为缴费基数下限。但由于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统计范围比较小,而且工资水平比较高,因此导致缴费门槛也偏高,从而影响企业与参保人的缴费积极性。

以2017年为例,我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月平均工资是6343元,同期私营单位从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为3813元,前者是后者的1.66倍。

“以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作为确定缴费基数的上下限,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就出现了标准过高导致负担过重的情况。”董登新说,因此统一调整缴费基数计算口径,是变相地降低企业、个人的社保缴费。

对于广大民企或中小微企业来说,在企业社保征收暂不变的情况下,它们往往按缴费基数下限为职工缴纳社保。缴费基数下限降低后,其社保缴费也将降低。

江苏某私企员工李先生向记者表示,公司按该市最低标准为其缴纳五险,一个月300元多一点,其月工资最低也接近4000元。记者查询发现,这比当地社保缴费下限高出1/4以上。当地采用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月平均工资计算缴费上下限,调整计算口径后,李先生社保缴费将减少。

聂明隽表示,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均衡地区之间的养老保险负担,帮助困难地区确保发放,有效缓解结构性矛盾这一当前基金运行的主要矛盾。

此外,增加战略储备金,加大划转部分国资充实社保的力度,做大做强已有2万亿左右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各级财政对基本养老保险的资金投入也逐年增加。

“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采取综合措施,积极稳妥地开展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加大基金中央调剂力度、不断提高统筹层次、加强基金监管等,同时不断加强制度的自身建设,使制度内在的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约束机制更加健全。”聂明隽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