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遥遭到蜚语任人欺凌,从小长大的齐铭却是别人口中的优等生

方形de烧饼泛

04-2014:08

导语:欢迎来到方形de烧饼范,易遥遭到蜚语任人欺凌,从小长大的齐铭却是别人口中的优等生。这只是一场电影啊,但是这对于观众来说是不同的,如果没经历过,电影只是一场电影;经历过,这就是一场痛苦的回忆,也可能是悲情的再现,在内心对易遥充满同情的同时,也对自己一路走来感到欣慰,自己坚持下来了,对过去告个别,对未来招个手。

在易遥的学生年代里,家中不富裕,由于易遥母亲的职业,整日生活在流言蜚语中。从她眼里,我看到的是自卑,是一种不愿与人直视的卑微。大家口中的“赔钱货”与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大男孩齐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单亲,一个幸福;一个穷苦,一个富有;一个连校服都没有,下学不能回家;一个淋湿了都会有人帮忙擦头发,换鞋子递热水。不得不说,齐铭的表现让小编心头一热。

年少时候真的好简单啊,哪会在乎流言蜚语,哪会在乎贫穷富贵,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就会一直关心你的一切,即便父母有些不愿,但打自心底的纯真和规规矩矩的家教,打破了天堂地狱天堑一般的沟壑。片头,易遥说自己不舒服,最先发现的,不是她的母亲,而是一直照顾她的齐铭。我依稀记得在病床上,易遥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齐铭。第一句慌张的问的是:“齐铭,医生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在那时候,易遥对于齐铭对自己的看法是很在乎的,对于自己莫名患上的病,既难以启齿,又绝望无助。

她害怕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因为自己的病而嫌弃自己,觉得自己是流言蜚语里描述的模样。可是,齐铭知道后,是想帮她治病,为此齐偷了自己父亲的钱。在那一刻,不得不说,我竟逐渐的喜欢上这个品学兼优,大方阳光的邻家大男孩。但是两人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管是什么方面,都不可能走到最后,因为差距太大了。易遥在病床上对齐铭说:齐铭,你干嘛对我这么好,你别对我好了,不然我会把你的好当做是理所应当的,有一天你不对我好了,我该怎么办啊……

这些话经莫名的触碰了我的泪点,鼻子突然就发酸了,在我上学的年代里,我没有遇到一个不在乎我贫穷,不在乎我学习不好,一直对我好的人。我在这一刻,竟有些羡慕易遥了。可是改变易遥的不是齐铭,而是顾森西,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都对易遥好,但是很不同。如果打个比方说,易遥黑暗里需要光,齐铭第易遥的好可能只是一盏灯,但这不是易遥想要的,顾森西对易遥的好,更像是太阳,将她周围的黑暗驱散,带向光明。

当然是这样啊,齐铭选择站在了大家的视野,只能看到易遥用水管喷那个胖大男生,却看不到那个男生怎么羞辱易遥,只能看到易遥将膏药挤在唐小米的脸上,却看不到唐小米将易遥的钱买了好吃的分给了大家。但顾森西不一样!在易遥绝望想自尽的时候,拉住她的是顾森西,逗她开心的是顾森西,给她勇敢的也是顾森西,易遥曾问顾森西:为什么不是希望的希?她希望有个“希”能成为她的救赎,将她带出黑暗,给她温暖。而这些远远是齐铭没有给到的……。

就想网上已经看烂了的一句话:易遥跳河的时候,老师拦住了齐铭,却拦不住顾森西,所有人都在喊顾森西回来,却没有一个人喊易遥快回来,齐铭的铭不是明天的明,顾森西的西也不是希望的希,但易遥的遥却是遥远的遥了。故事讲到了一般,随着电影一个个镜头的来回转换,心里苦涩的石头随着易遥母亲那双饱经沧桑的手,以及那天温暖的阳光慢慢的放了下来。母亲终究是母亲,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里,母亲就是顶梁柱,即便是受尽了侮辱,也要承担所有的风雨,背着所有的苦难,给自己的女儿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暖。

也许,在这时候,易遥是开心的,她明白了母亲的一番苦心,在这时候,曾经对母亲的恨,对母亲的怨,像乌云飘散,晴空万里,和当日带着街坊陈杂噪音的阳光一样,绚烂。顾森湘死了,留下的短信矛头直接指向了易遥。百口莫辩,顾森湘的死,顾森西陷入了痛苦,这一次,没人帮她了。镜头转向了一个暴雨天,易遥跪在地上疯狂的擦拭着,镜头逐渐放大,这充满夸张意味的一幕,令我心里有些寒颤,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流言只是流言,你可以不听;有人欺负你,你可以反击;但是易遥不是杀人犯,却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苦痛,一地的污蔑,是擦不掉的,这是一个年少时代洗不清的罪名!正如海边,齐铭与易遥的对话,天真的齐铭仍然觉得,易遥还是那个易遥,齐铭会一直对易遥好,但是这种好不是易遥想要的好,易遥不需要这样的好,想没有温暖的白炽灯,耀眼,却不温暖。就像是易遥说的:齐铭,你生活在光亮里,你就觉得全世界都是光亮的。

齐铭说:你就非得去看那些黑暗的肮脏的东西吗,我妈说过,燕子再渴,也不会喝地上的脏水,体面的人即便是饿死,也不会上大街去讨饭。?“你以为我想看吗,如果我要像你一样,像其他人一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易遥撕心裂肺的说着。齐铭自始至终都不理解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同一条胡同巷子里的这个女孩,齐铭觉得,我会一直对你好,就够了,但这都不是易遥想要的东西。

故事的最后,易遥最后的嘶吼,歇斯底里的奔跑,这是片头出现的场景,顾森西义无反顾的跟着跳下去,令人可笑的是,直到那一刻,还有人喊着:“顾森西,你干什么,她可是杀死你姐的凶手”。故事结尾,那个将她带出黑暗的人(顾森西)转学了,在那个曾经令她想要轻生的圆台上,阳光洒下来这个干净的女孩依旧那么好看,唐小米被带走了,真相大白后,易遥显得更加的成熟,眼睛里不再有曾经的悲伤和自卑,更多的是坚定和向往。

每个人心中都有阴霾,那些曾经说过不负责任的话语,那些伤害他人的举措,以及随大流,懦弱的表现,让别人手上的同时,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悔恨啊,就像《怦然心动》小布莱斯同伴说朱莉的哥哥是智障,朱莉也有些智障的时候,小布莱斯心里不想与人不同的那种懦弱。我记得在电影结尾有一幕,小胖子像一个女生解释后,被那个女生扇了一巴掌。电影中也有这个细节,这个女生在众多人欺负易遥的时候,她想上前帮助,却被小胖子拦下来。

不经历过,也许,你看的就是一场故事;经历过,这就是一场痛苦的回忆,故事的最后,小编读出的,更多的是对过去的一种释怀。“你没有听见吧?可我曾经呐喊过:那些命里埋着的不公,能释怀吗?那些冷漠掠过的旁人,能忘记吗?那些终结青春的凶手,能原谅吗?不能,一辈子都不能!那些逆流成河的悲伤,我们要面对它,并勇敢的,逆流而上。“没有旁观者,只有施暴者,你们都是凶手!”故事结束了,又回到了银屏前的灯亮起的那一刻。

曾经在校园里,经历的黑暗,一一的浮现在眼前,手里时时刻刻拿着一把圆规,总是走在靠墙的路边,目光躲闪,在那屈辱的回忆里,我明白这个世界总是这样的,家长,老师教导我们,不开心的事情总会过去的,等你回过头来再看,其实没什么,因为已经过去了。再深的伤痛,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抹去。就像是易遥在江边的呐喊:不必去原谅所有的人,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有多过分!

返回顶部