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法国面临的不只是重建还有更棘手的问题!

东方财富网

04-2108:36

大火被扑灭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讲话称,将在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并呼吁全世界为其捐款。目前来看,钱的问题已经基本搞定,但关于大企业捐款带来的税收优惠却引发了新一轮的争论。

巴黎圣母院重建捐款已接近10亿美元

据外媒报道,截至目前,来自个人、企业和机构的捐款总额已经达到了8.45亿欧元,约9.5亿美元。

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是第一个站出来捐款的企业,火灾发生当天,该集团主席兼CEO 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率先表示将出资1亿欧元重建巴黎圣母院。紧接着,LVMH集团董事长兼CEO贝尔纳·阿尔诺也宣布集团及其家族将捐赠2亿欧元;法国化妆品集团欧莱雅也决定捐赠2亿欧元。

此外,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决定捐赠1亿欧元;科技和资讯公司Capeemini也承诺捐款1亿欧元;法国兴业银行承诺提供1000万欧元捐助;苹果公司也表示将捐款协助重建工作。

4月17日,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告知媒体,对于重建工作来说,现在钱已不成问题。他还提到,恢复法国国家级古迹的正常年度预算约为3亿欧元。

不过,圣母大学的历史保护专家、曾参与过德国圣母教堂的重建工作Krupali Krusche则认为,巴黎圣母院修复工作成本可能会达到10亿美元。考虑到目前捐款额已达到9.5亿美元,且捐款活动仍在继续,钱方面的确是没啥问题了。

捐款能抵90%的税?“黄背心们”怒气冲天

就在皮诺代表开云集团慷慨解囊之际,自家顾问的一句话却让他本来广受好评的出手陷入舆论风波。

原来在开云集团宣布捐款后,前文化部长、目前担任皮诺父亲艺术收藏品顾问的阿亚贡突然在推特上发文说,应通过立法将巴黎圣母院重建捐款的抵税额度提升至90%。按照法国慈善法案目前的规定,无论是现金、礼物还是技术,企业捐赠款项享受60%的退税额度(限交易额的0.5%),个人捐赠则享受66%(限应税收入的20%)。

据开云集团官网数据,该公司2018年营业额约158.5亿欧元。也就是说,皮诺特作为企业捐款,目前可享受4755万欧元(158.5亿欧元*0.5%*60%=4755万欧元)的抵税。若按照阿亚贡90%的提议,将可享受7132.6万抵税。

阿亚贡的推文发出后,立刻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公共广播电台评论员哈斯基评论称,这种慷慨行为变成财政优势。法国黄背心运动抗议者更是怒火难平,批评亿万富翁们趁机消费国家悲剧,为自己挂上“慈善”、“爱国”的荣誉。从巴黎圣母院火灾、黄背心运动看法国经济困境

舆论风波发生后,阿亚贡迅速宣布撤回之前的言论;皮诺和阿尔诺等富豪也先后表态,不会寻求任何抵税。

但是火药桶已经点燃,黄背心运动发起人乐瓦塞尔指出,“法国应当看清现实,大公司们一夜之间就能为巴黎圣母院画出大饼,对于他们消极应对民间疾苦的做法,越来越多的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不满。”

税收问题是2018年法国黄背心运动的重要诉求,也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目前面临最棘手的课题。去年年末,为了环保事业的发展,马克龙政府准备在 2019 年进一步提高汽油和柴油税。这一计划激怒了法国人,为了抗议油价上涨和燃油税,黄背心运动爆发。

这一运动起先是针对汽油税,最后变成许多法国民众对国家税收高、生活水平低以及政府无力应对贫富差距的不满。目前,黄背心抗议活动仍未停歇。

太平洋证券此前在一份报告中分析称,黄背心运动绝不应该被简单地视为是由燃油价格上升引起的偶发性事件,其反映的是法国经济社会的深刻困境。法国经济现状堪忧,长期以来持续经济增长疲弱与失业高企并行的态势。

报告指出,法国经济当前的困境,根植于法国经济的产业结构特征。法国由超高速增长的战后奇迹年代,转向经济增长乏力的状态,与产业结构变迁有很大关系。即随着法国经济的发展,制造业,尤其是传统的机械、汽车等制造业呈现衰落的态势,产业重心转向第三产业。由此导致科技进步停滞、经济增长乏力以及贫富分化严重。

从微观企业角度来看,也可以窥见一斑。法国当前最大的上市公司,是奢侈品集团LVMH, 即路易威登集团。第二则是道达尔,石化集团。第三是欧莱雅,化妆品集团。第四是赛诺菲安万特,生物制药公司。第五才是法国制造业的象征,空中客车,其市值仅有路易威登集团的50%不到。 随着产业重心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经济增速也随之下降。一般来说,制造业的生产效率会随着技术进步而提高。而服务业,如餐饮、美容等行业,其生产效率与技术进步的相关性则不如制造业。这导致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体中,生产效率提高放缓,其拉动的经济增长能力也相对较弱。

与经济疲弱并存的还有失业问题。法国失业率一直徘徊在 7%-10%这一区间,金融危机之后,更是持续处于高位。分年龄段来看,青年失业率更为显著。25 岁以下的年龄段中,失业率已经攀升至 20%以上,普遍的失业给法国人,尤其是法国年轻人带了失落感和被剥夺感。

随着法国经济困境长期持续,得不到明显改善,法国人对于传统的中左中右政党的失望日益加深。中左中右翼政党轮流执政数十年无所作为,法国社会不同行业之间、地区之间、族群之间的差距日渐拉大。法国民众开始越来越多的相信温和道路是无效的,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支持极端主张。政府从私人部门里拿走了大量税款,却对改变法国经济的困境无能为力,经济疲弱和失业高企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

对于近期发生的巴黎圣母院火灾,甚至有观点认为这是法国衰退的隐喻,在这些市场人士看来,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仿佛就是一个象征:它所见证的法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生机勃勃的法国。现在的法国是西方工业化社会衰落的典型代表,伴随着工业社会经济的急遽衰退,社会管理方面的隐性衰退也就成为必然。

总而言之,眼下法国正面临来自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社会矛盾激化的压力,法国政府何时能够解决掉这些棘手问题,看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