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麻疹疫情重燃:受伤的孩子与反疫苗的大人

界面新闻

04-2109:15

记者 | 潘金花

“我特别生气,也特别沮丧,”当谈及女儿的病情时,来自以色列的妈妈芬尼·苏肯尼克(Fainy Sukenik)难掩怒意,“我在脸书上给这些反疫苗的人写了一句话,‘拜你们的选择所赐,我们的孩子正在受到伤害。’”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去年12月,苏肯尼克8个月大的女儿希拉(Shira)经确诊患上了麻疹。2018年3月至12月,以色列已出现了4000个麻疹感染病例,而在2017年,这个数字仅为30例。

以色列的麻疹疫情远远不是个例。世界卫生组织(WHO)本周说,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确诊麻疹病例超过11.2万例,比去年同期增加将近三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统计结果显示,2017年至2018年,全球麻疹病例数同比飙升了48.1%,近四分之三的增长来自乌克兰、菲律宾、巴西、也门、委内瑞拉、塞尔维亚、马达加斯加、苏丹、泰国、法国这10个国家。

2018年,乌克兰共录得35120个麻疹感染病例,较2017年的4782例增长了634%,菲律宾也录得15599个麻疹感染病例,较2017年的2407例增长了548%。巴西在2017年甚至没有录得感染病例,但一年后却出现了10262例感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指出,在统计的194个国家中,多达98个国家的麻疹疫情呈扩散趋势。

到了2019年,这股趋势有增无减,而且越发猖獗。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2019年一季度全球已上报麻疹病例已增长了300%,而上报病例可能还不足病例总数的十分之一。

就连2000年宣布已消灭麻疹的美国也没能抵挡住麻疹的蔓延。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显示,今年截至4月11日,美国已确诊555个麻疹病例,比2018年全年录得的病例都要多,在2000年后的数据中,仅低于2014年全年的667例。

打疫苗是最有效预防

麻疹是一种由病毒引起、传染性极强的严重疾病,病毒一般通过直接接触和空气传播,先感染呼吸道,然后扩散至全身,症状包括发热、流涕、咳嗽、皮疹,可引发失明、脑炎、严重腹泻、严重呼吸道感染等并发症,甚至可致人死亡。

麻疹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在空气中或受感染物体表面2小时内仍可保持活性和传染性。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在1963年引入麻疹疫苗和推广接种之前,主要的流行病大约每2至3年发生一次,麻疹每年估计造成260万人死亡。目前,还未有针对麻疹的特异性抗病毒治疗方法,接种麻疹疫苗是最有效的预防方式。

不过,麻疹疫苗在刚出生不久的幼儿体内无法起效,比如苏肯尼克的女儿希拉就要等到1岁才能接种首针疫苗,对特定成分过敏或免疫功能严重低下的群体也不能接种疫苗。

群体免疫。图片来源:Vox能够保护他们的是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当群体中有大量个体对某一传染病免疫,或易感个体很少时,传染病在个体之间的感染链便会中断,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将因此受到保护。不同传染病群体免疫的接种率门槛各有差异,从75%到95%不等。由于麻疹病毒的传染性极强,因此只有疫苗接种覆盖率达到90%至95%才能有效防止其扩散。

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和亚洲部分人均收入低且卫生设施落后的国家,麻疹疫苗的接种覆盖率远未达标。以非洲国家马达加斯加为例,贫困导致的疫苗短缺使得当地自去年9月起爆发的麻疹疫情迅速扩散。尽管世界卫生组织3月底已在该国开展了大规模疫苗接种,但受资金不足、设施不力、人员短缺限制,该国目前的接种率仅为58%。至今,这一轮麻疹疫情已导致1200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15岁以下的少年儿童。

“反疫苗”与“疫苗犹豫”

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疫苗接种覆盖不均也在促使麻疹疫情扩散。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以欧洲为例,虽然整个地区的幼儿麻疹疫苗接种率已从2016年的88%上升到了2017年的90%,但各地存在较大差异,部分社区的接种率超过95%,另一些社区却低于70%。

美国也同样。4月18日,该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在新闻公报中指出,麻疹疫苗接种率的下降正在导致这种可预防的疾病在美国再次蔓延。疾控中心数据显示,美国有近一半州的幼儿的麻疹、腮腺炎、风疹三联疫苗(MMR)接种率不及95%,多个州低于93%。以近期爆发了麻疹疫情的华盛顿州为例,该州有超过一半地区的幼儿MMR疫苗接种率还未达到90%。

美国有近一半州的幼儿MMR疫苗接种率不及95%,多个州低于93%。图片来源:Vox在美国,有17个州允许公民出于个人、道德或其他哲学思想原因(philosophical reason)豁免疫苗接种(除了加利福尼亚州、密西西比州、西弗吉尼亚州,其余州均允许公民出于宗教原因不接种疫苗),而其中反映出的“反疫苗(anti-vaccination)”情绪与“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已成为了复杂的全球性问题。

1998年,一项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研究指出,麻疹、腮腺炎、风疹三联疫苗与自闭症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这一结论引发了各界大讨论。虽然这篇论文已因研究不端于2010年被撤下,此后的多项研究也表明该疫苗以及疫苗中引起较大争议的防腐剂硫柳汞(目前美国等地的儿童疫苗已不再使用)与自闭症并无直接关联,但它唤起的“反疫苗”情绪至今未能散去,伴随其出现的“疫苗犹豫”也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2019年十大全球健康威胁之一,与埃博拉、超级细菌齐名。

“疫苗犹豫”指的是在可接种疫苗的条件下推迟或拒绝接种疫苗的行为,与怀疑疫苗效果、不信任政府机构等因素有关。以大范围爆发麻疹疫情的菲律宾为例,2017年,该国曾叫停一款疑似会加重病情的登革热疫苗,使得当地人对疫苗的信任感受到重挫。去年有调查显示,2015年,认为疫苗安全、有效的菲律宾人多达82%,而到了2018年,这两个项目的比例分别大跌至21%与22%。菲律宾卫生部在今年2月表示,该国儿童的疫苗接种率已低至60%,远达不到85%的标准。

另一项发布于2016年的全球调查显示,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对疫苗安全性的怀疑度最高,教育程度与医疗服务水平较高的国家认可疫苗的重要性,但会对疫苗的安全性更加犹豫。在欧洲麻疹疫情的重灾区罗马尼亚,据医生透露,患者对疫苗的犹豫以及对权威机构的不信任感是其中一大阻力,欧洲民粹势力的崛起被认为与“疫苗犹豫”存在某种联系,政治上对精英与专家的不信任感正在蔓延至科学界。

2月,一项发表在《欧洲公共卫生期刊》的研究发现,在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民粹主义政党选票越多的国家,受访者对疫苗有效性的信任感越低。“反疫苗”可追溯至18世纪,当时有观点指出接种疫苗是危险、罪恶之举,是在“反抗上帝降下的惩罚”,是“恶魔的果实”。在19世纪英国将疫苗接种写入法律后,“反疫苗”者通过主张自由与人权向议会施压,最终迫使后者做出了让步,允许家长不为孩子接种疫苗。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反疫苗”者找到了新的发泄口——互联网,更多人因此接触到疫苗“存在毒性、违背自然”的观点。“反疫苗”者会将自己归到“支持安全疫苗(pro-safe vaccine)”或“支持患者(pro-patient)”的一方,但已有研究指出,人们的想法很容易受到“反疫苗”网站的影响,哪怕这些网站缺乏事实依据与可信论述,只要浏览“反疫苗”网站5至10分钟,人们就会开始放大疫苗的风险,认为不接种疫苗的坏处没那么多。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疫苗出现严重副作用的情况的确存在,但十分罕见,疫苗预防疾病产生严重危害的概率要远远大于疫苗产生危害的概率。如果疫苗接种率持续下降,“群体免疫”就会失效,可预防疾病就会卷土重来。

这也是苏肯尼克愤怒的原因。她不反对疫苗,但她的孩子却因为“反疫苗”者的选择患上了传染性极强的麻疹。“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我们得看看其他人付出的代价,”苏肯尼克在脸书上写道。她说,希拉在确诊麻疹后,口腔、手指、脚趾以及全身的皮肤都出现了红疹,无法进食,呼吸微弱,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会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感到羞耻吗?不会。那请你们拿好未接种疫苗的标牌,让我们能看到并拥有选择的余地,思考自己的孩子究竟要不要和你们的孩子一起玩,”苏肯尼克说。

疫苗和麻疹,哪个先来?

麻疹疫情往往在单个社区中爆发,特定群体可能会出于宗教原因拒绝接种疫苗,如今年年初日本三重县上报的49例麻疹基本都出现在一个推崇“替代疗法”的社区,他们主张不打针、不吃药、只吃天然食品;而在一些极端正统派犹太社区,比起卫生部门,大家更愿意相信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办公室急病疾控团队负责人帕特里克·奥康纳则向《纽约时报》表示,其实,以色列正统派犹太人并不抵触疫苗,但由于该国医疗服务便利性不足、犹太家庭孩子数量较多等原因,有时候很难确保孩子完整接种了两针麻疹疫苗。

6岁前,以色列儿童需与9名医生预约才能完整接种预防14种疾病的疫苗。虽然该国正统派犹太人的疫苗接种率达80%,但这个数字不足以抑制麻疹的扩散,而且许多患儿还会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被带至婚礼等人群密集场所。

不可否认的是,令苏肯尼克不满的“疫苗犹豫”正在影响疫苗接种的覆盖率,而所有疫苗接种率未及“群体免疫”门槛的地区都极易因为麻疹病毒侵入而出现疫情。比如去年在美国爆发的麻疹疫情,其源头就是一名来自纽约极端正统派犹太社区的未接种疫苗儿童,这名儿童曾在以色列停留,感染麻疹后将病毒带到了美国。

随着麻疹疫情愈发严峻,多地都已经在采取行动。上述日本社区已在卫生部门的建议下补种了疫苗,以色列政府也迅速安排了方便民众补种疫苗的移动诊所,去年7月取消入学疫苗接种证明的意大利也在今年3月恢复了强制性的疫苗法案。

4月9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要求布鲁克林威廉斯堡麻疹疫情正在蔓延的四个地区的居民必须接种疫苗,未接种疫苗或无法提供相关证明的人,最高将面临1000美元的罚款。18日,华盛顿州通过法案,取消了家长出于哲学思想原因不为孩子接种疫苗的豁免权利。

在一名俄亥俄州18岁少年于参议院健康、教育、劳工和养老金委员会听证会上提及其母亲受脸书“反疫苗”错误信息影响、未给他接种疫苗的经历后,脸书也已开始打击“反疫苗”不实信息的传播,表示将为用户筛选更权威的预防医学内容。

但改变“反疫苗”态度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负责卫生与公众服务的纽约副市长埃米尼亚·帕拉西奥已警告家长远离“麻疹派对”。在这些派对上,家长会让未接种疫苗的孩子与患儿接触,声称通过自然感染的方式获取免疫力,“许多误解与不实消息正在通过多种渠道传播给更多的人。”17日,五名反疫苗母亲还将纽约市卫生部门告上了法庭,称强制接种疫苗“不合理”且有违宗教自由,并认为当地麻疹疫情没有明确威胁到公众健康。

图片来源:Star Tribune目前,满1岁的希拉身体已逐渐恢复,情绪未受影响,正在学着走路。但苏肯尼克只能暂时松口气。

医生已告诉她,希拉未来仍有可能患上严重的麻疹并发症。在感染麻疹病毒的7至10年内,患者可能会罹患亚急性硬化性全脑炎,这种中枢神经系统退变性疾病极为罕见,但能致命。

“看来我得一直担惊受怕了,”苏肯尼克说。

这位母亲不后悔自己在脸书上批评“反疫苗”者的举动。有人说她是个坏妈妈,还有人说希拉是有基因缺陷,但苏肯尼克不打算退缩。

“如果他们想斗垮我,那就来吧。我亲眼目睹了自己孩子患上麻疹的全过程,我们有责任消灭这种传染病,别再让更多孩子受到伤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